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回到西汉的历史研究生 > 第四十七章:暗夜杀机
夜间

第四十七章:暗夜杀机

        

三原县


        

与谷口和淳化不同,在北军进入之后,三原县的道观依旧是格外的安静,丝毫不闻打斗的声音。


        

在诸多火把的照耀下,道观院子一片明亮。


        

身穿道袍的方士率领一众弟子迎着火光,与前来缉拿的什长交谈,他微微一笑,拱手道:“这位将军,不知所来何事?吾等修行之人,从不参与世俗之事,为何尔等突然扰吾之清修?”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对方这么客气,什长也不好意思使用暴力。


        

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甲胄,拱手道:“将军称呼不敢当。六辅渠发生多起命案,奉大农令之命,捉拿所有相关人等!”


        

“原来如此。”方士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既然是大农令的命令,那么吾等自当遵守。不知吾等应该如何配合将军?”


        

什长给了属下一个眼色,示意把这里围住,别让人跑了,然后对方士说道:“请先生召集门徒,随吾走一趟吧。如果尔等没有参与命案,那么大农令自当会将你们放回。”


        

“可!”方士拱手作揖,恭敬地说到,“还望将军等待片刻,让我们准备一下。不需太久,半炷香足以!”


        

什长很是理解,点点头,同意了:“善!”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人家都这么客气了,自己也不能不给面子。


        

你方便我,我就方便你,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西汉的人相当的朴实,民风淳朴,信义为先。


        

方士转过身,挺直腰板,对面前的众弟子说道:“徒儿们,汝等应该听到了。利国利民之工程发生了命案,北军前来调查,于情于理,我们皆应配合。现在每个人收拾一下行李,熄灭火焰,半炷香之后回到这里集合。不来之人,休怪吾不客气!”


        

众弟子齐拱手,异口同声:“诺!”


        

一炷香之后,三原县道观之人被全部带走。


        

…………


        

池阳县


        

城门口


        

前来捉拿相关方士的三百名士兵被无情的关在城外。


        

苏建骑在马上,黑着脸,对看守城门的士兵呐喊:“喂!楼上的人听着,吾等乃大汉北军,速速开门!”


        

这城池都进不去,还怎么抓人?


        

他可是清晰的记着老大说过的话:“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事情完美解决!”


        

当时白墨的伙计送信给卫青的时候,卫青还专门召集部曲,开了一个小型会议。


        

会议最终讨论出来一个结果:此次行动能够提升车骑将军一系的威严与功绩,理应出兵。


        

但是吃独食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所以卫青接受了白墨在信中提出来的建议——和北军联手。


        

大饼一起吃,功劳一起分。


        

自己单排虽然自由,却不如双排安全。


        

只要他卫青一系与韩安国一系一同出手,哪怕朝中有再多人不愿意,也不敢有小动作。


        

他们两系加起来,几乎占了整个大汉可战之力的三分之二。


        

谁还敢造次?


        

所以最终两家一合计,拍板决定,派遣苏建带领北军三千士兵,前来支援白墨。


        

所以苏建现在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蚱,他可是“全村的希望”。


        

如今三千北军分成九队各自行动,要是因为自己进不了城池,耽误了大事,卫青非得活剥了自己。


        

“吾乃车骑校尉苏建!若尔等再不开门,耽误车骑将军大事,定斩不饶!”


        

城头上一个青年模样的人探出头,对着下面喊话:“苏校尉,想要进城,拿手令出来!小人职位卑微,可不敢违背军法。”


        

青年身后一个小喽啰小声说道:“队长,把北军关在外面……会不会出事啊。”


        

青年不屑的摆摆手,道:“吾等这是奉命行事。没有手令,哪怕是中尉大人亲自带兵前来,也坚决不给开门!”


        

“哦。”小喽啰点点头。


        

苏建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大小,气的胳膊发抖,呼吸不畅。


        

他摸了摸胸口,突然想起来自己有卫青交与的调兵文书。


        

急忙从怀里掏出来,苏建大喝一声:“吾有车骑将军调兵文书一份!速开城门,吾交与你看!”


        

“不行!请苏校尉将稍作等待,小人去找一根绳子。待会校尉将文书绑在绳子上,小人将它拉上来。若文书为真,小人自然会给将军开门!”城头上的青年态度坚定,坚决不轻易开门。


        

“好好好!那你快去找!”苏建怒火中烧,怒吼一声,“半炷香之内,如果城门还没有开,天亮之后,吾要抓你全家充军!”


        

这哪来的二愣子?


        

你把门打开能死吗?


        

哪怕是有军法,老子给你扛了行不行?


        

一个县尉,再牛能牛的过我这一个实权校尉吗?


        

说得好听一点,你这是遵守直系老大的命令,说的不好听一点,你这是傻!


        

连上司的上司的话都敢不听?这不是嫌自己仕途太过平坦吗。


        

“汝等在这里严加看守,不许打开城门!吾先去找绳子!”青年神色平淡,嘱咐一声。


        

“诺!”


        

点了点头,青年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身影便消失在城楼的楼梯拐角。


        

一炷香后


        

苏建在城楼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兵刃,神色凝重。


        

竟然还没有开门?这群人想要造反不成?


        

他再一次对着城头呐喊:“绳子找到了吗?怎么还不放下来!”


        

“校尉大人,请阁下稍作等待,吾之队长已经去寻找绳子啦!”那一个小喽啰双手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喇叭形状,大声喊着。


        

苏建眉头一皱,道:“怎么还没有找到绳子?吾记得每个城池下方的府库都会有绳子吧?”


        

“大人请恕罪,小的不清楚。”


        

这时,在苏建身后的什长靠近他,嘀咕一声:“校尉大人,您说那个人会不会是去通风报信去了?”


        

苏建:“!!!”


        

他猛的扭过头,震惊的看着身后的什长,开始不停的点头。


        

有道理!


        

他早就应该想到的!


        

既然这么久不来城门,定然是存在猫腻。


        

除了心怀鬼胎之人,还会有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北军入城?


        

在平定诸吕之后,北军就是皇家的代表!


        

北军听命的是皇帝!


        

北军最高领导人维护的是皇家的尊严!


        

卫青在安排军队调动的时候,自然也考虑过这一件事情对皇家的影响。


        

否则,以他的忠心,坚决不会轻易的调动军队,捉拿一些在他职责之外的人。


        

如今皇家专属兵种都来了,你一个守城的想要遵守军令表现一下可以理解,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可是这么长时间还不开门,是何道理?


        

在长安腹地除非是得到允许,还有谁敢大规模的调兵?


        

想到这里,他急忙的对城头大喝一声:“立刻开门!汝之队长乃奸细!若罪犯跑了!尔等要一同被下狱!”


        

城头上,小喽啰们听着苏建的威胁,立刻慌了。


        

“啊?队长是奸细?”


        

“不会吧?”


        

“看不出来啊,队长一向待吾等不薄,应该不会是奸细吧?”


        

“一定是弄错了!”


        

城头上的守军,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


        

有的守军直接慌了神,道:“这可如何是好?到底开不开城门啊。兄弟们,下方的可是北军!平定诸吕之时,杀人不眨眼的北军啊!”


        

“这……”


        

苏建再一次大吼:“尔等还不开门,难不成想要叛国吗?”


        

“叛国?”


        

听到这两个字,没有主心骨的城头守军更加的慌了。


        

这可是族诛的大罪,别开玩笑啊。


        

“兄弟们,快点,打开城门!来不及了,快点打开城门!吾不想死在这里!”


        

“快快快,来几个人下去把城门打开!”


        

“快点!”


        

“苏校尉,您稍等,吾等立刻去开门!”


        

几个小喽啰急忙的冲向楼梯,以求下楼打开城门。


        

他们身影进入被黑暗掩盖的楼梯


        

“噗嗤!”


        

“噗嗤!”


        

突然,暗夜中传来一声利刃入腹的声音。


        

“噗!”


        

“呃……”


        

刚刚下了楼梯的士兵被一群藏在暗处的黑衣人给偷袭杀掉。


        

在城头上的其他守军面面相觑,对着黑暗楼梯询问,道:“什么声音?汝等怎么了?”


        

“没事,没事,被绊倒了。”仅活的一名士兵被人用刀架着脖子,声音颤抖的回应。


        

“哦,那你快点去开门!苏校尉还等着!”


        

“知道了,知道了。”


        

这名士兵可怜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七八个黑衣人,猛的咽了一口唾沫,小声道:“各位好汉,饶吾一命吧。吾上有老,下有小啊。”


        

“哼!给暴君卖命者,都要死!”黑衣人首领狰狞一笑,然后用刀子抹了士兵的脖子。


        

“呃……额,汝!汝!”


        

士兵瞪大眼睛,不甘心的倒在了楼梯上。


        

“处理尸体,一定要阻止苏建入城!为师尊他们争取时间!”


        

“诺!”


        

两三个人将倒在地上的尸体拖进黑暗后,重新埋伏起来。


        

半炷香之后,城门依旧没有打开。


        

苏建在外面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他怒喝一声:“全体听令!给吾就地取材,制作攻城棍!吾今日要强行入城!”


        

“诺!”


        

三百名士兵立刻分出一百人,他们拿着刀,一路小跑,向后方的森林奔跑。


        

苏建的嗓门很大,城头上的士兵们也听见了。


        

“苏校尉,三思啊!已经有人去开城门了!”


        

“三思你个锤子!老子的大事让尔等耽搁了!等吾入城,定要汝等好看!”


        

“快点,谁再去催催,到底为什么城门还没有开!”


        

“走走走,一同去,一同去!”


        

“好!”


        

十几名在城头巡逻的士兵当机立断,拿着长刀,一同向楼梯口跑去。


        

“噗嗤!”


        

“噗嗤!”


        

依旧是刚刚进入楼梯口。


        

利刃入腹的声音再次传来!


        

“啊啊啊啊!”中刀的士兵痛的呐喊!


        

“有埋伏!兄弟们,小心!”


        

“杀啊!”


        

“杀!”


        

“噼里啪啦!”


        

“砰!”


        

“呯呯,呯,呯呯呯呯!”


        

黑衣人与士兵们短兵相接。


        

刀光剑影,武器残影不断。


        

鲜血撒在石头砌成的楼梯上。


        

“大家不要恋战,赶紧去开城门,迎接王师入城!”


        

“诺!”


        

数十名士兵边撤边战,


        

他们推到城门口


        

“咚!”


        

门栓被抽出啦。


        

“嘎吱……”


        

几个人顶着黑衣人的攻势,两个人用力的推开城门!


        

黑衣人首领看着逐渐打开的大门,以及在大门缝隙中怒发冲冠的苏建脸庞,高呼一声:“风紧扯呼!”


        

十几名黑衣人做事果断,立刻撤退。


        

“咣当!”


        

池阳城门重重的撞在城门洞的墙壁,苏建带领士兵冲了进来。


        

“校尉大人,吾等遭受了埋伏!因此开门才晚了……”


        

苏建点了点头,道:“吾知晓!全军听令!随吾杀进去,尽量生擒。迫不得已,格杀勿论!”


        

如雷贯耳的声音响起:“诺!”


        

“驾!驾!”


        

苏建一马当先,冲进池阳城。


        

“杀!!”


        

“杀啊!!”


        

三百名大汉北军红着眼睛,如同一群猛虎,紧跟其后。


        

今晚,池阳城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时隔五十一年,北军再一次入城平乱!


        

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他们的刀下。



  http://www.daomutxt.com/txt/1030/126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