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四十一章:抓狂的大农令
夜间

第四十一章:抓狂的大农令

        

ps:【幺儿,第一个一声,第二个二声,不是儿化音,】


        

满月,微风


        

天空挂着几朵蓬松的云彩。


        

皎洁的月光撒在六辅渠的沟壑中,荡漾在黑色的土堆上。


        

白墨,褚大,郑当时三个人带着十来个士兵,潜伏在六辅渠主要输水渠道的附近。


        

微风拂面,在轻薄的衣衫下,不由得生起几分凉意。


        

郑当时窝在事先准备好的坑中,仔细的观察周围的情况。随着夜色的加深,他的心情也逐渐变得沉重。


        

在其一侧的褚大压低声音向另一侧的白墨询问,喉咙轻微震动,道:“白御史,您说他真的会来吗?”


        

“一定会来!既然前十天都已经出现了,这第十一天没有理由不出现。”白墨压低声音回应,同时右手里的刀握的越发用力。


        

黑色的刀面如同一位索命的无常,悄无声息的潜伏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沙沙,沙。”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周围柳树垂下的绿色枝条随风摇摆,其婀娜多姿的体态,宛如一位伫立在风中的少女。


        

“沙沙,沙沙。”


        

“大农令,褚刺史,诸君在周围安排了几队人马?”白墨看了看月亮的位置,扭头询问。


        

“一共七队人马,分别埋伏在六道沟渠的附近。担心有所纰漏,吾专门还安插了三队巡逻人员,围绕着六辅渠来回的巡视。只要凶手一出现,不出一炷香,他杀之人的尸体定然会被发现。”


        

“大农令,您找的人可靠吗?”


        

郑当时神情严肃,对白墨怀疑表现出不满,他沉声道:“吾安排之人,皆为吾之心腹。”


        

“大人息怒,下官只是担心出现意外罢了。”白墨看着郑当时红的发紫的脸庞,急忙摆摆手,出声解释,生怕在对方心中出现芥蒂。


        

褚大趴在一边,开口问道:“敢问大农令,在吾与白御史到达之前,您这样安排过吗?”


        

“唉,五天前吾就这样子安排了。可是不论安排的如何缜密,都无法看到凶手半点影子。吾等每一次只能在丑时找到六具尸体,并且遭遇淡蓝色火焰。”


        

郑当时表示自己的压力很大。


        

本来修建水利就是一个难度性很高的任务,如今又在这上面发生了命案,真的是难上加难。


        

他真的很想问问苍天,为何倒霉的事情都被自己碰到了,难不成是因为以往过年逐除的时候不够卖力?


        

不应该啊。


        

当时自己表现得很虔诚,并且都准备了好酒好菜祭祀,按理说上天应该感动才是。


        

白墨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呢喃道:“这么说来,凶手一定用了一个我们还没有察觉到的方法来运输尸体和磷化合物,不然绝对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犯案。”


        

“可是不论其用各种方法,想要运输,都要进入沟渠,可是我们的人根本没有发现半点问题。他是怎么进来的?”郑当时嘀咕一声,同时露出一个不解的神色。


        

白墨摇了摇头,道:“不好说,白天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褚大趴在土堆里,望着沟渠内的黑暗,询问道:“白御史,您说的那一种磷化合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墨回忆着自己脑海中仅剩的一丁点高中知识。


        

好处是磷的存在形式属于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应该学习的部分,在雷电的强化下,他能够清晰的回忆。


        

“磷不会以游离态的形式存在,它只会以化合态的形式出现。”在褚大和郑当时眼里,白墨变得神神秘秘,念着一堆他们从来也没有听过的新事物,“而自然界中,磷出现的形式一般是矿石的形式。”


        

褚大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什么磷?什么游离,化合态的,这都是什么鬼玩意?


        

自己只是问问磷化合物究竟是什么,怎么蹦出来这么一堆古怪的东西?


        

现在他的心情,就像是一个询问勾股定理如何使用的初中生,被人告知了勾股定理五百种证明方法一样。


        

心情复杂,不想说话。


        

而郑当时在心里都忍不住骂人了:这个幺儿!神神秘秘的,能不能整出点正常人能够理解的东西?


        

他握着手中的剑,整个身体瑟瑟发抖,随时都可能爆发。


        

幺儿,决斗吧!


        

而丝毫没有注意到两人动作的白墨继续盯着沟渠,他的眼睛由眯着逐渐瞪圆了,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在分析的过程中,他突然想到了一点很重要的事情,急忙侧过身,对着郑当时询问:“大人,在尸体的旁边,是否存在点火的痕迹?”


        

郑当时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一个幺儿属下。


        

这你都知道?见鬼了吧?


        

他点点头,道:“的确是有一些灰烬,不过按照燃烧程度,那一些灰烬应该早就存在了,和尸体出现的时间不同。”郑当时回忆着属下的汇报,向白墨解释。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白墨眼前一亮,急忙接着询问:“大人您可知道那一些灰烬究竟是何人所为?”


        

“额,好像是巡逻甲士为了方便才点燃的干柴,毕竟天黑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果然!”白墨咧着嘴,笑了。


        

“怎么,这和蓝色妖火有关系吗?”郑当时不解的问到。


        

白墨用力的点点头,道:“有!关系很大!”


        

在褚大和郑当时的疑惑中,白墨一本正经的开始解释:“磷的燃点很低,所以磷火经常出现在干燥的夏天晚上。现在才刚刚仲春,天气依旧很凉,比较冷,根本达不到磷燃烧的燃点。所以想要让磷燃烧,必须要给它加热!”


        

没错,天的确很凉。


        

不过这个燃点?


        

是什么鬼东西!


        

郑当时猛的咽了一口唾沫,对于这如同机关枪一般诡异而又听不懂的解释,他一脸懵逼。


        

除了中间的天气情况和最后的加热,他啥也没有搞明白。


        

“白御史的意思是……捣鬼之人有同伙,并且还是在巡逻甲士里面?”褚大突然灵机一动,出声说到。


        

“差不多!”白墨嘿嘿一笑。


        

“不可能!吾之心腹,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郑当时立即生气的否定这种可能。


        

这要是自己亲信的原因,导致治河工程迟滞不前,自己即使没有被刘彻给干掉,最轻的处罚也是贬为庶民。


        

当然,用治河之功抵过也有可能。


        

他可不想忙活了几年,最后来一个功过相抵。


        

最重要的还是他不相信亲信有这种动力。


        

哪怕自己不富裕,但是小弟们至少饿不着,冻不着,怎么可能会冒这个被族诛的风险?


        

“大人息怒,依下官之见,还有一种可能。”白墨趴在土推里,用胳膊肘支撑起来身体,拱手道,“大人,磷想要燃烧,必须要用化合物制取。所以,有可能是凶手提前混进巡逻甲士的营帐,将磷化合物撒在了甲士的铠甲上。”


        

顿了顿,他继续解释:“现在正值春季,天气潮湿,吾等又在河流附近,空气中水分充足,很容易发生反应,产生易于燃烧磷化氢。磷化氢遇到空气,在温度够了的情况下,就可以产生蓝色火焰。”


        

此时此刻,白墨仿佛直接化身成了一个戴着眼镜和博士帽的顶尖大拿,在化学概念还没有出现的中国大地上指点江山。


        

为了应景,他还特意的假装扶扶眼镜,用来自嗨。


        

然而,这种行为,被啥也不懂的褚大与郑当时当场给无视。


        

“既然如此,吾等只需派人仔细的搜查究竟有何人进入了巡逻甲士的营帐捣鬼即可!”郑当时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嘴角咧开,笑容浮现。


        

“大人不可!”白墨急忙制止。


        

“为何!!”郑当时眯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一个幺儿下属。


        

好不容易有了凶手的线索,却阻止老子。


        

你现在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老子活活的开了你的脑壳!


        

感受到强烈的杀气,白墨急忙的解释:“大农令,如果这么贸然出击,定然会打草惊蛇。正如我之前说的,磷不会以游离态形式存在,而磷化合物的只制取,一定有专门的人进行。所以凶手的同党我们还不清楚。”


        

“打草惊蛇?形容的有点贴切。”褚大两只嘴角同时向后伸开,笑的格外诡异,“白御史大才。”


        

郑当时也清醒过来,点了点头:“汝言之有理,是吾冲动了。”


        

见上司冷静下来,白墨拱手一拜,道:“大农令,依下官之见,吾大汉,能够制作出这种化合物的人,非方士无疑!下官斗胆,请大农令调集军队,捉拿方圆五十里之内所有方士!”


        

“白墨,汝胆子够大的。方圆五十里之内的所有方士你知道有多少人吗?”郑当时似笑非笑的说到。


        

白墨义正言辞,道:“下官不知,但下官知道一件事,如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论有多少人,凡杀人者,皆应下狱!”


        

生怕在刘彻面前留下坏印象,他特意的将日后《史记·商君列传》中的原话引用,而不是被修改之后的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褚大被这一句话深深地打动,立刻也拱手,道:“请大农令下令吧!此事事关几十万的百姓啊!”


        

“你们两个!”郑当时语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陛下派来的这两个协助官员,思想太过活跃了,让他有一些手足无措。


        

最关键的是,破案根本离不开白墨,目前只有他才懂得蓝色火焰出现的原理。


        

如果让白墨不满意,郑当时很怀疑这一个幺儿下属会不会撂担子走人。


        

所以现在是进退两难。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02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