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落跑公主哪里逃 > 第十章 蛮横无理
夜间

落跑公主哪里逃

        

“不知夫人打算如何处置我们?”


        

一听茗香如此说,慕白不满的瞪了过去,她这么说不就等同于认罪了吗?再说这女人即将被休,就算她们真的犯了错侯爷也不一定会……


        

“小白!”似是察觉到她的不满之意,茗香正色看向她,说的一字一顿,“剩下的交给我!”


        

看到茗香眼底的那份坚定,不满归不满,慕白还是抿着嘴唇向后退去一步,府邸中,她们不是姐妹却更似姐妹,几年来一直互帮互助,她突然有此行为必不会害她。


        

馥雅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两人竟突然冷静下来了,“你们可是认罪了?”


        

茗香对着馥雅恭恭敬敬的行下一礼,刚刚还不甚慌乱的眼眸此刻清亮无比,一脸的自若笑意,“昨日的确是我们几个在侯爷的空濛苑守夜,不想玲儿突然着急忙慌的跑来,我们怕扰了侯爷休息便没放她进去。”


        

馥雅饶有兴趣的看向茗香,这丫头不似旁人,脑袋极其灵光,能跟她这般神情自若说话的她是第一个,她本以为慕白才是这些人当中的聪明人,没想到她才是,“于是你们便赶走了她?”


        

“并非赶,我们也是好言好语的劝说她离开的。”


        

馥雅看了眼婉玲,“玲儿,是这样吗?”


        

婉玲咬着下唇点点头,“……是!”


        

茗香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玲儿起初并不愿离开,慕白和柔衣便动了手,架着她离开的。” 一秒记住http://m.daomutxt.com


        

馥雅瞳孔微缩,又看了眼婉玲,“玲儿,是这样吗?”


        

婉玲眉宇间隐隐现出丝丝缕缕的疑虑和恨意,“是这样!但是她们……”


        

茗香先她一步说道:“不料雨天路滑,她们三人齐齐摔倒了!”


        

“你胡说!”婉玲咬紧牙关瞪向她,“明明是你们故意让我摔倒的!”


        

茗香忽的掌心翻起,转身将慕白拉到自己身前,抑扬顿挫道:“你敢说慕白当时没有摔倒?”


        

“她是摔倒了,可是她……”


        

“既是摔倒,又怎么会有可是?”


        

婉玲很想为自己辩解一番,却是唇舌打架般喏讷出几个音节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昨日她并没有向馥雅道出所有的实情。


        

这几日她的公主性情大变,府邸的下人多多少少的都收敛了动作,昨天晚上她们确实好言好语的对她了,可那只限于表面,不管她如何央求,她们不仅阻拦了她去见侯爷,竟还强行架起她要赶她走。挣扎间,她们走了没几步便倒了地。


        

雨天路滑是不假,可她们更假,慕白故意倾斜了身子,柔衣跟着假意一个踉跄的绊向她,她这才身形不稳的倒了下去。那两人跟着倒地,不偏不巧的是全都压在了她身上,压下来的同时她们的手背,胳膊肘,膝盖狠狠撞击在她身上,间接性的将她殴打了一顿,打完了竟还一脸笑嘻嘻的向她道歉,态度好的不得了……


        

看着婉玲时不时看向慕白的眼神,隐隐带着难掩的仇恨,馥雅略一沉吟,问道:“既是同时摔倒,为何只有玲儿一人身上有伤?”


        

茗香轻呼一口气,给出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夫人,雨天路滑,本就不易行走,谁又能控制的住摔倒的方向呢?”


        

暗暗庆幸还好昨晚她留了个心眼,让慕白采用背地里使阴招的方式欺凌婉玲。此事一出,若是以往的馥雅,这件事必会不了了之,但若是性情大变后对她们冷眼相向的馥雅,没有证据,她们一样也能安然无事。


        

看到这,不用婉玲再解释什么,馥雅什么都明白了,昨日婉玲并没有告知她所有的真相吧?还以为她跟以前一样在做戏,任由府邸的下人欺凌她们,于是便忍气吞声了吧?


        

馥雅微微一笑,仿佛精疲力尽的斜靠在婉玲身上,她就快要支撑不住了,婉玲赶忙搀住她,“公主。”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但今日不同往日,我的人无故受伤必须有人出来承担后果,不管对与错,今日,我都要你们向她赔罪!”


        

言语间处处透着蛮横,无理,冷酷,霸道的气息。她们巧舌如簧如何,她没有证据又如何,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再说了,以前的她不就是这样一个骄横无理的人嘛!


        

茗香顿时有些愕然,觉得馥雅的语气极其复杂,愣神思索间没了话语。


        

慕白亦是一脸的惊诧,现在的她完全信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当真不是她们所熟知的那个软弱可欺,处处讨好薛侯爷的女人了,“夫人当真要不分青红皂白的罚我们?”


        

馥雅嘴角一个冷笑,“我来这可不是听你们解释的,这一年你们是如何待我们的你们心里清楚,是时候算算总账了。”


        

慕白呼吸都有些不稳了,“夫人怎的如此蛮不讲理?”


        

“蛮不讲理?”馥雅“噗嗤”笑出声来,“靖桑国的六公主蛮横无理,恃宠而骄,早就是天下皆知的事,你是不是真的忘了什么了?”语毕,头一阵眩晕,尽管有婉玲做支撑她还是站立不稳了,呼吸也急促了许多。


        

察觉到她更为滚烫的身子,婉玲着急道:“公主,您没事吧?”看到她红晕的脸颊和额上细密的汗珠,转身就要带她离开。


        

却被馥雅阻止了,“玲儿,你干什么?”她马上就要替她报仇了,她这是要干什么?


        

婉玲眼神凝重道:“公主的身子重要。”


        

馥雅一愣,大力推开她,看到她眼底的担忧,又柔了声,“再等等!”


        

婉玲一惊,忙重新搀扶住她,服了软,“好好好,公主想怎样就怎样!”


        

两人的这一来一往,使得慕白二人有了缓冲的时间,两人都冷静了许多,对视一眼,“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还未等馥雅反应过来,两人便告起了罪,“还请夫人手下留情!”


        

馥雅忍不住惊呼出声,这两人不简单啊。这般聪慧,识时务的下人可不多见,就连长居宫中,见惯了勾心斗角的宦官侍女都未必比得上她们二人。


        

馥雅咧嘴一阵冷笑,但不好意思的是,今日,她无论如何饶不得她们,不止她们,还有她们。馥雅面容冷厉的瞪向依然酣睡的四个人头,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厌弃,悲悯,冷然,还似有傲慢。


        

馥雅动动早已无力的手脚,提起一口气快速冲向二人,“啪啪!~”清脆响亮的两道巴掌声瞬间响彻默惜斋静谧的空间,惊到了慕白,茗香,更是惊醒了其余人等。


        

眼看馥雅歪歪斜斜间要倒了身子,婉玲赶忙跟上她的步子使出浑身力气的撑起了她。


        

“目无主子,欺凌弱小,这每一项罪都足够将你们赶出府了。我要你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领罚五十大板,你们可服气?”



  http://www.daomutxt.com/txt/27416/4750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