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四十六章:大汉北军
夜间

第四十六章:大汉北军

        

民夫暴怒的挣扎起来,道:“黄毛小儿,汝休要妖言惑众!圣火能过焚烧掉一切,什么摄,什么度的,吾皆不信!都是汝之鬼话!”


        

“老实点!”


        

“老实点!”


        

在巨力的反抗下,按着他的两名北军不由得大声警告。


        

“哼!不信拉倒!”白墨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用随身携带的毛笔戳巡逻甲士的甲胄。


        

懒得和你废话,你信不信关我毛事?


        

难不成我还要给你表演一番?


        

这可不是化学课!


        

北军校尉苏建指了指这一个民夫,拱手对白墨说道:“白御史,此贼子应该怎么处理?”


        

“有劳苏校尉!”白墨笑了笑,拱手回礼,“一切按计划行事,请校尉将此贼子压下去,严加看守,待明日天亮,将其押赴长安!”


        

“好说!”苏建点了点头,然后对下属吩咐:“尔等将其押进囚车,小心点,别让他自尽。明日日出之时,返回长安,将贼子交给廷尉!相信张汤大人一定能从他的嘴里挤出点东西来。” 首发网址http://m.daomutxt.com


        

张汤作为有名的酷吏,如果连他都审问不出来,那么大汉能够审问出来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


        

“诺!”


        

民夫一听自己要被交给张汤,整个人直接急了。


        

“杀了吾!杀了吾!”他不断的咆哮,“杀了吾啊!”


        

被廷尉审问,还不如死了痛快。


        

再嘴硬,也斗不过酷吏的手段。


        

张汤这个人可是什么手段都敢用。


        

苏建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押下去!”


        

两名士兵,一左一右,将其胳膊反扣,强行按着走出了营帐!


        

“吾不服!吾不服!”


        

“汝等皆为奸诈小人!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民夫的话越来越弱,最终消失在众人耳边。


        

白墨转过身,对郑当时说道:“大农令,该收网了。”


        

郑当时用力的点点头,嘿嘿一笑,道:“好”


        

这群幺儿,终于可以一网打尽了。


        

他已经忍了数十个时辰,终于可以行动了。


        

郑当时将腰间的印玺高高举起,似举重一般,高过头顶,对大帐中诸多士兵下达命令:“众将士听令!”


        

“哗啦!”


        

随着甲胄的响声,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白墨和褚大在内,同时单膝跪地,低头拱手,齐声喊道:“在!”


        

郑当时用洪亮的声音,大喝一声:“一个时辰之后,三军出动,分为九队,乔装打扮,摸进周围县,捉拿所有方士!”


        

他瞳孔猩红,充满杀气。


        

环视跪在地上的下属,用冰冷的声音,道:


        

“反抗者,杀!”


        

“操兵戈对峙者,杀!”


        

“意图逃跑者,杀!”


        

“谋害他人,周围百姓对其被捉拍手叫好者,杀!”


        

“室中存在大量硫磺者,查封住所,且押赴大营!”


        

“诸君切记,宁可捉错,也不可放跑一人!”


        

“诺!”


        

…………


        

一刻钟之后,前来援助的三千大汉北军便动了起来。


        

“轰轰轰!”


        

“轰隆隆!”


        

地面被踩踏的颤抖,尘土飞扬,黄沙满天。


        

“呼呼呼呼!”


        

无数的火把升起,照亮了漆黑的深夜。


        

带领这三千北军前来的苏建对九个分队长命令道:“不论结果如何,明日午时必须在大营集合!不得有误!违反者,军法从事!”


        

“诺!”九声回应过后,九条长龙似的队伍便从六辅渠军营窜出,向四面八方俯冲而去。


        

……


        

谷口县


        

某道观


        

“咚咚咚!”


        

“咚咚咚!”


        

“开门!快点开门!”


        

“谁啊?”一名穿着草鞋和白色道家长袍,额头点染了一滴红色朱砂的童子从后院跑过来。


        

“别废话,快点开门!”外面催促之人的声音粗犷,让人倍感压力。


        

童子将门口的门栓拔开,


        

“嘎吱……”


        

木门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还没等童子将其全部打开,突然一股巨力传来。


        

“砰!”


        

木门被人用脚完全踹开。


        

“轰隆隆!”


        

须臾之间,数十名身穿破烂衣服,额头绑着白色布条,宛如逃荒者一般的北军士兵立刻冲了进来。


        

童子瞪大眼睛,惊呼一声:“尔等何人!此乃道家场地,汝等会惊扰神灵的!”


        

领头之人丝毫没有在乎身边这一个小孩子的警告,他面无表情,用力向前一挥手,道:“全部拿下!”


        

“诺!”


        

“咚咚咚!”


        

“砰!”


        

“咣当!”


        

冲进来的士兵就像是一群饿狼,将道观中的所有木门都砸破,在里面休憩的人被强行揪出来。


        

一名穿着淡蓝色素色长袍的中年人,宛如一条死狗,被两名北军士兵强行从道观主殿拖了出来。


        

“尔等究竟是何人!吾乃世外之人,何曾的罪过你们?”中年人红着眼睛,尖叫一声,“汝等侵扰神灵安宁,是要遭受天谴的!”


        

祖师留下的百年基业,被这一群来历不明的人给砸毁,他怎么能不心痛?


        

主殿后面的炼丹室在他的眼皮底下被强行砸开,丹炉被推倒,放在抽屉里面的各种材料被粗暴的抽出来查看。


        

他无可奈何,虽然想要反抗,但却因为被按住,什么也做不了。


        

“闭上你的嘴!大汉北军办事,不服者杀无赦!”领头之人眯着眼睛警告一声。


        

中年人心中一惊,急忙说道:“北军?吾所犯何罪?汝有什么权力捉拿吾等百姓!识相的,赶紧把吾和吾之弟子放了,不然吾就去长安面见陛下,陈述汝等之罪过!”


        

“不必!”领头之人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说道:“吾免费送尔等前往长安!”


        

中年人愤怒的瞪着眼前的北军士兵,威胁道:“吾会让尔等付出代价的!”


        

“哼!随你!”领头之人不屑的冷哼一声,环顾四周,诘问道:“这里是否还有可疑人等?”


        

“启禀什长,道观中的人都在这里了。”


        

领头什长点了点头,道:“带着他们,回大营!”


        

“诺!”


        

……


        

淳化县


        

“杀啊!”


        

“杀!杀进去!”


        

“哗啦啦!”


        

藏在士兵衣服下面的甲胄哗啦作响。


        

他们手中拿着偷运进来的刀剑,一次又一次的对眼前的道观发动冲锋。


        

领头的什长对着道观里面大喝一声:“大汉北军办事,速速投降!否则杀无赦!”


        

“哼!一群贼子还想冒充北军?都给我顶住!我已经让童儿去报官了,不出一刻钟,县尉一定会来支援的。大家给我顶住!”一个穿着素色长袍的方士面红耳赤,对周围的弟子们下达命令!


        

道观之人,人手一把短刀,


        

方士尖叫一声,指着再一次冲进来的北军士兵,惊恐的喝道:“给我顶住!顶住他们!”


        

“噗嗤!”


        

“噗嗤!噗嗤!”


        

刀捅进身体,一个又一个道观弟子倒下了。


        

北军也不好受,在这一群人的负隅顽抗之下,也损失了好几名士兵。


        

令行禁止,这是大汉军队的核心。


        

尤其还是北军这种精锐部队,更要坚守令出必行的原则。


        

虽然刀子入腹,但是他们还是咬着牙关,拼命的往里面冲锋。


        

“杀!杀!杀!”


        

“全军听令!抵抗之人,杀无赦!”


        

领头的什长浑身浴血,血丝布满了双眼,手臂青筋暴起,怒火冲天。


        

“噗嗤!”


        

“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妈妈啊!”


        

“救命!大家快跑啊!”


        

“挡不住!魔鬼!他们是魔鬼!”


        

一个胳膊被砍断的弟子,捂着自己的伤口,涕泗横流,对着方士呐喊:“师尊,吾等投降吧!他们真的是大汉北军!我们挡不住啊!”


        

方士依旧是面色狰狞,冷声道:“给我顶住!不能让他们进来!一旦他们进来,大家都要死!”


        

“师尊!”胳膊断了的弟子再一次惊呼一声。


        

“哼!本座没有汝这种贪生怕死的弟子!”方士抽出腰间的刀,一下子捅死了这一名企图投降徒弟,然后冷血的说道:“再敢谈论投降者,休怪为师不客气!”


        

“什长,什长!道观里面起火了!”


        

领头什长定睛望去,在火把照耀下,那黑滚滚的浓烟冲天而起,刺鼻子的气味从饭馆中传来。


        

“该死!一起冲!这一群家伙搞不好想要毁坏证据!赶紧的,杀进去,不用管他们的死活!一定要查明到底是什么被烧毁了!”


        

“诺!”


        

“轰轰轰!”


        

在命令下,超过一百名大汉北军穿越道观门口,一拥而上,强行镇压反抗之人。


        

“噗嗤!”


        

“噗嗤!”


        

血柱乱喷,无数的道观弟子倒在地上,尸体遍布整个院子。


        

鲜血从尸体的伤口处流出来,染红了这一片土地。


        

作为道观主的方士也被四五个士兵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报!什长,经过查明,此贼子在后院储存了大量的皮甲。看样子,是企图卖给匈奴人!”


        

“卖给匈奴人?”这一名什长听了之后,瞪着趴在地上的方士


        

快速走近,


        

“啪!”一脚踩在方士的手背上。


        

用力的碾一碾!


        

“嘎嘣!”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啊啊啊!!”方士痛苦的惨叫。


        

“吾等在前线冲锋陷阵,汝却将皮甲等装备卖给匈奴!汝良心何在!”


        

方士趴在地上,一声不吭。


        

“来人!把他连夜押回长安!交给廷尉审判!一定要查处皮甲来源以及运送渠道!”什长暴怒吼到。


        

“诺!”


        

几个士兵拿出绳子,将方士五花大绑之后,扔到一匹马的马背上。


        

在三四个士兵的环绕下,他被即刻押回长安。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24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