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十八章:扳倒列侯
夜间

第十八章:扳倒列侯

        

翌日


        

朝堂


        

跟随卫青一起前往饭馆的文官正在用官场之语,向刘彻以及群臣解读治河之策。


        

他的声音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引黄入汴,采用裁弯取直、疏浚浅滩、加固险段之法…………最后,在一切几乎完工的情况下,新的开凿河道,穿过东郡、济阴郡北部,经济北平原,最后由千乘入海。”


        

念完之后,这一位文官将手中的小册子合上,再拜,跪在地面,道:“陛下,各位大人,以上就是那一位先生所述。”


        

卫青跨出一步,拱手上奏:“启禀陛下,白先生说过,此项工程消耗巨大,但是一旦完成,黄河几乎是永无水患。”


        

丞相薛泽也出列了,他急忙拱手表达自己的意见:“陛下,臣有异议,此事事关重大,一旦开工,那么国库必将会消耗殆尽,文景两位先帝留下的积蓄,都会被填进这一个大窟窿。再者,何人能够保证,这一项工程完成之后,一定会达到预期的效果?依臣之见,此策论虽利益大,风险亦大,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请陛下三思!”


        

太常卿孔臧出列,行礼之后,声泪俱下:“陛下,正如车骑将军所说,此工程一旦完成,将会绝水患。黄河泛滥久矣,下游百姓受害亦久矣,臣代黄河下游百姓,求陛下实施。”


        

他是来自鲁地,他的祖先是孔子,他的弟弟是历史上那一位有名的孔安国。


        

如此有利于家乡的工程,如果他不支持,致仕之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家乡父老?


        

还有何颜面自称孔圣之后? 首发网址http://m.daomutxt.com


        

“太常卿此言差矣。”一个中年将领站了出来,“如果该计划实施,那么从哪里再凑出抵御匈奴的军费?难不成增加农税吗?”


        

“不可!农税不可动!”大农令郑当时一声暴喝,“陛下,农税乃祖制,是高祖与民众约法而来。一旦加重农税,势必会引起民众不满的。”


        

“诸位的意思,难不成是放任黄河孽龙泛滥不成?”卫青黑着脸,呵斥一声。


        

“自然不是。”郑当时摇了摇头,“车骑将军,这一项策论真的是绝妙。可实施起来,真的是难度极大。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这一个工程的耗费资金,少说也在五十万万钱以上!”


        

最近几年灾害很多,国库必须要留下充足的资金救助灾民。


        

在黄河决口之后,为了流民生计,大农令官衙所属已经拿出来大量的资金救助。


        

如果在这一个紧要关头,实行这么庞大的计划,无疑是火中取栗。


        

刘彻坐在皇位上,听了大臣们的争论,脸色阴晴不定。


        

说实话,听完这么庞大的一项工程,任谁也不会淡定。


        

白墨直接给他勾勒了自北向南,横跨大半个中国的治河方案。


        

方案很好,可是最关键的钱!


        

钱从哪里来?


        

去年朝堂通过的漕渠方案,费用走的少府,没有花国库分毫。


        

可是如今面对这一个庞大的计划,国库不支出,单凭少府,根本不可能承受这么大压力。


        

更何况,一旦实施下去,就要花费数年,少府那一点库存,都不够给这一项工程塞牙缝的。


        

刘彻环视下方,声音中不夹杂任何色彩,道:“诸位爱卿,谁还有意见建议,尽管提出来。”


        

“陛下,微臣有奏!”侍中桑弘羊出列,轻声说道。


        

刘彻点点头,道:“讲!”


        

正好,他也想看看这一个来自商人世家的侍中值不值得培养。


        

如果讲的清晰明白,他不介意在老一代退场之后,让桑弘羊担任九卿之一。


        

如今他父皇留下来的大臣,大多年寿已高,基本上都到了下台的年龄了,培养新人,迫在眉睫。


        

“诺!”桑弘羊行了一个拱手礼,然后有条不紊的开始叙述自己的看法。


        

“陛下,诸位大人,既然各位都觉得这一项策论绝妙,但是又难以实施。”桑弘羊看了看出列这几位的表情,淡淡的说道,“不如我们大家各退一步,先实施计划中的部分内容。如果真的有效,那么我们在全力实行也不迟。”


        

卫青有一些意动,随即,他开口说道:“桑侍中的建议甚好,可是根据白先生所言,这一些计划都是一环扣一环。如果贸然拆开,会不会引发什么其他的不良后果?这我们谁也说不准。”


        

“车骑将军别急。”桑弘羊微微一笑,“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这一项计划当中,有一处承上启下的工程,即在徐州附近的山阴、会稽进行围湖。那一位先生也估计该工程只需要一年。那么我们不如就先试试这一个计划。一年之后,整个工程的效果,一看便知。”


        

桑弘羊来了一场西汉版本的先试点后推广。


        

“善!”郑当时点点头,赞同这一个意见。


        

如果仅仅是其中的一项,国库还是可以不费力的拿出来。


        

一年之后,增加的两万顷土地,带来的回报,绝对不比付出少。


        

能够赚钱的计划,他没理由拒绝。


        

孔臧道:“臣附议!”


        

“臣附议!”左将军公孙贺出列,同意这一个方案。


        

薛泽点点头:“臣也附议!”


        

通过一个细节,窥测整体的优良,这对目前来说,再好不过。


        

“陛下,末将同意。然……黄河依然处在决口的情形,目前应该如何处理?”卫青犹豫了一下,然后问到。


        

虽然桑弘羊的办法无可挑剔,但是却解决不了当下的情况。


        

难不成还是要动用七科谪强行堵塞黄河缺口吗?


        

即便是国库拿出资金救助百姓,但还是治标不治本。


        

刘彻闭着眼睛,用右手不停的敲打皇位的扶手处。


        

“哒!哒!哒!”


        

每敲一下,他的脑海便清醒一分。


        

“哒!哒!哒!”


        

继续敲打,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百官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刘彻决定。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左右,刘彻停了下来。


        

他用锋利的眼神扫视一圈,朗声说道:“自古以来,有得必有失。既然上天赐予假借白生之手,将绝妙治河之策告知与我,我刘彻虽不能冒险一试,亦不能做暴殄天物之人!”


        

注:生是对男士名字的一种简称,有尊敬之意。


        

他站了起来,猛的一甩衣袖,决绝的说道:“传朕旨意!令天下各郡国做好准备!一年之后,待山阴,会稽二地功成,不惜一切代理,投入进黄河的治理!一年时间,朕等了!”


        

一个能够和大禹一争高低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这一次没有把握,那么日后想要再一次等到如此良机,恐怕难如登天。


        

“汲黯何在!”


        

“臣在!”


        

“你即刻启程,带着朕的旨意与围湖之策,前往吴会之地,征调民夫,主持围湖工程!朕许你先斩后奏之权,如若发生意外之事,你可自行决断。总之,一定要保证工程按时完成!


        

汲黯双膝跪地,磕头之后,道:“诺!”


        

“郑当时!”


        

“臣在!”


        

“你择日出发,前往漕渠修建官衙与徐伯合计。漕渠本就是你主持,那六条辅助渠道的修建,也归你主持!朕希望两项工程同时推进!”


        

“臣必定不负陛下厚望!”郑当时跪在地上,郑重一拜。


        

“嗯,还有,那六条辅助的渠道,依朕看,就叫六辅渠吧!”


        

“谢陛下赐名!”


        

刘彻挥挥手,道:“免礼!”


        

看了看臣子的目光,刘彻象征性的询问:“众爱卿还有什么疑问吗?”


        

张汤快速站了出来,急忙说道:“陛下,昨日车骑将军将平曲侯送到廷尉,恳请陛下发落。”


        

“平曲侯?”刘彻眉头紧锁。


        

他昨日听执金吾汇报过。


        

据说是周坚之子嚣张跋扈,欺压百姓,最后竟然欺负到那一个白起之后,也就是提出平匈之策,治河之策的人身上。


        

甚至那一位白生差点死在周建德的手里。


        

张汤不说,他还差点忘了这一件事情。


        

“张汤,你是都已经详细审问过?”刘彻与张汤对视,诘问到。


        

“陛下,臣昨日连夜审问,已经获得了些许口供。”


        

“哦?你说说看。”刘彻似笑非笑的坐回皇位,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根据周建德交代,在最近三年当中,他一共敲诈商人一百三十余人,共获得约五百万钱,欺诈百姓不计其数,折合后,获得约三百万钱。其中在压榨百姓的过程中,致死三十二人,包括少女十名。”张汤弯着腰,将脑海中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奏折背了出来。


        

刘彻眨了眨眼睛,语气平静的询问:“周坚呢?”


        

“根据审理,周坚并没有犯下罪行。”


        

刘彻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将周建德打入死牢,三个月后问斩。周坚教子不严,致使子嗣欺压百姓,去除平曲侯爵位,贬为庶民,所有家产,除留下一年开销之外,全部冲入国库!”


        

正好他在思考怎么削减列侯数量,这周坚就自己送上门来。


        

如果这都不下手,未免太多不起老刘家的性格。


        

当初刘邦和吕雉对付开国功臣的时候,可是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张汤俯首,道:“诺!”


        

从今天开始,白墨正式在长安上层权贵中扬名。


        

刘彻为了一介草民,竟然削了一位列侯。


        

这是汉家数百年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诸位爱卿,还有何事汇报?”


        

刘彻晃着脑袋看了看,


        

下方无人回应。


        

“既然无事,那就退朝吧。”


        

他站了起来,大步从大殿离开。


        

“恭送陛下!”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028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