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凌空段 > 树下初见
夜间

凌空段

        

阳光穿过一层又一层的树荫,淡淡地在地面上撒落了一地光斑,忽明忽暗。看出即将来临的变化,树梢在风中轻轻摆动,沙沙地笑了。


        

一个浅浅喘着粗气的少年,倚在了树下,他擦了擦额角的细汗,看看展开的地图,皱起眉头:“我怎么就听了那老头的胡话一个人跑了出来?姐姐会因此担忧吗?唉,那些事,我应该是早就看透了的,怎么忽然就放不下,想去找那缥缈的希望了?”他有些自嘲地笑笑,阳光撒在他并不错的脸庞上,给他带来一些朝气,却没有照透他眸子里的幽暗。“我只能给我亲近之人带来耻辱,注定就是个废物吗?呵。难道我的未来是由别人决定的?……按我现在的脚程,达到学院至少还有七天。招生是八天后,时间有点紧啊。后面的路可能没有休息的机会了。”


        

树荫外的阳光虽未及毒辣,却也可以说是灼热了。少年心里总有种莫名的感觉,后面的路程恐怕他是走不完的。即使只是淡淡的一丝,他也清楚,这确实存在,哪怕按他的体力不可能会出现这个状态。抬头望那树冠,似乎看到它在眼前剧烈晃动了一下。还是有些热了吗?他这么想着。明明自己也不是很累,但当看到这棵树时,就莫名萌发出想要休息的念头。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牵引着自己,如果他没有选择休息,他就会失去什么。他一时有些发怔,也许是后面他再也不会遇到这样一个可以免费休息的地方了吧?并不充实的钱包似乎给了他理由。


        

突然“噗,噗,噗,哧”几声,随即地面也微微震了一下。可以确定,有东西从树上掉下来了。会是什么呢?会是什么麻烦吗?少年心里有个声音在劝说他不要因为好奇沾惹上麻烦,同时又有一个非常幼稚的声音“可能是只大鸟掉下来了!”好端端的,大鸟从树上掉下来?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会是他的想法,更不敢相信的是自己居然已经站起来向着声源走去。他在心里呼喊了某种植物的名字,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就像个单纯无知的小屁孩。抱有这种想法的他一点也没有其实自己也不过外傅之年的自觉。


        

随即,他看到了一个衣裳凌乱,卷着些树叶,发丝与树枝互相缠绕,像是败花一样的女孩。她的脸蛋通红,闭着的睫毛像蝴蝶般轻轻颤了颤,眉头微皱,无比柔弱与无助。少年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是心中顿时萌生几分怜意,似乎看到了那个被人看不起,只能靠姐姐和家族庇佑的自己。尽管理智叫嚣着“一个好端端从树上掉下来的女孩绝对没那么简单!”,自己却在一步一步地向她靠近,甚至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也许是想给同样弱小的自己一点慰藉,他不想让她经历那些人心险恶,不想用那些阴暗去猜测她。保护她,好像就保护了那个别人眼里弱小的自己一样。


        

欧阳凌迷迷糊糊中睁眼,就看到一个很大很大的树冠,以及一个一身光斑,满眼温柔和小心翼翼的少年。心脏怦怦跳了跳,原谅她一个母胎单身的老阿姨没见过世面。身体发软,没有力气,眼前是朦胧的,看不清楚。“是梦啊,”她独自嚷嚷“城里可没那么大的树。”默了默,她非常自然地想起一个非常顽强的植物,又道:“没想到我难得梦到一次异性居然还是个小屁孩。春梦?单身的我居然已经饥渴到如此地步?连小孩也不放过?!难不成我好这口?”又不知道想了些什么“不可能!我可是根正苗红好青年!我一定是母爱泛滥了,回头就找几个孩子养成的游戏消遣消遣。不过这温柔又纯净的眼睛也太犯规了吧?一个成年人被小屁孩关心什么的,真是天使一般的孩子啊。好儿子!妈妈爱你!”随即又闭上了眼睛。既是因为脑子迷糊得不行,也是觉得不该纠结于梦境,是梦醒过来就行,想要什么再去争取。这眼一闭,就昏昏沉沉,似乎与周围都断绝了联系。欧阳凌最后还在想,嗯,不愧是梦。


        

那少年就看着眼前好像不过五六岁的小妹妹,半梦半醒般地睁开那湿漉漉的眼睛,小嘴里嘀嘀咕咕什么,又闭上了眼,安安静静的。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什么“不放过”“不可能”“好青年”“好儿子”“爱你”。奇奇怪怪,似乎没什么联系,是听错了吧?他猜测着,可能只是求助而已。心里那个声音还在叫嚣着“哪有这么简单?!”自己却一点也听不进去。


        

他承认自己有点奇怪。小心地将女孩抱起,软软的,不过全身滚烫。是发热了吧?他细心地为她捡去身上的枝叶,为她理了理头发和衣裳。一边又自己推测着,可能这女孩一家被追杀了,仇家称说不放过他们,他们不可能逃脱,但是他们后面被一个好青年救了,结果那仇家的好儿子又找上门来,然后她的妈妈把她藏在了树上,并在临别时告诉她:“妈妈爱你。”而她年纪还小,受不了打击,加上天气原因就发烧了。所以她刚才应该是在说自己的经历。心中那个声音又一次提起某个植物的名字:“什么玩意儿?这也可以?”他没有多管,并觉得非常有道理,可能事实就是这样,还认为自己真是太聪明了,不愧是我!


        

“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女孩身上滑落。少年将它拾起,只是手摸就知道绝对是上好的美玉做成的玉佩,能用这样的玉,家里一定不简单。等玉佩映入眼帘时,少年眼皮一跳,险些就要把把怀里的女孩扔在地上。他似乎明白了心里的那个声音,只因为那玉佩上刻着三个字——“欧阳凌”!


        

“欧阳!”欧阳家的人吗?少年心里冒出一股气愤。竟然追到这里来了?是不是想干脆就把自己解决掉好了?以为我多想祸害他家闺女似的,我见都没见过好吗?即使要废物一辈子我也不会勉强别人!可是他家呢?我才刚得到消息就跑上门来放狠话,也不知道是谁有鬼咯。我自己都还没想明白就给我扣一个要强娶良家少女的帽子,还不顾脸面地把我一家上下都羞辱了一遍。还大家族?呸!士可忍孰不可忍!打个几拳都是我克制了的。我都选择离开了还不够清楚吗?我不想娶他家姑娘!现在是恼羞成怒了还是怎么?觉得干脆把自己给解决掉好了?如此不顾情分,撕破脸皮,他家倒也不怕别人诟话!


        

人弱被人欺,他清楚的很!这世界实力才是硬道理。不过现在他独自在外,就凭自己那点三脚猫功夫,欧阳家想把自己解决轻而易举,分明是不给他活路了。可是居然连一个女孩也要利用吗?这时候他已经想不出什么这女孩是与欧阳家有仇这样蒙蔽自己的借口了。那玉佩分明就是女孩的。这恐怕是个圈套,连那老头也是。


        

他应该尽快抽身的,一个突然出现的欧阳家的女孩绝对有问题,她很可能是敌人,不能对敌人心慈手软!可是当怀里的女孩轻轻拉了拉自己衣襟,缩在自己怀里时,看着她像只可怜的小兽一般的样子,他又舍不得了。她也是无辜的吧?这么小能懂什么?与他无仇无怨,不过是被家族利用了。


        

鬼使神差的,他就这么抱着这个有问题的女孩,没有向学院前进,反而折返回刚才路过的客栈。这么热一定要处理一下的,不然会烧坏的。


        

他承认他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反正扔下这个女孩又不能改变什么,不如帮帮她。他经历过被抛弃和无助,知道那有多难受,但他至少还有姐姐,她呢?少年从心底里不希望她也经历磨难。



  http://www.daomutxt.com/txt/4558/7107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