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一个人的仙境 > 第30章 【倒霉的姐妹】
夜间

一个人的仙境

        

驭手顺着罗霄的目光看去,脸色一变,目光狰狞:“小子,本想放你一码,显然你的运气不好——给我过来!”


        

驭手梢鞭一甩,发出噼啪的凌厉破空声,卷向罗霄脖子。


        

罗霄手掌一翻,蛇形匕倏现,格挡住鞭影,梢鞭击中匕首,如蛇般缠绕数圈,陡然绷直,一股强横的拉拽之力从鞭子传递到匕首,再传递到罗霄手掌、手臂,直至带动罗霄身体朝巷墙撞去。


        

罗霄身体腾空,飞到半途,足背一勾牛车的车辕,顿时刹住冲势,同时弃匕揉身而上,一记手刀切在驭手执鞭的手腕,鞭子脱手。


        

驭手惊而不乱,左手伸出,屈曲双指,直插罗霄眼珠子。


        

罗霄不躲不闪,头一低额头撞向驭手双指。驭手显然也是练过指功的,但如何及得上伐毛洗髓加百年肉灵石锻体后的罗霄强横防御?连枪尖都破不开他的肉身,更何况区区肉指。


        

咔嚓一声,驭手二指俱折,闷哼声中浑身气力一泄。罗霄顺势以缄腕技控制住驭手右腕,单臂叫劲将驭手举起,像扔沙包一样重重砸向巷墙。


        

轰!巷墙如蛛网般裂开,驭手被震得嘴角溢血,反弹跌扑,拼命扭动想把手臂从罗霄控制中滑脱。然而落入罗霄这样专精擒拿的准武士手里,除非实力比他高出一个大阶,如武士或战士这样的级别,否则不要想挣脱。


        

罗霄牢牢控制驭手臂腕,继续像打铁一样抡着驭手往地上猛砸。一下、两下、三下……每砸一下,驭手口中就像喷泉似地飚血,不过三五下,全身淋漓尽赤,一只手臂也被拧折成麻花状……


        

双方从交手到结束,不过七八个呼吸,由于小巷偏僻,一时半会未惊动旁人。而先前还蛮横凶狠的驭手便被废掉一臂,内腑重创,全身骨头都不知断了多少根……罗霄之所以下手如此凶狠,一是驭手酒桶藏人在前,意图灭口在后;二是在交手时驭手蒙脸头巾震落,露出一副高鼻凹目焦须的典型突勒人的面孔。


        

罗霄对突勒人尤其是突勒战卒(相当于武者)十分了解,在突勒语中,“突勒”的意思就是“狼”。突勒人天生就有狼性,凶残狡诈。而且身处的环境不是沙漠就是戈壁,草原绿州极少,几乎没有什么天地灵气。所以他们的修炼体系是以炼体为主,内修血气,实战升级,故称之为“战士”。


        

与突勒战卒(战士)交手,一旦抢得先手,就要趁胜追击,不把对手打得动弹不得,彻底失去还手之力,绝不能放手,否则必遭反噬。就像屠狼或打蛇,绝不能手软。


        

罗霄拾回蛇形匕,再用坚韧的牛皮梢鞭把突勒驭手捆成粽子,然后才跳上牛车,一拳轰下,那倾倒的酒桶哗啦四分五裂,露出一张昏迷状态的熟识的脸——易水城守之女,程飞凤!


        

罗霄愣住,旋即想起什么,反手一记肘锤狠狠撞击另一个巨大酒桶,酒桶咔啦裂开一个大窟窿,一张圆圆的大饼子脸聋拉掉出,随着摇晃的酒桶悬晃摇摆……


        

……


        

半个时辰后,时运客栈,某个客房。


        

“你是谁?!”


        

“这是什么地方?!”


        

两声惊呼之后,两个女子慌里慌张检查衣襟感受身体情况。


        

正好整以暇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罗霄一口茶水含在嘴里差点没喷出来——程飞凤这样做倒还能理解,但那“门板女”也做这相同的动作……


        

罗霄把茶水强咽入肚,将茶杯不轻不重往桌面一顿,发出“笃”地响声,借以提醒二女:“不用慌,这里就是你们住的时运客栈,你俩的房间在隔间,这是我的客房。至于我是谁……只要飞凤小姐不太健忘,就应该记得。”


        

大概自检一切正常,二女终于平静下来。


        

程飞凤咦了一声,仔细看了罗霄几眼,惊讶道:“是你!你是那个……红鲤堂的黄带弟子!”


        

本草堂之事距今不过一个多月,程飞凤当然不会忘记,刚开始醒来时发现自己与表妹都躺在床上,自然惊慌,等确定安全平静下来后,自然一眼就认出了罗霄。


        

罗霄含笑点头,本郡各城修武堂弟子互相之间一般不会称呼对方是“某某城修武堂弟子”,而是习惯用代称。比如燕山修武堂的堂徽是大雁,代称是“鸿雁堂”;岫岩修武堂的堂徽是孤峰,代称是“孤峰堂”;而易水修武堂因那独特的红瓦如鳞,加上本堂徽章为鱼龙,故而被其余二城修武堂弟子称为“红鲤堂”。


        

门板女一下燃起熊熊八卦之火:“表姐,你认识这小子?怎么认识的?一个月前他居然还只是黄带弟子?”


        

程飞凤丢跟她一个大大的白眼,压根不理。


        

确定身份,消除敌意,罗霄三言两语便解释清楚自己为何来到这白草城,以及如何发现她们并出手解救的来龙去脉。


        

二女又是后怕又是感激,一齐向罗霄裣衽行礼致谢。


        

“感谢罗兄相救之恩,待返回易水,必有厚报。”程飞凤心下感慨,没想到当初偶遇的一个少年,竟成为自己脱险的关键。


        

“罗小子,你很不错,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门板女则拍得胸前水袋乱晃,大大咧咧道,“今后若来岫岩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罗霄眼皮乱跳,转头对程飞凤道:“现在到你们告诉我,为何会来到这白草城,又为何被装进酒桶里?”


        

一听这话那门板女气不打一处来,气恼大叫:“这帮该死的突勒人,竟然把本小姐装进酒桶?”


        

“打住!”程飞凤用力拽了一把表妹,狠狠剜她一眼,“你这嗓门……这里是客栈,不是你我府上。行了,你别说话,我来说。”


        

门板女也意识到不妥,垂下脑袋不敢说话。


        

程飞凤接过罗霄递过来的茶水,呡一小口,清清嗓子,明亮的眼晴扑闪着盯着眼前少年,心里不无惊讶,她能感觉到眼前这比她还小一些的少年的修为绝对不止四阶,从他身上透出的气息之强大更在她之上,而更令她吃惊的是,对方身上那股子浑厚的元气波动,貌似在兄长突破武士之境时曾感受过……


        

这样的念头令程飞凤自己都吓一跳——怎么可能?舞阳国其它的郡不知道,但河朔郡这几十年来,还没听说过有哪位弟子可以在弱冠以前突破武士的。


        

“想多了,我一定想多了。”程飞凤摇摇头,驱散脑袋瓜子里的荒唐念头,定定神,开始回答罗霄的问题。不过她第一句话就让罗霄愣了一把:“先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劳飞燕,来自孤峰堂。跟你一样,刚晋级红带;也跟你一样,接了第一个外出任务;更巧的是,她的任务也是来白草城找岫岩城情报据点,领取关于突勒人的情报。”


        

劳飞燕咧嘴一笑:“小子,缘份呐。”


        

罗霄嘴角微抽,没理会她,只盯住程飞凤:“别告诉我,你也是从鸿雁堂领取了同样的任务?”


        

程飞凤呡嘴一笑:“猜对……当然是不可能的。你应该记得,我们一个月前在易水城碰过面,那是为了给家母祝寿,家兄与飞燕表妹也都来了。祝寿之后,飞燕说接了一个白草城任务,她是第一次出外,想让我陪着她,正好家兄也有一个塞外任务,于是我们三人同行。我们到白草城,而家兄早在两天前就独自越关出塞了……若是家兄在此,哪轮到突勒人嚣张!”


        

说到这里,二女脸上神情一片愤恨。


        

罗霄点点头,再联系之前审讯那突勒驭手的情况,基本能把事件始末还原了。


        

这对姐妹的遭遇前半段与自己差不多,区别就在于他将将要踏进圈套时,那掌柜气息暴露,引起他警觉,迅速离开,逃过一劫。而程飞凤二女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被弄晕后装入酒桶,准备运到另一处窝点。至于为何没下杀手,据驭手交待,是因为从程飞凤的随身包裹物品发现了她的身份。


        

易水城守之女,这个目标价值不低,由此二女才捡了一条命。以罗霄估计,换成是自己若被拿下,以他区区一个“四阶”武者,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修武堂弟子,怕是直接就被咔嚓掉。突勒人手段残忍,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劳飞燕一说起被突勒人暗算之事,就气不打一处来:“该死的突勒狗,不敢真刀真枪,居然从后面偷袭……走!”劳飞燕呼地从床上跳下,大脚丫子踩得矮榻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站得近了,罗霄才发现这门板女居然比自个高了半头,横向大了两圈,直不知是怎么吃什么长的……


        

他皱眉道:“走?走去哪?”


        

劳飞燕跳着脚嚷道:“当然是找那帮突勒混蛋算账啊!对了,我的斩马刀呢?还有表姐你的剑!全让突勒狗搜走了,我们要拿回来……”


        

程飞凤脸色也不好看,她那把青羽剑可是十六岁生日时,父亲送给她的礼物,不拿回来实在不甘心。


        

罗霄一阵无语:“算账?!你确定打得过对方?”


        

“我们看过了,那情报点就两人,伙计顶多一二阶武者,掌柜也就四阶左右。”劳飞燕伸出萝卜粗的手指,连点三下,“我是红带,你也是红带,加上表姐是黑带。咱们三个四五阶打两个低阶,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罗霄肃然道,“首先对方绝不止两人,至少那个突勒驭手就不是你们见过的掌柜与伙计之一。再有,我与那驭手交手,对方至少是四阶,不过区区一个手下,你觉得他们的头也只是四阶?”


        

劳飞燕愣了下,道:“可我们感受过那掌柜的气息,顶多只有四阶啊……”


        

罗霄神情凝重道:“我此前也曾到隶属易水城的情报点踩点,那里也是一个掌柜一个伙计,那掌柜的气息同样也是四阶左右……但是,当我靠近时,他似乎受到什么刺激,气息一下爆发,虽然收得很快,但我可以确定,他至少是鳄战士级……”


        

程、劳二女齐声问:“什么是鳄战士级?”


        

“这是突勒人的实力划分,相当于我们的玄武士。”


        

二女脸色都变了,她们听出了罗霄话里的意思,这些突勒人,有独特收敛气息的方法。她们面对的,极有可能不是什么三四阶武者,而是武士级的强者!


        

程飞凤与劳飞燕心头一沉,都不敢再提拿回兵器了,互望一眼,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一个字。”罗霄伸出食指朝东门方向一点,神色凛然,“走!”



  http://www.daomutxt.com/txt/1012/233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