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天后身后的男人 > 第四章 今昔
夜间

天后身后的男人

        

翌日。


        

陪外公外婆吃过早饭,送两位老人去了机场,回来之后柳鼎元没忙其他,拿起了一本《名人传》。


        

不知不觉间东升红日渐渐西坠,晚霞落洒,将屋外的街道与街边的绿化树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扫了眼墙壁上挂钟,才发现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


        

刚想着干脆就不去了,一阵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


        

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就响起了林卿曼的咆哮声:“柳鼎元,你干嘛呢,怎么还没来?”


        

“马上,快了,二十分钟准到。”


        

到底是参加聚会,柳鼎元冲了个凉,换了一身几年难得穿一次的正装。


        

七八月的燕京热的吓人,蒸腾的热气环绕四周,像似置身于蒸笼之中。


        

十几分钟的路程,柳鼎元上半身湿透了。


        

天香阁,在燕京都算排的上号的会所,集餐饮休闲娱乐为一体,地处燕京三环的黄金地带,周围异常豪华,从停车场的各种高档轿车就能看出来消费主体,就连露天的停车场都是五六十万起步。


        

大学毕业三年,其实很多同学算不上事业有成,这样的聚会地点,柳鼎元觉得很好,反正吃白食嘛。


        

如果要AA,这种地方就显得有些浮躁了。


        

“元爷。”


        

一个长相清秀带着金丝框眼睛的青年瞧见了柳鼎元,脸上带着笑容迎了上来:“向来守时的元爷也有迟到的一天,难得。”


        

高中毕业之后,班上百分之九十的同学都选择了燕京。


        

不过、在燕京七年,与柳鼎元打过照面的人真不多,若非那熟悉的笑容,柳鼎元真认不出来。


        

开口的青年叫王涛,高中最活跃的同学,接人待物滴水不漏,高中时期家长会,历来是他出面接待,据说现在自己创业,资产相当不菲。


        

“可别叫爷,高中时期叫着玩儿还行,现在还是算了,让人听见还不得笑掉大牙。”


        

“那叫柳老板?”


        

“柳老板还行,虽说不能跟你们比,我大大小小也是个小老板,倒是符合身份。”


        

也不介意柳鼎元湿透的衬衫,王涛一巴掌搂过柳鼎元的肩膀,笑道:“叫元爷怎么了,高中的时候都叫了三年。”


        

“在等人吧,我自己先上去了,不用招呼我。”


        

来之前不清楚这次同学会是谁发起的,现在柳鼎元大概知道了。


        

显然是王涛发起的,而且他在等人,否则不会发现刚到的自己。


        

他等的人柳鼎元都能猜到一二,不是周元就是王成文,毕竟能让他在天香阁前专门迎接的人不多,在燕京就那么两个,其实并不难猜。


        

“我也不跟你客套,三楼第一个包间。”


        

大学都毕业三年多了,大家都是二十五六的成年人,有几位同学已经结婚了,当了妈妈,吵吵闹闹的包间里,抱着孩子哄的就有两三位。


        

“大家好啊,一别多年别来无恙。”


        

大多数已经有六七年没见,六七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年的意气风发、凌云壮志已经被时间打磨的快要消失了,高中时期的棱棱角角也被磨平了。


        

生活归于平淡,当年的骄子们渐渐趋于平凡。


        

梦想、理想已经远去,绝大多数人渐渐清醒,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在座这么多人,就你离这里最近,你敢不敢在晚一点。”林卿曼大大咧咧的拉着柳鼎元走到了少数十来人聚集的身边。


        

稍微有点眼色都知道,这少数的十来人不是事业有成的,就是家里有些背景的人。


        

“当然晚了,柳大老板走路过来的,能不晚吗?”


        

作为有背景的王成文自然是属于小圈子中的人物,而且还是属于那种小圈子中顶尖的人物。


        

此话一出,原本比较热闹的场面有些冷场。


        

在场的都是高中同学,谁还能不知道当年高中时期王成文和柳鼎元之间的那点恩怨。


        

“走路来的?文哥,你别开玩笑了,堂堂高考状元燕大毕业生,怎么可能没个代步车。”


        

“我来的路上正好瞧见了柳状元一路走来。”


        

王成文呵呵笑道。


        

“王总,今天同学聚会,能不能少说两句。”


        

林卿曼很平静,看不出喜怒。


        

“给林大美女一个面子,我不说了,不说了,走路也是倡导绿色出行嘛,柳状元就是比咱们这些人有觉悟。”


        

在包间的其他同学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不由得转过了目光,不过柳鼎元无所谓的笑了笑,依旧笑眯眯的模样,一句话也没说。


        

林卿曼看了柳鼎元一眼,主动与女同学聊起了女人热衷的话题,化妆品、妆容打扮。


        

其他人聊起了事业,聊起了高中的糗事,笑声不断,刚才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不过,有几个同学的神情变了,从刚见到柳鼎元热情又不失客气的神情,变得平淡,甚至有一丝的鄙夷和冷漠。


        

没有人在提起柳鼎元,展开的话题几乎全是围绕王成文的。


        

柳鼎元在高中时期是邕城一中的风云人物不假,但毕竟是过去式,在大家走出校园之后,当初的风云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事业是否有成才是关键。


        

柳鼎元不在意,笑眯眯的走到了另一些同学身边,习惯性的用手在腰间擦了擦,看着一个抱孩子的女同学笑道:“我能抱抱吗?”


        

“当然可以了,也让我们家孩子沾沾你这位大状元的文气。”


        

叫陈清的女同学不在意的把闺女递给了柳鼎元,就像递包裹一样。


        

见柳鼎元笑呵呵的逗弄着自家闺女,略显拘谨的她倒是放开了,和柳鼎元聊起了育儿经。


        

半个小时后,包间门被再一次被打开了,王涛领着周元和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不管混得好还是混的差,几乎所有同学都站了起来,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敏爷,你这个大歌星来晚了,等会儿自罚三杯。”王成文热情的朝周元身边的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三杯那都不叫事儿。”


        

“敏爷还是那么霸气。”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边吃边聊。”王涛很有眼色,岔开两人之间的谈话,招呼着同学落座。


        

来了二十几位同学,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两桌,柳鼎元没去周元和王成文他们那桌凑热闹,抱着孩子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另一桌,坐在了陈清身边。


        

没有刻意的让某位事业有成的同学讲话,作为聚会的发起人,王涛就说了一句大家吃好喝好,就没说其他的了。


        

“柳鼎元,你厉害啊,一年多没见,孩子都有了。”敏爷端着酒杯走到了柳鼎元身后,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


        

“你别乱说,孩子是人陈清的。”柳鼎元连忙解释道。


        

“我就说嘛,傻瓜也看不上你这么个抠门的家伙。”


        

“呵呵。”


        

抱着孩子,柳鼎元没喝酒,喝了口果汁意思了一下,应付走了敏爷。


        

敏爷刚走,周元端着酒杯过来了:“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怎么感谢我?”


        

“她怎么和你一起来了,不是在魔都么?”


        

“敏爷和我们酷乐有个合作,昨天刚到燕京谈合约,顺便开两场明星秀,所以我就叫她一起来了,以解你相思之苦,哥们儿对你好吧,什么时候给哥再出两个主意?”


        

“有时间再说。”


        

“谢了啊。”周元直起腰身,端着酒杯笑道:“同学们吃好喝好啊。”


        

“柳班长,你还念着敏爷呢,这都快十年了吧。”陈清笑着从柳鼎元怀中抱过了女儿。


        

柳鼎元的老脸有些发烫,强自辩解道:“什么十年,哪有十年,就算从高三算起也就七八年而已。”


        

“得了吧,高一的时候大家就瞧出来了,你厉害啊,高一就开始哈哈啦了。”


        

“瞧出什么来了?”王涛不知何时站到了柳鼎元身后。


        

“没事少打听。”


        

“就元爷你那点破事,我还用打听?走一个。”


        

“那就走一个。”


        

另一桌的人很少往柳鼎元这桌来,倒是有不少的同学往另一桌去,围在酒桌前,连连敬酒。


        

小圈子的男男女女谈论起了自己的事业,在嘈杂的环境中,他们的谈话依然清晰。


        

不是说自己成了某某部门的主管,就是说自己丈夫是某某企业的高管,还有说要介绍工作的。


        

或许心中愁苦,也或许受到另一桌感染,柳鼎元这一桌也有人谈论起了事业。


        

不过大多都是埋怨命运不公,责备自己的老板苛刻,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工资越来越少,生活过的并不如意。


        

柳鼎元看着周围人生百态,诧异的看了一眼身边没怎么说话的陈清。


        

来聚会的同学,柳鼎元观察过,哪怕抱怨自己过的并不如意的同学估计都没有旁边这个女同学的日子艰苦。


        

衣着或许看不出来,毕竟来参加一次同学聚会,打扮一番必不可少。


        

但是,一个人皮肤和神采是骗不了人的。


        

陈清的手很粗糙,脸色有些黝黑,孩子的衣服其实也不怎么合身,显然是常年劳作、家庭拮据。


        

柳鼎元喝了口酒,突然觉得所谓的同学聚会没意思。


        

回首往昔,那简单而纯粹的学生时代很美好,可惜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http://www.daomutxt.com/txt/832/76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