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三十七章:兰陵褚大
夜间

第三十七章:兰陵褚大

        

次日一早,白墨与云轩驾着一辆载满东西的马车,耐心的在北门等候褚大的到来。


        

虽然此行不远,距离长安不足两百里,但是以防万一,他们还是进行了一番采购。


        

车上除了一些食物之外,还有几套换洗的衣服,当然,担心有贼子捣乱,还准备了两把防身的刀。


        

虽然昨日卫青已经告诉过自己,吕步舒已经被送往中尉,周坚也被韩安国请去喝茶,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没底。


        

万一那一个杀手卷土重来,继续动手,这可怎么办?


        

难不成再让他来一次一招败一人,默默的装逼?


        

不可能!死也不行!


        

装逼的机会不能这么轻易的送出来。


        

上一次是碰巧有墨家弟子在一旁救命,下一次,鬼知道还会不会有这一种大气运?


        

放两把刀在身边,总归安心一些。


        

云轩盯着白墨身上的衣服,声音颤抖,语无伦次,道:“掌柜……不对,是监察御史大人,您真的……我不是在做梦吧?” 记住网址m.daomutxt.com


        

“云轩淡定。”白墨坐在马车车厢中,双手插在袖子里,平淡的说到,“汝如此惊讶,让吾甚是担心。”


        

“请大人恕罪,小的是太激动了。”云轩低着头请罪,语气相当激动,就像是得知自己所在的公司上市了一般,“不过大人,没想到你竟然被陛下看中……您之前做赋的时候,小人就已经感觉到您绝非常人,这才几天,您就……”


        

“白某三生有幸,得陛下赏识,此生只有赴汤蹈火以相报!”白墨对着未央宫的方向,虚空抱拳,笑着说到。


        

“大人放心,小人必定鞍前马后,为您效劳!”


        

“嗯,云轩,你放心,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们跟着我的挨饿。”


        

“嘿嘿嘿,谢大人。”云轩高兴的用右手挠挠头。


        

正当二人聊的正欢,突然从车厢后面传来一阵声音:“敢问车里的可是监察御史白大人?”


        

白墨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起身掀开车厢的帘子,伸出头向后张望。


        

只见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正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在车厢后面与自己对视。


        

白墨抱拳,向后大喊一声:“敢问后面的可是褚大先生?”


        

“正是在下!”


        

听到来人承认,白墨立刻从车厢中滑出来,用力一跳,落在地面上。


        

然后身轻似燕,一路小跑,来到褚大身边,拱手作揖,道:“褚先生,白墨有礼了!”


        

“监察御史大人客气了。”褚大急忙下马,诚惶诚恐的拱手回礼。


        

他擦了擦额头上因为骑马累的流出来的汗珠,笑着说道:“白大人帮助鄙人师门惩戒败类,褚大还没有感谢您,怎么能受您的礼节?更何况,大人作为这一次的监察御史,本身就只听命于陛下,若是对吾行礼,不合礼制。这要是此行结束,被家师听到,非要剥吾一层皮不可。请大人饶吾一命吧。”


        

吕步舒嚣张跋扈的行为,令董仲舒门下的弟子不爽已久,但是无论如何,其是他们的大师兄,再不爽也要忍着。


        

董仲舒没有将吕步舒逐出师门之前,吕步舒就是董仲舒之下第一人。


        

其地位无可撼动!


        

当得知大师兄与眼前这一位白大人比试的时候,输得体无完肤,不由得让他们眼前一亮,心情舒畅。


        

尤其白墨还是从君子六艺的两个方面打败了吕步舒,这让他们不由得高看一眼。


        

赵子术算方面认输之后,就代表了吕步舒也输了。


        

更何况还有那两个大杀器——割圆术以及无理数的提及。


        

白墨的术算之道,在褚大看来,恐怕只有北平侯张苍、或者是墨翟在世,才能与之一较高低了。


        

君子六艺,衡量儒家子弟能力的标准。


        

吕步舒技不如人,让他们看到了其被逐出师门的希望。


        

因为董仲舒一直缺一个机会,所以才会给那一个逆徒败坏师门声望的可乘之机。


        

总不能因为弟子给陛下上奏了一个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奏折,把他逐出师门吧?


        

要是真的那么做了,天下人该如何看待自己?


        

至少好面子的董仲舒做不出来这种事。


        

所以只能自我安慰,整日把自己关在太学之中,修订书籍,以传教化。


        

正当老董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之际,白墨的借刀杀人使机会到了,是时候动手了。


        

“褚大先生言重了。吕步舒之下场,皆因其咎由自取。白某仅仅是一个引火线罢了。归根结底,还是其心术不正,行为不端。若非如此,怎么会被中尉带走?”


        

“哈哈哈,白大人言之有理,言之有理!”褚大高兴的哈哈大笑,“长安皆流传大人不易接近,现在看来,谣言罢了。与大人交谈,不像和其他的人交谈似的要仔细琢磨。大人直来直往,吾甚感痛快。”


        

“不知董师身体可好?”


        

褚大听到问候自己的老师,笑逐颜开,道:“哈哈,自从听说孽徒被先生教训之后,家师一日两餐,顿顿吃肉,餐餐喝酒。整个人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如此说来,吾这就放心了。”白墨点点头,与褚大对视一眼,道,“原本吾以为吕步舒被中尉带走,会引起董师不悦,既然董师高兴,白某心里的石头也就放下了。”


        

幸好董仲舒没有生气,反而还很兴奋。


        

要不然,虽然不惧,但是他也很厌烦公羊学派的大复仇。


        

他们那一种孜孜不倦的精神,令人害怕。


        

尤其公羊学派相当团结,一人之仇,便是全体之仇。


        

汝伤吾同窗兄弟,亦汝伤吾!


        

如果董仲舒表态支持吕步舒,那么白墨迎来的将会是西汉初期,中期儒家最大学派的攻伐。


        

那一个最有血性,最有毅力学派的攻伐。


        

不惧死,只追求结果,追求真理。


        

正如当初的戊戌六君子,他们就是公羊学派。


        

死,吾不怕,只要吾能开口,就一定要坚持自己的信念!


        

“褚大在此,代表师兄弟们,向白大人表示感谢。”说完,褚大恭敬地九十度弯腰,恭敬的作揖,“若非大人,吾师门下之声誉,迟早要被那一个逆徒败坏殆尽。”


        

“免礼,快快免礼。”白墨急忙的搀扶。


        

“白大人,待此行结束,请务必前往太学一趟,家师想要见您一面,与您交流诸子之言。”


        

白墨解释的君子远庖厨深深地打动了董仲舒。


        

要不是迫于身份差距,担心给这一位小先生造成压力,董仲舒早就亲自上门拜访了。


        

“荣幸之至,荣幸之至。褚大先生放心,白某一定前往!”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028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