盗墓小说网 > 一个人的仙境 > 第29章 【酒桶里的手】
夜间

一个人的仙境

        

每年九月至次年一月,都是易水城与白草城人工交付情报的时节,多年下来,早已形成一套交接程序:先对暗语,再对信物,核实身份后,情报不会当场交付,而是以交易的方式,将情报藏于交易货物里,人货两讫,情报传递完成,整个过程就像一桩再普通不过的买卖。


        

换成是修武堂别的弟子,这会定会急吼吼上前跟掌柜对暗语了。不过罗霄干了多年密子,谨慎、沉着,几乎成了天性——没有这两点,他早就成为逐月国密子训练营里被淘汰的牺牲者之一了。


        

罗霄目光从容自掌柜脸上一扫而过,随即背负双手,慢慢打量各色皮毛皮革,不时询问伙计价格与成色,偶尔还杀一下价,一切表现得就像个正常的客户。


        

噼啪的算珠声再度响起,掌柜一边拨拉算珠,一边不动声色暗暗观察这位虽然看不清面目,但明显是年轻人的客人。


        

大约一刻时后,经过反复观察,并未发现异常,罗霄稍稍放宽心,手伸入袖子里,准备取出信物,与掌柜核对暗语。


        

然而,当罗霄走近掌柜十步之距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后背包裹里的龙鳞飞盾,仿佛受到什么刺激,整面盾牌亮起青色光芒,很快又暗淡下去。


        

掌柜豁然抬头,眼神惊疑,同时,其身上仿佛受到什么激惹一般,勃然暴发一股强横气息。这气息之强大,竟不在玄武士谭六之下。


        

这股气息刚刚释放,立即被掌柜强压下去,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呼吸,普通人都未必感觉出来就消失了。


        

罗霄神情自若,恍若未觉,脚步不停,没有半点迟疑走到掌柜面前,表示自己想买一件皮甲,希望是订制。


        

掌柜眼里闪过一道精芒,牢牢盯住罗霄,见这年轻人眼神坦然,毫无回避之意。心下虽仍狐疑,但仍叫来本店裁缝,给罗霄量好尺码,选好皮料,之后再预付二成订金,这笔买卖就算做成了。


        

“多谢掌柜,三日后我来取货,告辞。”罗霄接过单据,折放怀中。


        

掌柜却笑道:“哪有让客人跑腿的道理?请客人留下姓名住址,届时自有伙计送货上门,绝不会误了客人的行程。”


        

罗霄亦笑:“如此多谢了,鄙姓罗,就住在时运客栈,东西做好后交给客栈伙计就好。”


        

“如此甚好,客人慢走。”掌柜朝伙计使了个眼色,“小六,送客人。”


        

“好哩。”那叫小六的伙计哈着腰为罗霄掀开门帘,满面陪笑,一直望着罗霄出门、走远。


        

罗霄走出皮毛铺,步履从容转过街角,直到感应到背后的目光被隔断,才如释重负吁了口气——刚才那一刹的危险,绝对不亚于与谭六的生死之战。


        

那掌柜身上散发的气息很强,绝对是武士级别,虽然任务说明上并未标明接头人是什么等级,但什么时候武士这么不值钱了?竟放到一个边陲之地当个小小情报点主持?


        

而更重要的是,那掌柜身上散发出的强横气息,虽然不亚于武士,却与武士有所区别,带着股浓浓血煞之气。如果是修武堂普通弟子,未必能感应这种区别,更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然而经过密子训练营残酷训练的罗霄却很熟悉这种气息——那是突勒人战士的气息!


        

整个天镜域,武者进阶分两大体系:一是东土诸国武士体系,二是西北突勒人的战士体系。


        

武士修元灵,战士修气血,两者进阶方向完全不同。


        

罗霄当年在密子训练营里时,教习里就是一个突勒六级战士,他们将这个级别称之为“鳄战士”,所对应的,则是武士体系中的六阶玄武士。


        

在密子训练营那一年的黑暗岁月里,那名鳄战士教习几乎成为他们所有受训者的噩梦,罗霄对此印象极其深刻。所以,尽管那掌柜的战士气息一放即收,常人难有所觉,但对罗霄而言,比白草城空气中的臭味还明显。


        

只是,明明对方的气息收敛得很好,只给人四阶左右的感觉,为何突然自己暴露呢?


        

罗霄摇摇头,想不明白,但有一件事很明确:“如果任务给出的地点没错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易水城情报据点被突勒人端掉了!而且突勒人取而代之,守株待兔,意图将前来交接情报的人一网打尽。”


        

罗霄心思转动,很快做出决定,明天立即返程。他只是来取情报的,然而现在的局面已经远远超出掌控,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武者所能应付得了的。虽说没拿到任务要求的情报,但只要把这个重要情况传回易水城,相信功绩点绝不会比取情报任务来得少。


        

“希望我订制的那件皮甲,能麻痹对方,不说三天,至少能为我争取一个晚上的时间就好。”罗霄这样想着,快步朝客栈走去。


        

周记皮货铺里,掌柜的脸色阴晴不定,尽管方才这年轻客人的表现看不出啥问题,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如果不是有所忌惮,按他原本的想法,是有杀错不放过的。


        

是的,他有顾忌!


        

他们这一批战士在执行任务前,都练习了一种名为“敛息术”的心法,能够把战士的强大气息敛藏起来,使表面气息在三四阶武者之间波动,如此方能不引人注意,被人怀疑。


        

然而就在刚才,那个年轻人走近他十步之距时,体内压制的气机莫名受激,不可遏制爆发出来,这是从没有过的异常情况。令他惊骇莫名,摸不清是否这年轻客人的手段,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伙计小六转回店铺,走到柜台前,低声禀报道:“掌柜的,那小子走得不紧不慢,没有半点急躁的样子,看上去并无可疑……”


        

掌柜眯着眼,捻着山羊胡,思索一会,缓缓摇头:“不然,我的气机不会无缘无故被引动,一定跟此人有关,不管他是不是来取情报的人,都不可放过。”


        

小六迟疑道:“那……要不要小的跟上去看看。”


        

掌柜淡淡道:“我早已传出讯息,让小八跟踪了。”


        

罗霄一出皮货铺就发觉有人跟踪自己,心下冷笑,信步而行,大街小巷到处兜转,各家铺子钻进钻出,把跟踪者绕得头昏眼花。趁其疲惫松懈,罗霄按照这几圈兜转下来在脑海里形成的路线分布图,连续穿屋过巷、钻堂逾墙,眨眼间就把跟踪者甩得无影无踪。


        

呼!当罗霄从一家店铺后门飞快蹿出时,巷子里正好驶来一辆牛车。双方速度都快,避让不及,嘭地撞在一起。


        

罗霄身体反弹撞到墙壁,震得灰土簌簌而下,而那驾驶牛车的驭手也本能挽拽牛头,车轮扭转磕到另一边墙壁。


        

轰然大响声中,牛车上装载的几个巨大酒桶互相剧烈磕碰,最外围一个轰然倒下,桶盖飞出,顺着小巷坑洼不平的沙土路咕碌碌滚出老远。


        

驭手奋力挽拽,拉住受惊的牯牛,勃然大怒:“混账东西!你是找死来着!”说着手里梢鞭一扬,就要向罗霄劈头抽去,但临出手前似乎想到什么,眼里闪过一抹不甘的恨意,生生止住鞭势,对罗霄斥喝道:“趁着大爷没发火,赶紧滚蛋!”


        

这次意外事故,说实话是罗霄负全责,所以尽管对方粗口不逊,但罗霄也没往心里去,反而拱手道歉:“是在下鲁莽了,实在对不住……”


        

罗霄声音戛然而止,骇然盯住牛车上那歪倒的酒桶,酒桶没有一滴酒流出,只有半截细白的手臂,无力地搭在酒桶边沿……



  http://www.daomutxt.com/txt/1012/2325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