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我师弟万般刚健 > 第十九章 君子远庖厨
夜间

我师弟万般刚健

        

第十九章君子远庖厨


        

将一切准备妥当,张阳就走向了厨房。


        

“你准备下厨?”庞慧突然问道。


        

张阳挺住了脚步,他不明白庞慧这是闹的哪一出,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可知君子远庖厨这句话?”


        

所谓君子远庖厨,出自战国时期的《孟子》的《梁惠王章句上》中,是孟子劝诫齐宣王实行仁术。


        

只不过后世之人断章取义,最后就变成了君子需要远离厨房。


        

“听过!”张阳点了点头,对于这种糟粕他根本不屑一顾,道:“你觉得孟圣说这话的时候是什么意思?”


        

“可是......”


        

张阳笑了笑,道:“没什么可是的。孟圣他老人家当时不过是希望齐宣王行仁政罢了,庖者,庖丁也!庖丁者何人?屠夫也!远离庖厨其实就是远离杀生的意思。可是你看看,后世的读书人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就拿这句话来说事儿,难道你以为不下庖厨就称的上君子了?


        

那些人反反复复只会拾人牙慧,左一句孔子云,右一句孟子曰,满口仁义道德干的全是一摊子龌龊事。孔圣云,有教无类。可是纵观史书,上至商周,下至前朝那些所谓的读书人当真就做到了有教无类了吗?还不是固步自珍把文化当成了他们传承家族的工具。


        

咱们就拿前朝来说,隋炀帝当真就真如史书所言的那本昏庸无道,好大喜功,纵欲美色?我看就不见得!”


        

无论是地球还是在平行世界,官方上对于隋炀帝几乎都呈清一色的昏君描写。


        

但是事实上如果仔细研究史书就不难发现,并非如此。


        

隋炀帝自幼便聪慧过人,更有大儒李钢为师从小细心教授,之后更是文华斐然、足智多谋,更是以弱弟之身荣登大宝。


        

这样的人会是傻蛋?会是昏君?


        

说实话,就算是用脚指头想都没人会信。


        

再说他纵欲美色,隋炀帝有多少嫔妃?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通通都是浮云。


        

至少就美色二字而言比起伟大的当代人王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作为一名君王,特别是在古代,隋炀帝还真算不上纵欲美色。


        

至于昏庸无道,三征高丽,不顾民怨修筑大运河更是扯淡。


        

在隋炀帝登基之时国内八大柱国加上各地世家早已经形成了以关拢集团为核心的门阀。这些人一手拿着论语把持朝政,一手拿着长剑拥兵自重。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广为何不三征高丽,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战败来消耗掉世家门阀手里的武功?


        

至少站在帝王的角度杨广并没有错。


        

而大运河却是功盖千秋,利在万代。


        

江南之所以能够成为鱼米之乡,大运河功不可没。


        

就算是泱泱大唐之所以能够在战火中迅速恢复元气靠的不正是大运河的余荫吗?


        

所以历史这东西其实就是一个笑话,由胜利者任意描绘的话本,仅此而已。


        

张阳不想说的太多,一说下去恐怕就有欺君之罪,拿着一应物什就进了厨房。


        

庞人踩一直默默的注视着院落间发生的一切,张阳的思想很对他的胃口。


        

特别是有些时候师徒二人坐而论道的时候每次都有惊人之言论,即便是他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张阳炒菜很快,不大一会儿一盘香喷喷的豆芽菜就出锅了。


        

然而庞慧还一只站在外面纠结着君子远庖厨这句话一直念念不忘。


        

不可否认,今天这个骗子师弟给她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如果说上次三字经开篇的修改让她感觉张阳眼前一亮,那么今天的所作所为就让她耳目一新了。


        

想要颠覆大多数人的思想并没有那么简单,她爷爷身为堂堂大儒想要发声也是被无数读书人打压。


        

这其中又何尝不是一种思维固化的体现?


        

庞慧有些奇怪,究竟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才能生出师弟这样的怪胎来?


        

“恩师,师姐,你们来尝尝,这就是我准备卖的豆芽菜!”


        

张阳自然没有那么多纠结,端着豆芽菜就来到了正堂,将豆芽菜放在了桌案上对庞人踩恭敬道:“恩师,这豆芽菜鲜嫩多汁,加上姜蒜爆炒清脆爽口,最适合佐酒!”


        

他一边说着,接过庞慧拿过来的酒杯给庞人踩满上后继续道:“秋实冬藏,万物凋零。一到冬日天气严寒,地里难有新菜,这豆芽菜不惧环境四季可生,如此也算多了一样新菜!”


        

庞人踩拿起筷子夹了几根放进嘴里轻轻咀嚼。


        

顿时,一股淡淡的清香便传入了口中。


        

那清脆爽朗的味道顿时让他食欲大动。


        

他如今依然到了花甲之年,口齿老旧,平日里菜食往往都是以清淡为佳。时令时分倒也还好,可一到冬天就遭了罪,如今品尝起豆芽来不由得让他流连忘返。


        

对于他来说,当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


        

浅尝即止后,庞人踩又抿了一口酒,笑着朝张阳道:“是个好东西,如果以此为业倒也足够养家。不过张阳,商贾之事你却莫要纠葛太深,有道是奸商奸商无奸不商。在我朝士农工商,商字排在最末,你想要入仕却万万不可与之纠葛太深以免影响了你的清名。”


        

自古以来在儒家的观点里商人本性贪婪,私德有亏,所以即便是腰缠万贯论社会地位来说也是极其低下。


        

甚至在科举中就有这么一条,商贾之子不得科举。


        

不过事实上有钱读书的人家哪一家又没有点生意?


        

无非是挂靠在亲戚、朋友处罢了。


        

这也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无人点破而已。


        

庞人踩的提醒也让张阳醒悟,想要科举入仕这豆芽菜的生意还真不适合由张家牵头。


        

“多谢恩施指点!”张阳赶忙拜谢。


        

庞人踩又道:“原本我以为你不过是初识文墨,就这段时间来看你的文华已然不低,明年春闱不知你可有打算?”


        

说到春闱,其实就是指来年人王的恩科,张阳当然当仁不让,当下道:“学生自然想去参考,只不过学生的字有些丑陋在家练习数日功力也未见增长!”


        

这也是张阳的短板。


        

作为一个后世之人,最先接触的是钢笔,之后就习惯成了电脑,就算是上过书法班论书法而言张阳的水平也只能算能看而已。


        

古人讲究的字如其人,一篇文章再如何秀丽,可若是满篇鬼画桃符主考也不会录用。


        

所以张阳这段时间一有空便苦练书法,然而进展却不大。


        

“无妨,无妨!”庞人踩哈哈一笑,随即便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字帖来递到了张阳跟前道:“现如今距离县试尚有三月有余,这本字帖乃是当朝右相杜公如晦手书,你拿回去好生临摹届时定有收获!”


        

张阳顿时喜出望外,伸手便要去接字帖,然而就在他双手接住字帖后不仅手下一沉,差点儿将字帖落在地上。


        

这小小的一本字帖竟然重达百斤!!!



  http://www.daomutxt.com/txt/4808/7330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