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私家小厨娘 > 父母心与煮挂面
夜间

私家小厨娘

        

张惠几乎是冲到了警局,一进门便看见自家女儿已经麻溜的躲在了警察的身后,一脸畏惧。


        

张惠直接将包向伊芙丢了过去,伊芙见状赶紧逃跑,俩人围着桌子开始了追逐。


        

“妈,我错了,我错了……”伊芙一边跑一边急忙认错。


        

“你错了?你不是告诉我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你去哪里了?你看看你打扮的这个鬼样子!”张惠一想到女儿是因为在酒吧被人调戏未遂进了警局,气便不打一出来,追着女儿跑,就要将女儿拽住打一顿。


        

陶行止和林杨俩人看着这母女俩的“追逐赛”,简直是目瞪口呆,她妈妈这架势,他真没看出来身体不好。


        

张惠还未碰到女儿,就被另一个小警察拦住了。


        

林杨一边拦着一边安慰:“阿姨,有话好好说,您要冷静啊!”


        

伊芙见机立刻缩在陶行止身后,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猫着不敢出来:“警察叔叔,救救孩子吧——”


        

陶行止一手将伊芙拦在身后,一手拦着张惠:“阿姨,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个小混混也已经看守起来了,您别太激动,再说这是警局,在警局打孩子这不好,您回家再好好教育。”


        

陶行止和林杨两人一边拦,一边好言安慰,张惠终于是坐了下来,抚着胸口顺气,如果调戏后面没有“未遂”这两个字,她非得气死不可:“死丫头,你净是不让人省心啊,你要气死我啊?”


        

伊芙坐在一边低着头,她也知道她现在没有发言权。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陶行止给张惠倒了一杯水,又安慰了几句,张惠拉着陶行止,像找到了倾诉对象,滔滔不绝的诉起苦来:“警察同志,你是不知道啊,她从小不让我省心啊!”


        

然后张惠就开始一一举例,小到伊芙婴儿吐奶大到她毕业工作。


        

“小的时候上幼儿园,上课了别的小孩往班里跑,她往外面跑……”


        

“上学之后门门不及格,她弟弟全班第一,她呢,全班倒数第一……”


        

“经常逃课去河边玩,有一次差点淹死她,幸亏被路人救上来,捡回来一条命……”


        

“到最后高考,恶补了俩月,好不容易上了一个大专,还差点因为睡懒觉错过报到……”


        

“上了大学,离了家更野了,常常挂科,谈恋爱不上课,回回期末还得补考……”


        

“好不容易毕业了工作了,我心想,这下总能踏实点了吧,嘿,就因为一句闷得慌,不跟家里商量就私自把工作辞了……”


        

“哎哟!你说我怎么养了这么个闺女呀……真是气死我……警察同志,实在不行,你们把她关几天行了……”


        

陶行止几次想离开都被张惠紧紧拽在身边,只好听她讲述了半个多钟头,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而后,陶行止看向伊芙的眼神,也多了一份恨铁不成钢,这还真是一个“问题孩子”。


        

临了,俩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伊芙拉着陶行止偷偷叫到一边,掏出手机:“警察叔叔,加个好友呗!”


        

“你……你还想干什么?”陶行止不解,都这个时候了,自身难保还要加他微信。


        

“不是的——”伊芙解释:“我这不是看我妈还给您几分面子嘛,怕一会儿我回家我妈打起我来,我到时候给您通个视频,您通过手机教育一下我妈就行了。”


        

“呵,教育你妈妈?我看最该教育的是你!”陶行止虽这样说,但还是拿出手机,加了她好友,又教育她:“下回别再因为这种事进来。”


        

“放心吧,警察叔叔,不会了。”伊芙调皮的一笑。


        

正巧这时张惠射过来一个眼神,伊芙立刻乖乖巧巧的跟在妈妈身后回家去了。


        

伊芙跟在母亲身后,一边走一边回头跟陶行止二人挥手再见,还不忘偷偷冲陶行止比上一个感恩的心,看着队长那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无奈,旁边的林杨很是敬佩,不禁提醒他队长:“这姑娘,不好弄啊!”


        

陶行止听了,摇了摇头,转身回办公室整理案宗了。


        

“呼——终于送走了,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有其母必有其女,她是能哭,她妈妈是能说啊”林杨舒了一口气。


        

“别瞎说,老人儿不都这样嘛!”


        

“队长,您父母也这样吗?”林杨问。


        

陶行止正在写字的手一顿,没有抬头:“我没妈,也没爸,他们去世的时候我才十岁,他们还没到这个年纪。”


        

林杨一怔,他没想到队长竟是这样的家庭,顿时内疚起来:“对不起啊,队长……我,我不知道您……”


        

陶行止抬起头,笑着摆手:“没事,我都快三十的人了,你这些话伤害不了我。”


        

伊芙跟着妈妈回家后,已经半夜两三点了,张惠意外的没有再发脾气,摔门进了卧室,可能也是累了,而后伊大川出来了,倒也没有责怪她,直接往厨房去了,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起来进货了。


        

伊芙也回了房,卸了妆,换了衣裳,倒在自己的大床上。


        

厨房里开了火,清水煮上了挂面,伊大川磕了一个鸡蛋,然后倒入了切好的香肠,烫上三根油麦菜,加入一小勺酱油,一小勺陈醋,再来一小勺猪油,关火出锅,再撒上一把香菜碎。


        

伊大川敲了敲门,端着一碗挂面进来了,满屋飘香。


        

“饿了吧?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伊芙确实是饿了,端起碗就吃了起来。


        

伊大川坐在一旁,看着女儿回忆起往事:“还记得你们小时候,我和你妈四处挣钱就为了开个小餐馆,你和伊齐没人管,你嘴馋,拉着伊齐到厨房煮挂面,结果热汤撒了,烫了他一身,到现在他背上还有个疤痕呢,你妈那时候就老说你淘,没一点姑娘的样子,还老说你俩生错了顺序,他该是哥哥,你该是妹妹。”


        

“怎么不记得,就因为那次,伊齐再不跟我进厨房了,非要我做好了端出来他才敢吃。”


        

她小时候的确很淘,相反伊齐就很乖,很懂事,会讨得父母开心,以至于后来父母对伊齐做的所有事都一百个放心,对她是处处不放心。


        

“你妈嗓门大,脾气不好,她就是太担心你,你虽然大大咧咧,可没一点心眼儿,她生怕你被别人骗,上回你失恋,她就好几晚都没睡好觉”伊大川解释:“所以你别怪她在外人面前不给你留面子,她也不是有心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这句话才是重点。


        

“我知道,爸,我没怪她!”伊芙喝下最后一口汤:“爸,你这煮挂面怎么和别人煮的不一样啊,我学了好久都没学会,酱油,陈醋,香油,明明料是一样的啊?”


        

伊大川笑着收碗:“我的秘方能被你这丫头全学会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我不得留一手吗?”


        

说完,带走了碗筷,合上了门。


        

伊芙刚吃完东西,不好马上睡觉,闹了一宿,也不怎么困,于是开始玩起了手机,看到微信上刚刚加上的联系人,微信名叫守法,伊芙嫌弃了一番,改了备注:警察叔叔。


        

点开了他的头像,是个红色的中国地图。呵,真不愧是人民子弟兵啊!


        

伊芙将他的朋友圈打开,一条一条的仔细翻阅着,除了转发国家大事的新闻,就是遵纪守法的文章,一点也没意思,倒是在这些千篇一律的朋友圈中,偶尔会插一条与朋友聚餐的合影,或者休假时在健身房锻炼的照片,显得尤为珍贵。


        

真是个老气的男人,伊芙心想,难为她厚脸皮的找理由跟他要微信,不过转念一想,这样自律的男人还是挺有魅力的。


        

忽然又想起他拒绝自己请求的冰冷样子,伊芙将手机狠狠往床上一扔,撅起了嘴:“哼,不识趣的老男人。”


        

第二日,派出所那几位警察听说那能哭的姑娘又来了,还带了一个能说的母亲,一个个对陶行止和林杨二人深表同情。


        

“我看那姑娘可能还会来第三回!”有人下了决断。


        

“同感同感,而且我感觉有一有二,不能有三,她如果再来,怕是故意的了,她不会是故意的吧?”有人猜测。


        

“我猜那女孩儿对队长有意思”林杨大胆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刚说完,后脑勺得了一个巴掌。


        

陶行止端着餐盘坐在了他旁边:“瞎说什么呢?”


        

“我没瞎说,昨晚我都看见了,那女孩偷偷摸摸问你要微信呢,走的时候还给您比心,队长,那女孩儿指定看上你了!”林杨抛出“证据”。


        

“是吗?还被要微信了?”


        

“还比心,这就是要表白的节奏啊!”


        

一个桌上另外几位警察也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反正干吃饭也无聊,好不容易来了个“娱乐新闻”解解闷儿。


        

陶行止无奈的解释:“没有,她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就小孩子心性儿,现在不都流行比心嘛,她要我微信,是怕她回家挨她妈妈的打,想用我警察的身份吓吓她妈妈。”


        

“那就不对了,那怎么不问我要微信啊,还是队长有魅力呗!”林杨揶揄着说道。


        

陶行止见解释不成,又坐实一道“罪名”,立刻“发威”:“你小子皮痒痒了是吧?”


        

“队长,要不咱们俩打个赌怎么样?”林杨饶有兴趣的提议。


        

“不赌!”陶行止直接了当的拒绝。


        

“为什么?”


        

“拒绝黄赌毒”陶行止说。


        

林杨愁眉苦脸:“这和黄赌毒都不挨边啊!队长,您不赌是不是怕输啊?”


        

陶行止没说话,他是真不确定,以那小姑娘的德性,就算不是为了他,也保不齐会第三次进来。


        

林杨见队长一脸坚定的不赌,也不再坚持了,扒拉着米饭,又默默加了一句:“反正我觉得她还会来。”



  http://www.daomutxt.com/txt/27380/47394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