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天后身后的男人 > 第三十八章 传家宝
夜间

天后身后的男人

        

今年是侄媳妇头一年上门,可伶兮兮的认了错不说,而且还有父母跟着。


        

再说点什么,好像陈家人当着人家父母的面欺负侄媳妇一般。


        

一般人肯定也就点到即止了,说不得还得安慰一下侄媳妇。


        

不过,陈兰芝是一般人么,当着那么多小辈的面子,连自己亲大哥也不给一点面子,侄媳妇算什么。


        

关键,在她看来,侄儿被网友骂,侄媳妇也有错。


        

要知道,她知道侄儿被骂后,特意去网上看过。


        

家里的小子也摇头说,二嫂不行啊,那么多人骂二哥,连替二哥打抱不平的微博都没发几条,也就只有刚结婚哪会儿发了两条微博说老公不是吃软饭的。


        

所以,陈兰芝冷着脸:“当然有你的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他身上······”


        

“我孙子有什么错?”


        

突然的一句,打断了陈兰芝的话。


        

老爷子和老太太从二楼下来,老爷子瞪着小女儿:“在楼上就听到你们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是在公司呢,自己连鼎元的本事都没有,还有脸骂人,放在二十年前,老子踹不死你们。”


        

二叔和三叔对视一眼,笑道:“爸,我们可没骂景清。”


        

“少给老子打官腔,老子这些年接触的官少了,你们说的话比骂人还特么难听,戳人心窝子,你们兄弟以为老子在楼上没听见。”


        

身为院士,老爷子接触的官员是真不少,说这句话二叔三叔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当然,也不敢反驳。


        

不过,陈兰芝可是个例外。


        

“爸,本来······”


        

“兰芝,你少说两句。”


        

老太太开口了。


        

按理说,男孩子更喜欢母亲一些,女孩子总喜欢父亲多一些,但是陈兰芝却偏偏和母亲亲近一些。


        

再加上,小姑父也说了一句,她只好走到老公身边坐下了。


        

小姑父王文是医生,很普通的医生,在燕京每个月领着万来块的工资,如果看挣钱多少,他每年的工资大概也就够小姑的一个包钱。


        

包,还得是小姑随意买的一个包。


        

按理说,在这样家庭,女人总是强势的一方,男人难免要弱一些。


        

但是,小姑父是一个温文儒雅的人,小姑又是一个特别懂得经营婚姻的人,两人的夫妻关系是陈家四兄妹里最好的。


        

结婚快二十年了,感情依旧像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一样,在小姑父面前,小姑才会像个小女人一样。


        

用夫妻两的话说,在爱情里没有绝对的谁听谁的,不论对错。


        

老爷子和老太太带着慈祥的笑容走到安慰妻子的柳鼎元身边,老太太笑呵呵戳了下他脑袋,朝汪爸汪妈伸出了手:“亲家见笑了,每年都会闹腾一两次才罢休,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亲家,请坐。”老爷子笑呵呵的招呼着。


        

此时,汪爸汪妈才感觉到一点过年该有的气氛,刚刚哪会儿那是要过年啊,说是要打仗还差不多。


        

众人落座,老太太从兜里摸出一个盒子,朝汪晓敏招了招手。


        

她走到近前,带着泣声叫了声奶奶,老太太狠狠的瞪了眼装无辜的小女儿。


        

奶奶打开盒子,拿出一个玉手镯,给她戴上,拍着她的脑袋,笑道:“人老忘性大,你和鼎元结婚的时候,我把这镯子给忘了,你不会怪我这个做奶奶的吧!”


        

“不会。”


        

老太太愣了一下,微笑道:“是个好姑娘。”


        

“确实是个好丫头,和清丫头一样好,就是不怎么会说话。”


        

老爷子附和,转头看着柳鼎元,笑道:“你小子找了个好姑娘,有福气。”


        

“那必须的。”


        

瞧着柳鼎元那贱样儿,众人哈哈大笑,之前的一点不快在笑声中消失了。


        

······


        

陈家,历来比较传统。


        

不知道从哪一辈开始的,陈家人过年,所有过年该准备的东西都由自己动手,至少在老宅这边是这样的。


        

二叔和三叔是从政的,写得一手好字,像似写春联这种事,历来是三叔和二叔做。


        

写好后,小辈们张贴。


        

不过张贴春联这些事,从来不会让女人们来做,女人一般都是在厨房,至于不会厨艺的女人当然是聊天了。


        

比如陈兰芝,从来不进厨房的人,只知道吃。


        

往年一个人吃,今年拉住了准备去厨房帮忙的汪妈,亲家是客,让人去厨房帮忙,还要不要礼数了。


        

两人在大厅聊着女人们都爱的话题,化妆打扮。


        

好在,汪妈前几年一直跟着女儿,在娱乐圈也算混了几年,不说见多识广,也有见识。


        

而陈兰芝又是个成功的商业女性,察言观色、人际交往的本事不缺,总能在适当的时间不留痕迹的转换话题。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融洽。


        

当然,汪爸也没有被冷落,有老头子陪着下棋。


        

······


        

厨房里。


        

汪晓敏瞪大了眼睛,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她是真没想到柳夕也会下厨,关键柳夕的动作就像沉浸多年的厨师一样,说是专业厨娘也有人相信。


        

“大嫂,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好。”


        

“也就能吃而已,我这点水平也就今天小团年能帮得上忙,明天可帮不上忙。”


        

准备继续开口,突然有道酸味十足的声音让汪晓敏的话憋在了嘴里。


        

“你小心些,别弄坏了镯子,那可是陈家的传家宝。”


        

瞧着汪晓敏带着镯子在案板上砍排骨,李媚是真心怕她把镯子给弄碎了,所以提醒了一句。


        

对于这个从来没跟她说过话的女人,突然开口,汪晓敏第一时间在心里戒备起来,道了声谢,便没在继续说话。


        

见汪晓敏没有收起镯子的意思,李媚继续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你知不知道这镯子代表什么意义?”


        

说起来,李媚还真是好心。


        

没办法,儿子陈景天受了柳鼎元一个大恩惠。


        

陈家的家业大,小辈们当然有股份,只是到了成年后,要做出选择,是留在陈氏还是拿钱自己创业。


        

不过,老头子接手陈家后,重新立了个规矩,一个让她极为讨厌的规矩。


        

长子继承家业,次子到了一定的年纪只能从陈家带走些钱财自己创业,如果没能做出让老头子满意的成绩,原本的股份也就没了。


        

柳鼎元的本事,陈家人谁不清楚,柳鼎元说是几十亿项目,李媚丝毫不怀疑,而这个项目柳鼎元给了她亲儿子陈景天。


        

这份恩情,李媚也不得不认下来。


        

脱离陈家,自己创业,想要短时间内有所成就,很难,她不认为自己儿子有这个本事。


        

“李姨,这镯子很特别?”


        

汪晓敏看了眼手腕上的镯子,除了心意外,她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如果说特别,大抵是以老太太的身份竟然拿出了一个很普通的镯子。


        

“镯子很普通对吧,论质量也就值万来块而已,不过镯子很有意义,只有长房长媳才配拿着,是陈家的传家宝。”


        

李媚的表情和话音中的味道,怎一个酸字了得。


        

在她看来,这本来是她的,以后要传给自己儿媳妇的。


        

但是,一只给了柳夕,另一只给了汪晓敏。


        

没她啥事儿。


        

“传家宝?”汪晓敏看着李媚:“李姨,不是我势力啊,家里的传家宝是不是太便宜了。”


        

“传家宝的价值不在于价格,在于意义,你知道这镯子有什么意义么?”


        

“什么意义?”


        

李媚哑然,因为她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当年她和陈温玉结婚后,陈温玉带她到老宅要过一次,老太太没给,只是说镯子是陈家的传家宝只有陈家大媳妇才有资格拿。


        

后来,陈景仁结婚,老太太拿出来过,原本是一对的镯子,给了一只给柳夕,她瞧见过一次。



  http://www.daomutxt.com/txt/832/762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