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十四章:蓦然回首
夜间

第十四章:蓦然回首

        

云轩拨开厨房的门帘,走了进去。


        

“走了吗?”白墨蹲在地上,低着头,一边捣鼓手中的东西,一边询问。


        

云轩也蹲下,在白墨耳边小声说道:“掌柜的,他们已经离开了。刚才那一位大人说,一天之内,一定会让平曲侯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白墨点点头,道:“嗯,那我们就静候佳音好了。”


        

他现在很有自信。


        

既然那一个家伙再一次来找自己,那么一定是有事相商。


        

现在自己可是掌握了“技术资料”,想要让自己拿出来,起码要有点诚意。


        

这个股份的分配应该好好的聊聊吧?


        

眼下有人搞事情到自己头上,白墨可是打算好好的行使一下“股东权利”。


        

云轩看着白墨的脸庞,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卡在了喉咙里。


        

可能是察觉到耳边的动静,白墨扭过头,笑着说道:“怎么了,今天你怎么犹犹豫豫的,难不成病了?病了就说,我给你放假,先去看病,工资照常发放。可别让人觉得我压迫你。”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不是,是……”云轩低着头,用右手捏着左手手指,“掌柜的,今天来的这一位大人,我感觉有一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白墨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哈哈一笑:“哈哈,你小子不会产生了既视感了吧?”


        

云轩一愣,道:“既视感?这是什么?”


        

白墨将手中发酵的粮食紧紧的捏了捏,把其中的水分给挤出来。


        

甩了甩手,放松了一下,他接着道:“哦,既视感嘛,就是在某个时刻,你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自己的言行和他人的言行似曾相识或觉得和经历过的完全一样,甚至可以“预感”到下一时刻某人会说什么话或做出什么动作。”


        

担心云轩理解不了,白墨又用通俗的话解释:“简单的说,就是一些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你觉得曾经发生过。”


        

既视感是心理学上的一种情况。


        

当初白墨读本科的时候,还专门的去研究了一番。


        

虽然从中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收获,但是对这种情况的了解还是比较深刻。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有一些时候,我总是觉得一些事情似乎经历过。”云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过仅仅是几个呼吸之后,他又道:“可是掌柜的,我真的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刚才那一位大人。应该不是您所说的既视感。”


        

白墨将休息家从手上移开,扭过头,眉头紧锁,道:“难不成你曾经去当过兵?他是军旅之人,按理说,你应该见不到的。”


        

“我也不知道。我是真的想不起来的具体的时间,不过我有一个印象。”云轩将头呈现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仔细的回忆,“好像是在一次军队归来的时候,在长安城主干道两侧曾经瞻仰过那一位大人的样貌。”


        

“你确定?”白墨不淡定了,手中的发酵粮食也被他丢在罐子里面,目光灼灼的盯着云轩的眼睛,“你能回忆起是哪一场战斗吗?”


        

既然有百姓在两侧迎接,那么一定是一场了不得的战争。


        

按照这近百年来的战斗来看,汉家只有对匈奴作战取得大型胜利的时候,才会有这么隆重的班师回朝的典礼。


        

能够参加这等战斗,并且还被百姓看到了具体的样貌,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白墨心中波浪滚滚,久久不能平息。


        

没想到那一个青年竟然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


        

如此说来,那民中卿也只是一个假名!


        

“云轩,最近几年发生的小型摩擦有很多,但是大型的对外作战也就那么两次。”白墨梳理脑海中的信息,并且根据青年的年纪,开始罗列经典战役,“马邑之战?奇袭龙城?还是其他的战斗?”


        

云轩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不是马邑之战,是最近两年才发生的事情。”


        

他就是一个粗人,在这之前,虽然很关心国家和匈奴战争的结果,但是也没有做到这种熟悉到每一名将领的程度。


        

如果没有白墨招收,他现在还是在给别人种地呢。


        

所以对这种事情,实在是记不住。


        

白墨用一旁的清水洗了洗手,然后用抹布擦了擦。


        

他不由自主的含着右手手指,低着头沉思分析。


        

“既然不是马邑之战,那就应该是去年发生的奇袭龙城了。”


        

咬了咬手指,在细微的痛疼中,他的脑海一片清明:“兵分四路,只有卫青一路成功。再加上那一个民中卿还是车骑粉,那么应该就是和卫青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分析到这里,白墨站了起来,暗道:“如果没有记错,那一个家伙可以进出皇宫……还能见到刘彻……”


        

一个可怕的结果在脑海中出现。


        

“呼!”他猛的突出一口气,呼吸有一些沉重。


        

蓦然盯着云轩,出声询问:“当日你见到他的时候,在他身边有没有见到其他什么比较特别的人?例如……穿着冕服的青壮年。”


        

自古以来,冕服就代表了礼制。


        

这是定律!这是传统!这是礼法!


        

这么隆重的场面,如果刘彻出席,穿着的一定是冕服!


        

“啊!”云轩被问的突然脑海一阵空白,“好像,有一个吧,与他骑马并肩。”


        

“果然!”白墨眉头紧锁。


        

他心中的猜测越来越得到数据证明。


        

一股骄傲与惶恐的心情从内心深处升起。


        

民中卿绝对是那一个家伙!


        

那一个被后世无数人敬仰的人!


        

虽然死后,家族因为种种原因被株连,但是并不妨碍世人对他的崇拜。


        

从一届家奴,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将军!


        

长平烈侯——卫青!


        

在前几天,自己竟然呵斥了卫青!


        

这要是放在后世,绝对可以吹一辈子!


        

不过这也正是白墨担心的。


        

虽然史书上记载的卫青,都是对他一边倒的赞扬,写的卫青几乎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圣人。


        

但是鬼知道卫青的性格是什么。


        

现在白墨有一种收拾东西跑路的冲动。


        

原本自己眼中的一个无名小辈,早死之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顶尖大牛,绝世高人。


        

这个落差也太大了。


        

现在他的心情,就像是蒙着眼睛,不小心亲了狗,还进行了一场舌吻一样“惊心动魄”。


        

细想这几天的事情,他不仅仅呵斥卫青,还勒索敲诈十个马蹄金,更重要的是,竟然把卫青赶出去,闭门不见。


        

这要是放在其他人的身上,早就把自己拿下了。


        

看着白墨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云轩小声询问:“掌柜的,您没事吧?”


        

没事个大头鬼。


        

白墨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轻轻摇摇头。


        

他现在不想说话,想要静静。


        

现在他想给自己一巴掌。


        

没事瞎问什么啊。


        

这下好了,这几天肯定做什么的心情都没了。


        

本来还想文坛争鸣。


        

这下好了,直接军方扬名了。


        

作孽啊!


        

“掌柜的……您如果身体不舒服,我带您去看大夫吧。”


        

白墨:“……”


        

别提看大夫这一件事情。


        

就是因为看大夫引出来的既视感,才导致自己这么深入分析。


        

如果有可能,他宁愿当时保持沉默。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028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