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二十九章:灾民
夜间

第二十九章:灾民

        

元朔元年二月


        

随着春天的复苏,天气变得暖和起来,柳树枝条吐出嫩绿的新芽,在长安城外也多了一群衣衫褴褛之人。


        

他们面色饥黄,满面尘土,样貌落魄,讲着一口燕赵之地的方言,终日以乞讨为食。


        

“大爷,大爷,行行好,给一口饭吃吧。俺们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大哥,行行好,给口饭吃,行行好,”


        

苏陌志手中捧着一口破旧的陶碗,跪在路边,痛哭流涕,向一个经过自己身边,腰间鼓鼓的路人伸手讨要。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穿着粗布衣服,气息奄奄,头发蓬乱,瞳孔有一些涣散的小女孩。


        

“去去去,滚,晦气。”


        

“大爷,求求你行行好。”


        

“滚开!老子自己都吃不饱,拿什么给你们。”一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大汉一脚踢开抱着自己腿的苏陌志,怒气冲冲的呵斥,“再纠缠老子,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疼痛!”


        

“大爷,求求你了……大爷!”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苏陌志绝望的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大汉离去。


        

“爹,爹,我好饿……”


        

苏陌志听到呼喊,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抱住身后的女儿,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他哽咽的说道:“穗儿不哭,爹给你找东西吃,你再忍忍,再忍忍。”


        

“爹,我眼前好黑……好冷……”


        

冷?


        

苏陌志听了,心中冷不丁的闪过一丝恐惧。


        

他睁大眼睛,不断的摇晃手中的女儿,大声的喊到:“穗儿,你醒醒,别睡着,穗儿……”


        

“爹,我困……”苏穗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呼吸也越来越弱。


        

“穗儿!不!!”


        

苏陌志眼睛充满血丝,眼泪划过冰冷的脸庞,充满尘土的脸上形成了一道灰痕。


        

“都是爹不好,爹不应该带你来这里的。”苏陌志抱着苏穗儿的身体,哀嚎一声,“苍天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濮阳百姓……为什么!”


        

感受着怀中女儿身体逐渐变得冰凉,苏陌志心如死灰,两眼无光,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他很清楚死亡之后意味着什么。


        

当初黄河决口,数以万计的百姓死在了咆哮的河水中,尸骨无存。


        

像他们两个这样运气好,侥幸活下来的人,也只能无助的看着肆虐的黄河水。


        

自决口之后,几年过去了,黄河一直没有被治理,家园也都被淹没,粮食也都被河流冲走。


        

虽然朝廷有过一定程度赈灾,但是远远不够。


        

更何况,还有很多的官员趁机乐扣赈灾用的粮食。


        

大量百姓背井离乡,前往他处谋生,成为流民。


        

大家的想法都很简单,很单纯,那就是前往经济更加发达的地区。


        

那里应该饿不着。


        

所以苏陌志就带着女儿,一路向西,奔赴国都长安。


        

和他们一起的灾民数以万计,有的人侥幸,在路上找到了活下去的方法,但是大多数的人都死在了赶往长安的路上。


        

虽然沿途各地,有很多心地善良的富商,奉旨发放赈灾粮食的官员,对他们进行接济,但是僧多粥少,粮食远远不够他们吃的。


        

为了充饥,他们吃草根,吃树皮,运气好的碰巧抓到野味。


        

当这一些都没了的时候,有的人为了活下去,甚至萌生出吃死人尸体的想法。


        

这一路上,他已经看到不止一次了。


        

“哈哈哈哈哈哈……”苏陌志歇斯底里的笑了,“没想到,坚持到了长安,最后还是一个沦为他人口粮的下场,哈哈哈……”


        

“穗儿,你放心,爹一定先把你安葬,再陪你一起走。爹没用,不能让你吃饱。不过你放心,爹不会让人动你的尸体一下。”


        

正当苏陌志伏在苏穗儿身体上的时候,从他的耳边传来一阵清朗的声音。


        

“别动!”


        

苏陌志警惕的抬起头,发现一个比自己稍微年轻,穿着一身白色的儒袍,少年模样的人出现在面前。


        

“你是谁!”


        

少年没有理会苏陌志的话,而是当着他的面,把手放在小女孩的脖子上,感受脉搏的跳动强度。


        

苏陌志看到少年的动作,眼睛都直了,他暴怒的大喊一声:“小子你找死!”


        

自己的女儿都死了,你竟然还敢侮辱!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猛的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企图拼命。


        

“别动!她还有救!”白墨急忙抬手,打断苏陌志的行为,“脖子上脉搏还有跳动。人还没死!身体冰冷应该是因为身体没有足够的能量进行呼吸作用,无法产生热量!只要立刻给她灌一些粥,应该可以救过来。”


        

“云轩,赶紧把你腰间盛满粥的水囊拿过来!”


        

“诺!”


        

云轩急忙的打开水囊,递给白墨。


        

白墨对苏陌志呵斥一声:“闪开,别碍事。你这样护着,她可就真的死了。”


        

“你说什么?穗儿,穗儿没死?”苏陌志惊呼一声。


        

虽然他听不懂呼吸作用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一句人还没死却深深地把他吸引了。


        

“你再挡我救人,可就真的死了!”白墨不悦的说道。


        

“好好,先生您请,您请!只要您能把穗儿救回来,俺愿意给您做牛做马。”苏陌志急忙把苏穗儿平放在地上,然后快速后退。


        

白墨将水囊的嘴对着小女孩,然后轻轻地往外倒。


        

微热的粥中的夹杂了稻米和剁碎的肉渣,它们随着水一同被灌进小女孩的胃里。


        

白墨的动作幅度很小,进行的次数很多。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六次,他停了下来,把水囊递给云轩。


        

“应该问题不大。长时间不吃饭,不能立刻大量进食,否则会把胃给撑爆。”


        

这两天被他救活的灾民有七八个,所以也算是有一定的经验。


        

苏陌志闻着空气中弥留着的香气,不由得猛的咽了一口唾沫。


        

是肉的味道!


        

他在好多年前吃过。


        

当初黄河还没有决口,他们家还平平安安,幸福美满的生活,每到过年,他都会去买一块肉,让全家开开荤。


        

虽然量不多,但是鲜美的味道让他至今记忆犹深。


        

白墨竟然用肉粥喂自己的女儿,他心里又重新升腾希望。


        

用肉粥喂人……应该不会欺骗自己吧?


        

“扑通!”苏陌志猛的跪在地上,开始不断的给白墨磕头。


        

“咚!咚!咚!”


        

“恩人,谢谢您……谢谢您。”


        

额头与地面不断的碰撞,砰砰声在寂静萧冷的天地间回荡。


        

“行了行了。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样子随便跪下算什么?”白墨挥了挥手,急忙的把人扶起来。


        

“恩人,我说到做到,只要穗儿活了。我愿意给您做牛做马。”苏陌志弯着腰,不敢抬头,生怕惊扰到眼前的贵人。


        

“行了,不用。”白墨看着衣衫褴褛的苏陌志,叹了一口气,“我看你这样,在这寒冷的环境中,也没法活下去。这样吧,我给你一个谋生的方法。”


        

“恩人请说!”


        

“一会儿跟我进城。到我店铺里面,我给你找一个跑腿的差事。”


        

“全凭恩人吩咐。”苏陌志再一次跪下,俯首在地,道,“从今以后,我的命就是恩人您的。”


        

“不用,算我雇佣你,和其他人一样,管吃管住,每个月五十钱,提成另算。”


        

工钱?提成?管吃住?


        

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事?


        

苏陌志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白墨,然后又迅速的把头低下。


        

“起来吧,我们先回去。”


        

白墨也懒得拉起来了。


        

鬼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又跪下?


        

这两天他看到那一些将要饿死的灾民,已经招了四个打杂的了,苏陌志是第五个。


        

每个人听到管吃还发工钱之后,动作相同,都是跪下磕头。


        

心累。


        

“云轩,帮他抱一下女儿。这段路有点长。”


        

“诺!”


        

云轩一把抱起苏穗儿,领着苏陌志急忙的跟上白墨的脚步。


        

“嗯,人差不多够了,饭馆维持运转应该也没问题了。”白墨低着头,一边思考,一边向城中走,“大家互利互惠。他们要死,我拉一把,只要忠诚度够了就行了。”


        

现在他的菜可是独家制作方法。


        

万一教会了其他人,再被别的酒楼挖走,他可没地方哭。


        

所以他希望用恩情来绑定自家的伙计。


        

这样以来,做饭有人代替自己,还可以顺便用多余的人,组建一支外卖队伍。


        

接受提前预定,起送价三十钱,送货上门。


        

白墨已经考虑好了。


        

如果有空闲时间,再把自家的伙计培养一下。


        

只有能力出众的服务,才可以更好的吸引顾客的目光。


        

就像是二十一世纪某个黄袍加身的组织,不仅仅会送饭,还会帮上分,画老虎,弹钢琴,炒菜……这么牛的外卖员,谁不喜欢?


        

能够在数以万计的灾民中活下来,并且成功走到长安,普通人能做到?


        

意志力不坚定的,早就死在了路上。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白墨这两天招收的伙计,都是拥有坚持不懈,大气运加身之人。


        

用这么一群人,打造一支西汉版神秘组织可好?


        

到时候在给人送饭的时候,随便来一段单口相声,运气好的话再抓一个刺客,这岂不是美滋滋?


        

白墨搓搓手,嘴角上勾,嘿嘿一笑。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028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