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周樱眼中的世界 > 第十四章 沈老师(一)
夜间

第十四章 沈老师(一)

        

从今天起,在我的颈项上


        

用毛绳挂着报时时计:


        

从今天起,星的运行、


        

太阳、鸡叫和影子都停止,


        

一向给我报时的一切,


        

现在都瞎了、哑了、聋了,


        

一切自然都沉默了。


        

生命中最初那些重要的东西似乎都在慢慢离周樱远去。素未谋面的奶奶,忠厚勤劳的爷爷;慈祥坚强的外婆,温柔娴静的兰姐。


        

恣意欢乐的暑假,海岛广阔的沙滩;娇弱可爱的幼鸟,乖巧忠诚的小虎;还有如今父母间脆弱的感情。


        

在后来父母无休止的冷战和争吵中,不知不觉间周樱已是五年级的学生。新的学校离家稍远些,走路需要二十分钟,而在此之前,一至四年级都是在本村的小学上。村小学只有四个年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


        

学校很是简陋,说是学校,其实也就是一排连在一起的几间不大的屋子。一共有四间教室和四间窄小的办公室,办公室刚好够容纳一张一米二的小床和一张办公桌。在不大的办公室里搁床主要是为了方便家里离学校远的老师晚上住下。当时大伯母是学校的校长,教二年级。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学校后山坡上盖有一栋很大的屋子,屋顶很高,里面没有任何隔间,空荡荡的,面积大概有二百来坪。那儿以前是个鸽棚,后来被改装成学校礼堂了。而礼堂旁边养鸽人住的兼顾了睡觉和做饭的大房间则被当成了学前班教室。


        

那时新来的学前班老师惊艳了学校所有的孩子。女老师姓沈,是个刚大学毕业,二十出头的漂亮女孩,有着姣好的面容和出挑的好身材。她有着标准的鹅蛋脸,皮肤白皙,长发及腰,乌黑顺滑的秀发总是好看的披散在肩头,发尾被修剪得整整整齐齐。纤细却英气十足的眉毛,微微上扬的丹凤眼,秀挺的鼻子和红润的嘴唇,笑起来齿如编贝,甚是好看!


        

她的脖子欣长,胸部饱满,纤细的腰肢,好看的臀部。平日里穿着合身的针织上衣搭配长及脚踝的长裙,走起路来简直摇曳生姿!她的身上总是有着若有若无的茉莉花香,周樱很喜欢这种清甜的气味。


        

沈老师不仅负责给学前班授课,还兼任一至四年级的音乐老师。周樱是个能歌善舞的孩子,暑假期间,父亲曾给他报过镇上中心小学开设的舞蹈班,学校离父亲的单位很近,走路十分钟就能到。她随父亲住在单位的宿舍,卧室很是宽敞,父亲另外布置了一张行军床。


        

早上她跟父亲在单位食堂吃早餐,通常只有米粉和面,但浇在米面上的菜码倒是有很多种,她最喜欢的是瘦肉木耳丝,父亲每次都要酸豆角肉沫,还会舀上一大勺的辣椒油。每个用餐的人在点餐之前都会拿笔在用餐登记簿上划上一笔,单位的每个人都有固定的配餐份额,超出后按五块钱一天收费。父亲大多时候只在单位吃早餐,其他时间跟同事在外公干也就不再回来吃饭了,于是周樱每天下课后便会自己去食堂。


        

吃过还算可口的早餐后,她跟父亲同事的女儿结伴一起去学校。舞蹈班九点上课,十一点下课。跟她一起学舞蹈的两个女孩是双胞胎姐妹,她总是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有时姐妹俩会捉弄她,故意在她叫妹妹名字的时候,姐姐应声。再后来她也就干脆不再努力去分辨双胞胎姐妹了。


        

周樱那时做过的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便是跟父亲单位的同事打赌,说自己能从学校一路侧翻跟斗回单位门口,那位叔叔表示不信,还说如果做到了,就奖励她二十块钱。结果那天下课后,她竟然真的以惊人的毅力和该死的好胜心从学校门口一路侧翻,不紧不慢地抵达了父亲单位的门口,双胞胎则跟在身后异口同声地数着。一路上引得路人侧目不止,议论纷纷。


        

“这谁家的孩子?”有人问。


        

“不太认识,我看刚从学校出来的。”一位在路边菜摊上买菜的阿姨回答。


        

“应该是舞蹈班的吧,跟斗还翻得不错。”听见有人夸她,于是她翻得更起劲了。


        

“这不会是她们老师要求的吧?”路过学校附近水产店的时候,老板有些疑惑。


        

“你怕是有点个宝气!哪个老师会让学生在马路边上翻跟斗!”老板娘斥责。


        

“哎!我看这好像有点像是周副所长的女儿吧?上回去早餐店我还在路上遇见了······”。单位门口超市的老板看着刚刚路过的卖力翻着跟斗,一脸通红满头大汗的周樱很是诧异。


        

那天中午她一共侧翻了两百零二个跟头,每一个都动作标准,干脆利落。她也如愿获得了二十块钱的奖励。事后那位叔叔玩笑着跟回到单位的父亲提起了她翻跟斗的事情,结果当时父亲很是严厉地斥责了同事。


        

“你怎么还逗一个小孩子玩呢!”父亲有些恼了。


        

“真的是当时随口一讲,开玩笑的。”同事急忙解释。


        

”她一个小屁孩懂什么,还不是就当真了!”父亲皱眉。


        

“我是真没想到周樱还真是翻着跟斗回来的······这不说好的二十块钱我也给了嘛······”。同事似乎有些委屈。


        

“这是钱的事儿吗?大热天的在马路上翻了一路的跟斗!中暑了不说,要是不小心被车碰了谁来负责?”父亲越说越生气。


        

“那个孩子也真是野!回去你看我不好好训她一顿!”。父亲继续说道。


        

“哎呀······老周老周······你莫生气了,这回就当我做错了,回头请你吃饭赔罪。孩子你也别罚她了,都是我的错······”。同事起身赔着小心。


        

那天晚上果不其然被罚了,面壁思过一个小时,之后她便在那条街和整个单位一翻成名。


        

因为周樱当时是村小学里唯一学过舞蹈的孩子,且活泼好动,于是沈老师便安排了她当班上的文娱委员。那时文娱委员的职责便是在每天下午第一节课前五分钟带领大家唱歌。周樱不仅跳舞动作优美,歌喉也很是清脆嘹亮,再加上个性活泼,机灵可爱,深受沈老师喜爱。


        

漂亮,多才多艺的沈老师当时不仅惊艳了班级的孩子,也虏获了村里一众单身青年的心。


        

在学校的小操场上有两个大大的水泥乒乓球台,那一向是孩子们的必争之地。下课铃一响,有球拍的孩子便把小手伸进桌洞里,紧紧握住球拍做好随时冲刺的准备。球拍是用一块厚松木做的,在上面用笔描出球拍的形状,然后再用小钢锯沿着线切割成球拍的样子。有球拍的那个孩子的父亲是木匠,那时家里的家具、门窗、课桌都需要请木匠现打,因此他家也有不少边角木料。他手上的那副球拍便是父亲帮他制作的,这让班级里的孩子都羡慕不已,时不时就有人央求他回去让父亲帮自己做一副拍子。刚开始他偶尔也会带上一只答应同学做的新球拍来学校,但拜托他的人多了,后来每次他都说家里没有合适尺寸做球拍的木块了。


        

周樱家里有一副真正的球拍,三九牌的,正反面分别贴了块红色和黑色的胶皮。她之前跟父亲央求了好几次都没同意买,后来许是父亲也认为打球确实能锻炼身体便也就给她买了。本来学校一开始是有两副公用的乒乓球拍的,因为同学们玩球的时候激动起来会用球拍猛烈敲击水泥球台,甚至把球拍投掷向对方。老师看到后规劝了很多次都不听,于是校长就不再允许球拍出借。


        

每逢周六周天,学校一些尤为爱好乒乓球的同学便会找到周樱家叫上她一起翻过围墙溜进学校里面来打球。围墙是用水泥砖砌成的,约摸两米五左右高。他们找来一些长短不一的砖块摞起来站上去,然后踩在围墙上部水泥砖的一处缺损的部位,伸直手臂用力一够,便攀爬上去了。先上去的孩子会跨坐在墙头,然后再把下面的伙伴一把拉上去!


        

村里那几个对沈老师心存爱慕的青年也时常去学校打球,不过通常是在周一到周五的傍晚过去。那时因为父亲经常需要在各个村协助催收公粮,沈老师的父亲又是村里的村长,所以自然也就跟沈老师的父母熟识了。后来听说他们刚毕业考了幼师证的女儿在找工作,就跟大伯母推荐了她。正好那时学校在物色学前班老师,于是她便在父亲的引荐下开始在周樱所在的学校任教了。如此一来二去的,彼此两家就越发熟络起来。在父亲的介绍下,周樱的母亲也跟沈老师一度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沈老师毕竟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平素自己一个人住在空荡的学校多少有些害怕,于是便跟母亲提出让周樱去学校陪她过夜,母亲欣然应允了。那时每天放学后,周樱在家吃过晚饭洗完澡便会来到学校找沈老师,也正是那时,她总能看到三三俩俩的青年在校园的球台一边打球,一边跟沈老师谈笑风生。周樱也会加入打乒乓球的队伍,但总是会被毫不留情地迅速打败下场,而他们每次跟沈老师打的时候,却会打得尤为投入的久。



  http://www.daomutxt.com/txt/27349/47298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