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锦上再添华 > 15:玲珑骰子安红豆(二)
夜间

锦上再添华

        

容徵清知她难处,迎上前,轻握其柔夷,淡笑,启唇泠泠:“不碍事,我瞧着这茶楼倒是有意思,我自己逛逛便是。你快去吧。”


        

赵湮馥离去后,容徵清一人自也无性质喝茶,绿翘伴在身侧,行于茶楼之内。


        

翠茗楼大得很,她难得有机会出来转转,权当解闷了。


        

莲步浅浅,与人擦肩而过间,隐有熟悉之感。


        

她黛眉轻蹙,回首,身形约莫就是那人。


        

她拧着眉,暗暗思索。那人怎会出现在此,莫非……想到此,面露喜色,脸颊有些滚烫的红色。


        

看得身侧绿翘奇怪不已,莫非是病了,轻声询问:“小姐,你……”


        

容徵清轻咳了一声,眼神躲闪,岔开话题,道:“绿翘,方才我看见一位熟人,你且先行回府吧。”


        

绿翘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不懂容徵清的少女情怀,懵懵懂懂点了点头,还在奇怪呢。


        

顺男子方才路径,果真在转角天字一号雅间外瞧见他。唇线半挑,缓步而去,唤了一声:“凌白。”


        

男子闻言看去,见是容徵清,一怔,“容小姐怎么在这里?”


        

“自是喝茶。”容徵清失笑,答道。瞥了一眼那天子一号雅间,手心略有些冒汗,紧攥着丝帕,一抹可疑的红晕爬上脸,声音不自在地降低:“殿下在么?”


        

凌白眸光微怔,低垂眼眸,恭声道:“主子在前楼听戏,恐一时半会儿不能来见容小姐了。”


        

容徵清闻言,眸色黯淡下去,踌躇半响,颊稍红,试探其:“我可以进去等他么?”彼,西阙民风虽开放,却也少有同容徵清一般至情至性之女子。不惧世俗目光,不怕流言纷扰。


        

“是。”凌白恭声吐字,不敢多言,推门,请容徵清入,道:“容小姐且请稍候,有需要吩咐属下,属下就侯在门外。”


        

容徵清微微颔首,凌白便阖上门出去了。


        

西阙太子身份尊贵,一贯用的便是最好的,这天字一号雅间倒是不俗。轩敞舒适,里头还有内阁。


        

茶点具以备好,容徵清落座,以壶,附唇浅酌。


        

内阁中,男子修长如玉的手指摩挲白玉茶盏杯壁,狭长的凤眸微眯了眯,淡问:“送与如云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殿下放心,都已备好。”凌青恭声复。


        

内阁外,容徵清黛眉微蹙,回首,目光定落于内阁处,似隐有说话声,方才凌白分明说这雅间之内无人。


        

怎的会有说话声,难不成她幻听了不成?


        

方才,分明听到“如云”二字。


        

如云,郑氏如云。同为烟阳名门,对此名,可谓如雷贯耳。


        

烟阳四名门,二位小姐,秦氏锦华,郑氏如云,才名遍西阙。


        

为一探究竟,她轻轻迈步,靠近过去。


        

“殿下,你当真要娶郑小姐?”凌青明白他与容徵清的关系,皱眉,多嘴问了一句。


        

容徵清来到内阁外,听及此话,当真如晴天霹雳一般。身子一晃,差点摔了下去,羽睫轻轻一颤,神色恍惚。


        

君胤手中茶盏轻缓落掷,淡淡睨了他一眼,反问其:“有何不可?”


        

“那……容小姐呢?”凌青皱眉,试探般问其。自幼在君胤身侧,后,其与容家徵清相识,情投意合,容家小姐温婉体贴,对主一心一意。如此这般,着实委屈了她,故,面露不忍。


        

君胤眸色淡淡,似不以为然,凤眸不透其意:“郑相多疑,几番推脱,唯有本宫娶了他的女儿,真正成为一家人,他才会不留余力地助我。


        

早年,本宫设计相遇徵清,以此得到容少府的支持。而今,既有郑氏一族的势力,自然要从了郑相心意。


        

再者,郑如云师从名师,论才,绝不输……”话到一半,他却止住了口,然,凌青自知他所指何人。


        

“娶了郑如云,对本宫有益无害。至于徵清……待本宫登基之后,会封她为贵妃,予她仅次于郑氏的地位。”君胤阖眸,淡云。


        

闻此,凌青方似懂非懂地微微颔首。


        

容徵清身子晃荡,五指扶墙,紧扣在墙面上,生生划出一道印子来。


        

她的身子瘫跌落地,眸光涣散,羽睫轻颤,眼底似有晶莹之物欲夺眶而出。


        

内阁中,君胤闻窸窣声响,蓦地眯眸,抬眼示意凌青。


        

凌青会意,微微看了眼,点头,闪身,躲至一侧,手中长剑几欲出鞘。


        

剑鞘抵住脖颈,见来人容颜,怔愣,当即收回手,皱眉,“容小姐……”


        

君胤闻言,眸色蓦然一沉,起身,快步而出,蹙眉,眼底掠过寒意,一闪即逝,复而用以温柔调调,缱绻轻唤:“徵清。”


        

如此深情厚谊,与方才提及她时的冷漠无味,仿若二人。


        

他抬手,轻盈温柔,欲抚女子青丝,容徵清连退几步,一滴炙热而晶莹的泪夺眶而出,滴落而下,心口绞痛,拂袖,决绝离去。


        

君胤抬起手,却摸了个空。身前空无一物,落寞无比,手缓缓落下。他望着容徵清离去之地,嘴角噙笑,讥讽万分。


        

凤眸之中,怜惜之色,一闪即逝。


        

彼时,翠茗楼,天字二号雅间之中,淡青色身影飘远皎洁,不似凡人。


        

赵湮馥垂眸望着楼下,容徵清以衣袖捂脸,落荒而逃。


        

她敛了眸光,淡云:“她对太子一往情深,此事,至多也不过令他们关系出现裂缝而已。”


        

“既已撕开了这个口,便迟早有一天会破败。”屋内,香炉升起淡淡青烟,幽香扑鼻,玉指拿捏杯盖撇开茶叶,附唇浅酌,不紧不慢,淡言,


        

赵湮馥不语,继而续望,君胤随后下了茶楼,却是同容徵清对道而走。她眸色懒懒,反问道:“倚玉姐便如此肯定么?容徵清肯,太子……也不会放。”


        

姜倚玉缓放下茶盏,动作缓慢,茶盏落掷之际却不重不响。


        

淡青色倩影翩跹,莲步浅移至赵湮馥身侧,望下,烟阳长街繁华景象尽收眼底。


        

唇畔,云淡风轻笑意依旧,低眉一笑,未有风情,而沉稳澹然,绛唇轻启,呵气如兰:“皇命难为,怕是不行。”


        

赵湮馥听及此言,唇角微勾,笑意更深。



  http://www.daomutxt.com/txt/4503/847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