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三十九章:六辅渠
夜间

第三十九章:六辅渠

        

“嘎达嘎达,嘎达!”马蹄声阵阵。


        

“轱辘,轱辘,轱辘……”车轮子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飞驰,与地面不断的摩擦。


        

“驾!”


        

云轩看着前方若隐若现的大营,额头上泛黄的汗珠被激动的情绪给蒸干了许多。


        

他兴奋的大喊:“大人,大人快到了!”


        

白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睡眼朦胧,打了一个哈欠,道:“好!全速前进!”


        

“得嘞!”


        

“驾!”


        

“驾!驾!”


        

褚大眯着眼睛,瞳孔中精光闪烁,看着前方的营地,整个人也来了精神:“白大人,吾先行一步,让守门将士先去向大农令通报你我二人到达的消息!”


        

“好!” 首发网址http://m.daomutxt.com


        

褚大用力的甩了甩手中的鞭子。


        

“啪!”


        

“驾!”


        

“嘶!嘶”


        

他胯下的黑马眼睛变成了血红色,猛的用力一蹬,速度加快。


        

“哒哒哒!哒哒哒!”


        

马蹄化作飞影,与白墨拉开距离。


        

云轩一边驾车,一边对白墨说道:“大人,周围人真多啊。”


        

“哦?”


        

掀开门帘,环视外面。


        

大量衣衫破烂,身体瘦弱的民夫正扛着筐,不断的将从沟渠中挖出的泥土向旁边运送。


        

他们脚下的草鞋早就已经看不出模样,脚上全都是泥。


        

他们的双手沾满了尘土,指甲中深藏污垢。


        

枯黄的脸仿佛被刀子在上面割了成百上千刀,留下了数不清的沟壑。


        

在冰冷的天气中,他们衣着单薄,但是却汗流浃背。


        

“都快点!别偷懒!”


        

“喂,动作快点!”


        

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个拿着鞭子的监工对民夫催促。


        

他们一般情况下都是口头警告,有的时候也会挥几鞭子,吓唬吓唬其他人。


        

“汝,就是汝,别偷懒!快点!”


        

“啪!”


        

监工手中的鞭子被甩的啪啪作响,空气都被打爆了。


        

“大人别打,大人别打,吾这就搬,这就搬。”


        

双手用力的提起筐的两边,重新把它背起来。


        

民夫步履蹒跚的向倒土的方向走去。


        

看着这一幕,白墨无奈的摇摇头,喃喃自语::“唉……可惜。如果我是理工类的研究生,说不定可以捣鼓出蒸汽机……可惜,可惜啊。”


        

看着民夫如此吃苦,他同情心泛滥,恨不得拿出点发明帮助他们。


        

但,虽然他读过的书籍众多,可中国古代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蒸汽机的记载。


        

小农经济下,所有的研究几乎都是围绕农业展开。


        

如果说是曲辕犁,他有把握捣鼓捣鼓,翻车,筒车也可以适当的改进一番。


        

但是涉及到工业文明的玩意儿,真的是无能为力。


        

能不能制作出来,只能靠天意。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原理告诉工匠,让他们自由发挥。


        

蒸汽机出世,恐怕还要再等待数十年。


        

黄河未治,匈奴未灭,现在哪有心情做这些事情?


        

不忍心继续看下去,他把头重新伸回车厢。


        

……


        

大约又过了三四分钟


        

“吁……”


        

“大人,到了营地门口了,褚大先生在外面等您呢。”


        

“嗯,我知道了。”白墨将思绪收回来,掀开门帘,走下马车。


        

发现褚大正和一名年龄在三十多岁的中年人站在一起。


        

褚大身形稍微靠后,看起来甚是礼让。


        

白墨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瞥了一眼中年人。


        

发现他一身黑色的长袍官服,头戴一顶官帽。


        

犹豫并不清楚西汉官帽的样式,所以白墨只能通过绶带判断。


        

与自己和褚大的铜印黄绶完全不同,中年人身上有银印青绶。


        

大汉只有九卿及二千石官员是银印青绶。


        

这么说来……此人是九卿!


        

而在六辅渠治河的九卿,貌似也就只有那一个人。


        

白墨瞳孔一紧,急忙的弯腰拱手,对着中年人说道:“下官白墨,拜见大农令!大人亲自迎接,下官惶恐。”


        

“监察御史免礼。”郑当时笑着虚空抬手,示意白墨起身。


        

“谢大人!”


        

郑当时捋了捋胡须,道:“二位可算是来了。再不来,吾恐怕无颜面对陛下喽。”


        

看了看周围,生怕隔墙有耳,他挥挥手,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两个随吾来,到大帐议事!”


        

“诺!”


        

白墨和褚大,跟在郑当时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将距离控制在三四个身位,生怕冲撞了这个上司。


        

大约走了五百多步,三个人走进了一顶白色的帐篷。


        

郑当时走到桌案后面,一屁股坐下,然后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两位请坐,不必拘束。”


        

“谢大人。”白墨褚大再一次拱手,然后才入座。


        

“哗啦啦!”


        

“哗啦啦!”


        

“哗啦啦!”


        

侍女倒上三杯水,然后急忙的后退撤出营帐,将空间留给三人。


        

“吸溜。”白墨喝了一口温水,保持沉默。


        

急性子的褚大率先开口,用洪亮的声音问道:“敢问大人,这里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什么治河工程的速度大不如前?”


        

郑当时无奈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实话告诉二位,治河工程的速度不仅仅是大不如以前,准确说来,应该是慢了一半之多。”


        

他抬起头,眼神四处乱瞟,脸上的肌肉堆在一块,舔了舔嘴唇,无奈的开口:“自十天之前起,开凿的渠道附近就出现了死人的情况。并且每一次还不是死一个人,而是六个。这几天以来,已经有六十位无辜百姓惨死了。所以……”


        

“所以民夫都以为是老天发怒,土地之神报复,不敢卖力开工。”白墨在一旁替他补充。


        

“没错,就是这样。”郑当时点点头,“要不是有监工镇压看管,恐怕治河工程早就停止了。”


        

“看来企图减慢开凿六辅渠的人,心机甚重啊。”白墨感叹一声,然后咧开嘴,笑了笑。


        

“白御史,你的意思有人捣鬼?”郑当时脸色变得很难看,同时右手用力的捏着手中的陶杯,努力的控制心中的怒火,“可是蓝色火焰又该怎么解释?如果不是邪祟,何人能够凭空制造可以跟随人移动的火焰?”


        

“磷!白大人说那是化什么磷物导致的。”褚大率先说到,得意的卖弄自己刚刚学到的知识。


        

白墨头上多了几道黑线。


        

兄弟,你抢先说我没意见,只是能不能把名字叫对了?你这让勃兰特意见很大啊。


        

人家辛辛苦苦发现的东西,你给整得半死不活的。


        

不得已,他只好在褚大说的基础上补充:“是磷化合物。死人经过一定的时间,就会产生这种东西。就像是在夏日夜晚,坟堆的地方经常出现一样。”


        

“这么说来,此为人祸,不是天灾!”郑当时眼睛瞪大了,满脸涨红,青筋暴露,怒目圆睁,感觉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怒不可遏。


        

他肺都气炸了。


        

这是哪个幺儿,竟然敢玩老子!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他现在想杀人,把这捣鬼的家伙送到关押同性杀人暴徒的牢房里搞黄色!


        

玛德,从业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子玩自己,毕生以来,这是第一次。


        

郑当时现在的心情,就像是一位被女朋友戴了绿帽子的纯洁小男孩。


        

“砰!”用宽厚的大手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妹的,老子不整死你,我就跟你姓!


        

郑当时站了起来,恶狠狠的说道:“既然如此,吾等应当严惩凶手,以报陛下之恩典!”


        

同时暗暗的在心里补充一句:同时让老子解解恨!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028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