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血魔霸天下 > 0137 最黑暗的时刻
夜间

血魔霸天下

        

奴嫣的一声怒吼,不仅仅是沐寒雨当场愣了,就是一直拉着沐寒雨的落尘也愣了,她不知道现在这种胶着的场面,单单一个毫无功力的沐寒雨能够如何解得这错综复杂的局面。


        

沐亦轩听了,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掉落地上,吃惊的看着奴嫣,喃喃的问道:“难道,那天夜里你说的都是真的?”


        

奴嫣不知道当夜沐亦轩听到了自己和楚无痕火凤凰所说的话,但是此时此刻,看到沐亦轩已经放开了火凤凰,心头不由的一松,暗自叹了一口气,连忙抽身跃到火凤凰前面,查看火凤凰的伤势。


        

火凤凰丝毫表情都没有,而是古怪的看着沐亦轩,冷冷的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沐亦轩没有回应火凤凰,而是吃惊而且有些不相信似的看着奴嫣,想要得到最为真实的答案。


        

可是,奴嫣却痛苦的摇着头,看着已经心死的火凤凰,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沐亦轩和沐寒雨几乎是同时拉扯着奴嫣,焦急的问道:“告诉我,为什么只有姐姐沐寒雨能够解此困局?”


        

奴嫣拉着火凤凰冰凉的小手,转而看着可怜的沐寒雨,喃喃的说到:“何苦呢?你这是又何苦呢?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爱上他,如果你能放手,何必会有如此的痛苦?”


        

奴嫣感叹沐寒雨的情景,也在感叹自己对楚无痕的一厢情愿,惹得今生会有火凤凰这一个苦命的孩子。


        

可是沐寒雨此时早已听不进去奴嫣的规劝,只是焦急的问道:“告诉我,怎样才能解救楚无痕。”


        

奴嫣只觉得刚才那一冲动,对于沐寒雨来说太过残忍,就好像自己一样,这样的爱,太过沉重。


        

奴嫣后悔刚才情急之下的那一句话语。


        

但是火凤凰却冷冷的看着沐寒雨,语气就想是从冰窖里面冒出来的一般,说到:“只要你死,他才能活。”


        

火凤凰说完,奴嫣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不愿意再看到沐寒雨这个可怜的人为了爱,再一次的脱胎换骨,进入毒咒而轮回。


        

这是最伤人的毒咒。


        

然则,心死的火凤凰,眼看着老婆婆已经石化,父王置于自己生死于度外,一向本就不满意自己的哥哥此时竟然要逼死自己,而时常与奴嫣没大没小的行事说话,此时竟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来的太过猛烈,让她的心境再也难以忍受,她现在只想知道,眼前还有爱吗?


        

沐寒雨敢于为了楚无痕而死一回吗?


        

沐寒雨不知道火凤凰是什么意思,睁大眼睛吃惊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死,无痕才能活?”


        

火凤凰冷冷的说到:“拜我生母所赐,她在楚无痕的心境里种植了一颗最为毒辣的花,名字叫彼岸花,花开叶落,叶生花谢,而洛倾颜恰恰以此为据,为你们两人设下了最为毒辣的毒咒,便是九死一生,只有你死去,楚无痕才能增进功力,击退眼前敌人,否则,楚无痕今日能够逃脱,也难以 摆脱他作为一个魔主的悲惨宿命,定然要被这道貌岸然的所有修炼者视为异族而杀死他。沐寒雨,你愿意为他而死吗?”


        

火凤凰此时咬牙切齿的说到,睁着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沐寒雨,在静等沐寒雨的回答。


        

这一边,只听得沐亦轩疯狂喊道:“不,这不是真的。”


        

落尘和白笙歌也齐齐赶来,他们似乎也不太相信火凤凰的话语。


        

但是,沐寒雨看到身后的楚无痕已经在弑天的笼罩之下,身形慢慢的萎缩,似乎身体之内的功力慢慢的被弑天一点一点的吸收,反而弑天依然成了一代魔主一般,居高临下的可以吸食别人的功力。


        

沐寒雨凄楚的一笑,对着火凤凰反问道:“如果这是真的,我愿意。”


        

“不要,火公主毕竟是弑天的女儿,她怎能 帮助你?”落尘冷静的分析到。


        

但是沐亦轩却摇了摇头,看着奴嫣问道:“你快说这不是真的,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


        

但是奴嫣摇了摇头,说到:“这是真的,就是真的。”


        

奴嫣的神情,难过,后悔,表明火凤凰所说的的确千真万确,一点都不容怀疑。


        

沐亦轩真的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姐姐在自己面前消失,姐姐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再也不能让姐姐再次死去,他必须要为姐姐和无痕哥哥做点什么,哪怕自己赴死,也不愿让姐姐沐寒雨去死。


        

于是,没有等到姐姐沐寒雨有所表示,俯身拾起地上的长剑,大吼一声:“日月水诀!”


        

只见一团寒气顿生,微弱而渺小,但是携带着凌厉无比的速度,直朝火王弑天袭来。


        

白笙歌离得沐亦轩最近,见沐亦轩不顾生死,上前缠打,如此一个功力平平的兄弟,都能如此,何况自己功力比及沐亦轩还要高一些,眼前之人都是落尘的亲人,自己怎能袖手旁观。


        

于是,携带者家仇国恨,更有对沐亦轩等人所爆发出来的这股英气,而啪的一声,打开纸扇,和沐亦轩一同,忽的加入战团。


        

弑龙弑虎弑雀弑武早已注意这边的情况,见沐亦轩和白笙歌来搅局,不由得冷笑一声,轻蔑的用神器一挡,将两人阻拦下,立即将两人围困在中间,作势就要杀死两人。


        

落尘见状,不由得暗叹此战定然全盘皆输,然则即使是这样,何不来个痛快:既然是两族只见公主对决,那么,就让这一场对决来的更为猛烈一些吧。


        

于是,落尘公主手持红菱,冷冷的对着火凤凰喊道:“火公主,你我之间的约定,今日就此了结吧。”


        

说罢,红菱一抖,漫天飞舞,顿时眼花缭乱,火凤凰却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红菱,轻轻地一笑,暗红色眼睛一闭,流下一颗眼泪,静等着落尘的红菱将自己绞死。


        

奴嫣看的心头大骇,手指连忙弹出几道寒气,堪堪将落尘击退,便连忙将火凤凰退出去,对着火凤凰喊道:“你怎么不躲啊!”


        

火凤凰身形站稳,凄楚的一笑,却对着沐寒雨说道:“原来这世道,竟然是如此情薄,我生何欢,死亦何欢?”


        

沐寒雨从梦中醒来,想起了过往种种,猛然间想起,在黑水族的万人坑旁,当水玄子将自己抛下悬崖之时,想起依偎在楚无痕怀中,楚无痕那绝望的眼神,心中陡然间一动,那一刻,是自己最为幸福的时刻,虽然将死,也是死在自己爱的人怀中。


        

沐寒雨没有理会火凤凰,而是缓缓的回过头来,看着渐渐已经失去抗争的楚无痕,心中的痛一点一点的在敲打,周围,除却楚无痕和火王弑天之外,还有弑龙弑虎弑雀弑武与沐亦轩白笙歌缠打,更有公主落尘与气急败坏的奴嫣扭打在一起。


        

若是这一切,自己一死,能够将眼前的所有纷争解脱,自己死一回,又有何妨?


        

沐寒雨突然笑了,笑着像是对自己说,也想是对火凤凰说,更是想对楚无痕说:“这世间,本就没有彼岸花,那是一个心魔,只要越过心魔,天地之间,就是晴空万里!”


        

在火凤凰惊叹惊讶和不相信的眼神中,沐寒雨握剑,剑置于脖颈之上,寒光一闪,鲜血喷涌,沐寒雨当场气绝身亡,香消玉损。


        

顿时间,时空一下子凝结,万物不做,时间不动。


        

只有公主落尘见状,大吼一声,气的凤眼圆睁,只恨眼前的奴嫣胡言乱语,毁了沐姐姐今生一生时日。


        

奴嫣见状,几下摆脱落尘的纠缠,一跃飞到沐寒雨身边,伸手挽住即将落入泥土之中的沐寒雨,不由得两行清泪落下,只叹道:“何苦,你这是何苦?一次又一次,在我心中划下伤痕?”


        

说罢,回头爱怜的看了一眼火凤凰,径直抱起沐寒雨,一个飞纵,隐入魔幻海,魔幻海顿时风平浪静,水波不兴。


        

沐亦轩见状,发了疯似的狂舞长剑,大声喊道:“还我姐姐,还我姐姐,还我姐姐……”


        

声音凄惨。


        

眼看场中局势仍然是敌强我弱,落尘真的不敢相信,沐寒雨这一死,就能力挽狂澜,只气的凤眼圆睁,柳眉倒竖,红菱不由分说朝火凤凰扑来。


        

火凤凰早已看出身后的万人坑已经沦陷,整座山岚颤抖如筛糠,几近要被摧毁:这不是因为父王弑天的功力所致,父王弑天的功力远远不能将这绵延几十里高耸入云的大山一口气毁灭,他的功力还达不到,就是凫傒这样的功力,或许能够,再有奴嫣,也需要费一番心血才能撼动。


        

而如今,整座万人坑却要倒塌,下陷,这真的是因为沐寒雨的这一死所致?


        

火凤凰接连跳跃,甩开落尘,就想知道沐寒雨这一死,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


        

此时,山岳震颤,大地抖动,人影不稳,日月变色,雷电交加,更有刚才还晴空万里,瞬间便乌云聚集,大有笼罩四野八荒之势。


        

狂风骤起,卷起飞沙走石,要将这世间掩埋于沙石之下。


        

轰隆隆一声巨响,万人坑这座巨大的山岚竟然从中央一劈两半,随着巨大的响声之后,一道紫色闪电从山谷中间瞬间发出,耀眼而灼烧的紫光脱颖而出,一个虎头豹尾的小怪兽凌空而起,发出阵阵怪叫,叫声怪异,让人不寒而栗。


        

火凤凰看见了,从小听得父王说过,这个万人坑,供奉的是某个大神的魂魄,经过万年的压抑,早已化作魔道怪兽,此时看来,难不成就是这个小小的怪物不成?


        

想到这里,飞身而上就要捕捉血玲珑。


        

公主落尘眼明手快,只要是火凤凰想要得到的,她就要必须阻止,今沐寒雨刚死,万人坑就生出异象,若是奴嫣所说不假,定然就是能解眼前困局的神兽出现,如今火凤凰想要独吞,哪能容得她放肆。


        

于是,红菱随着火凤凰身影而上,就要卷住火凤凰双脚,气的火凤凰不得不分身对付落尘。


        

就在这时,弑龙弑虎弑雀弑武也已经看见血玲珑冲天而起,四个兄弟对视一眼,谁也不敢落后,纷纷抽出身来,几个飞跃,就要上天捉拿血玲珑为我所用。


        

可是,血玲珑毕竟是神灵之物,岂是他们能够捕捉的到的?


        

四个人飞身而上之时,血玲珑早已躲开,但是落尘不知道血玲珑早已看见宿主,生怕四员护法将血玲珑夺走,不惜飞身上前,堪堪用自己身体将四员护法阻挡。


        

弑龙弑虎弑雀弑武,四人个人的功力,非同寻常,就是功力最弱的弑武,公主落尘都难以抵挡的住,何况四人练手,且对血玲珑志在必得,这一阻挡,直将公主落尘撞得昏天黑地,如同落线的风筝一样,飘飘悠悠,朝远处飞去。


        

火凤凰真的难以想到,沐寒雨为了楚无痕,敢自刎以救。而落尘,为了哥哥,竟然不惜生命,以自己娇躯,挡四员虎将,只看得火凤凰心头五味杂陈,不由得不由自主的身影随着落尘而去,半空中接住落尘,将落尘放到地上,便朝白笙歌大喊道:“快来救人,还在那儿愣着干嘛?”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白笙歌还在傻傻的看着落尘飘落,如今被火凤凰怒斥一句,这才明白过来,和沐亦轩一同赶过来,走近一看,落尘眼睛紧闭,七窍流血,奄奄一息,气若游丝,几近已死。


        

白笙歌顾不得伤悲,连忙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含在自己口中,待完全融化,便撬开落尘的红唇,口对口,将丹药顺势灌入落尘体内,继而,怀中掏出近百根银针,飞舞一般,在落尘身上连下近百根银针,手法娴熟,只看得沐亦轩和火凤凰目瞪口呆。


        

待银针下完,白笙歌伸手运抵落尘头顶,大呼一声:“起!”


        

只见手心之处,顿生丝丝雾气,一寸一寸直落入落尘头顶,沐亦轩和火凤凰都能听到嘶嘶之声,不由紧张的看着白笙歌。


        

就在这时,弑龙弑虎弑雀弑武早已追逐着血玲珑,在天际上飞舞,血玲珑甚是狡猾,四员虎将无论如何也难以捕捉,就在这时,只见火王弑天一声怒吼,放开楚无痕,飞身而上,反手就是一抓,就要将血玲珑抓入手中!



  http://www.daomutxt.com/txt/49/108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