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天后身后的男人 > 第三十九章 传家宝(续)
夜间

天后身后的男人

        

李媚说不出镯子代表的意义,自然说不出什么意义来。


        

汪晓敏偏偏又是男孩子性格,不够心细,就一直盯着李媚,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


        

好在,柳夕化解了李媚的尴尬,笑道:“晓敏,镯子的事你就别问李姨了,真想知道回家问你老公去。”


        

听到柳夕的话,汪晓敏才想起李媚说镯子只有长媳才有资格,而她可不是长媳,手腕上却带着镯子,让柳夕怎么想,怎么看。


        

所以,她迅速的把镯子摘下来,放到了自己的衣兜里,没敢再询问镯子的事。


        

对于原本应该传给长媳的一对镯子,柳夕只有一只,所以在她知道镯子代表的意义时,其实是有点郁闷的。


        

不过,经过老爷子的解释,她也就释怀了。


        

陈景仁和柳鼎元是双胞胎,兄弟两当年是剖腹产,刚出生的时候,身体又不好,生下来后就送去了医院。


        

那时候医院也没现在那么细致,等到兄弟两从医院回来,根本就不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其实是老爷子定的。


        

后来柳清和陈温玉离了婚,柳鼎元跟着柳清吃了不少苦,老爷子和老太太心里觉得最亏欠的就是儿媳妇和二孙子。


        

用老太太当时的话说,这对镯子我本来就是给二孙媳妇准备的,要不是老头子反对,大孙子也喜欢你,根本没你柳夕的事儿,所以你别觉得委屈。


        

这句话,是老太太当着柳夕的面说的,丝毫不给一点面子。


        

由此可见,陈兰芝的性格绝对是遗传了老太太。


        

所以知道镯子意义,又听老太太说过这么一嘴的柳夕,对于她自己能拿到一只镯子,其实挺满意的。


        

毕竟,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争抢的女人。


        

没人说话,厨房里只剩下切菜炒菜的声音,等到男人们贴完整个大院的春联和福字,挂完所有的红灯笼,菜也差不多了。


        

每年都是如此。


        

柳鼎元领着一众弟弟到厨房,汪晓敏就神秘兮兮的跑到了他身边:“老公,奶奶给我的镯子有什么意义?”


        

“没什么意义。”柳鼎元随口而出,然后倒吸一口冷气,压低声音道:“回家跟你说。”


        

陈家人多,整整坐了三桌。


        

人多,吃的时间长,还热闹。


        

笑笑闹闹的吃完饭后,汪晓敏把镯子的事给忘了,甚至连准备好的礼物都差点给忘了。


        

要不是柳鼎元提醒她,她估计到家了都不知道把准备好礼物送给长辈。


        

回家的路上。


        

汪妈偶尔转头看一眼拉着小手的夫妻二人,有些忧心。


        

办婚礼时,她见过陈家人,那时陈家人表现出来的气度和气质虽说也出众,却也比寻常人好不了多少,说话做事都笑呵呵的,令人如沐春风。


        

但是,今天在陈家老宅,她才见识到陈家人到底是怎么样的。


        

前段时间,觉得女儿找了个好老公,她有个好女婿。


        

今天,她对女儿的这段婚姻又有点担忧了。


        

天下的父母都一样,总是担心女儿嫁的不好,或者嫁的太好。


        

因为,这两种结果带来的问题,往往都是女儿在夫家会受欺负,受委屈。


        

现在不太讲究门当户对,可门当户对其实是有道理的。


        

只是婚都结了,女婿对女儿很好,对他们两口子也敬重关心,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


        

她只能把担忧放在心里,想着偶尔提醒女儿几句。


        

汪爸喝高了,没注意到老婆,红着脸笑道:“小柳,你们家人太多,以后过年,你也别叫我们一起来了,每人来一杯扛不住。”


        

“爸,今年特殊,往年的今天也就只有我和小姑一家,我爸他们一般要到大年三十才回来,二叔和三叔他们要忙着慰问,有时候大年三十都不一定会回来。”


        

“是么,那你还是别叫我们,以后你和晓敏过了年抽时间回邕城看看我们就行了。”


        

邕城?


        

柳鼎元愣了一下:“爸妈,你们不在魔都住了?”


        

“不住了。”


        

汪妈微笑道:“以前担心晓敏一个人在魔都,照顾不好自己,现在有你照顾她,我们也放心。魔都的别墅,你们也干脆抽个时间······”


        

汪妈想让柳鼎元抽个时间把别墅卖了,毕竟柳鼎元和汪晓敏很少去玫瑰苑,小两口一直住在翠湖御苑的别墅不说,柳鼎元在玫瑰苑还有自己的一套别墅。


        

刚买的别墅没人住,浪费。


        

只是想到柳鼎元的家世,汪妈没把话说完。


        

“爸妈,你们要回邕城,怎么也没跟我商量一下。”


        

汪晓敏不太高兴,这么大的事,怎么也应该跟她商量一下才对嘛。


        

“跟你商量,我们也得见着你人啊。


        

你说说,你从国外旅行回来,我们见过你没有,人小柳还常来小区看看我们,给我买这买那的。


        

你呢,成天忙工作,连家都不顾了。


        

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你和小柳在一起,你干脆和工作结婚算了。”


        

“老妈,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女孩子要学会自立自强······”


        

汪妈打断道:“你以前结婚没有?”


        

汪晓敏:“······”


        

汪妈语重心长道:“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就要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家庭上,不是说结了婚就不要事业,但你也不能因为事业不要家庭吧,你们年纪都不小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都会跑了······”


        

汪晓敏的小手从柳鼎元手中抽出来,捂着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没结婚之前,催结婚;结婚之后,催孩子。


        

历来的传统。


        

柳鼎元看着老婆可爱的样子,宠溺的笑了笑:“妈,我们还年轻,晓敏的事业也正在上升期,晚两年也没什么。”


        

汪妈无奈一笑,说起来她今天突然提起孩子的事,也是和陈兰芝聊天的时候聊到的。


        

聊过之后还没觉得女儿要急着生孩子,但是看着和柳鼎元一样大的陈景仁,怀里抱着一个,手里还牵着一个,她突然觉得女儿也该生孩子了。


        

不过,女婿一副为女儿考虑的样子,她现在也不好多说,只能抽时间让老公和女婿单独聊聊。


        

孩子还是早生的好,俗话说的好嘛。


        

早插秧早打谷,早生孩子早享福。


        

老话儿,是有道理滴。


        

见老妈没继续说的意思,汪晓敏放下手,伸进荷包正好摸到玉镯,便拿了出来。


        

“柳鼎元,你还没跟我说这玉镯有什么意义呢?”


        

“眼看就到家了,回屋里说。”


        

······


        

回到家。


        

汪晓敏倒也懂事,特意给柳鼎元和爸妈泡了杯热牛奶,然后才坐到柳鼎元的身边。


        

“镯子只是普通镯子,值不了几个钱。”


        

“我知道,我听李姨说了。”


        

柳鼎元点点头,喝了口热牛奶:“我们家老祖宗你也知道是谁······”


        

“谁啊?”


        

汪爸汪妈异口同声。


        

“就是历史书的那位陈文华,让我大清都和平演变的牛人。”汪晓敏笑道。


        

汪爸汪妈一副震惊的样子,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历史知识早就还给以前的老师了。


        

当然,震惊倒不是装出来的,毕竟能上历史书的名人,确实让他们有点震惊。


        

柳鼎元看着汪晓敏,笑道:“历史书上有写老祖宗从小家贫,替地主家放牛为生对吧,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一个放牛娃会突然成为一个牛人呢?


        

就像历史书上写的,自然有因为扶桑国突然进攻,国内大规模文字狱,导致清朝乱了的原因,但是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明太祖的。


        

一点钱都没有放牛娃,是如何到南方发展起来的呢?


        

老祖宗发家是因为他是上门女婿,也不能说是上门女婿,其实是他当初拐走了地主家的小姐,跑到了南方。


        

那对镯子就是他妻子当年从家里带出来的,老祖宗当年当了镯子,才有了钱,在南方站住了脚跟。


        

后来家里发迹了,老祖宗找了整整十年才把镯子赎了回来。


        

镯子本身不值钱,但它代表了老祖宗对妻子的爱。


        

只不过不知怎么得,陈家历代长媳把镯子视为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也就成了你们口中的传家宝,成了一个象征身份的东西。”


        

听完之后,大家这才明白不值钱的镯子为什么成了陈家的传家宝。


        

因为不值钱,所以它更有意义。


        

汪妈当即道:“太贵重,镯子既然是陈家历代长媳的东西,晓敏你明天把它还给你大嫂。”


        

汪晓敏很为难。


        

想把镯子收下,却觉得老妈说的有道理。


        

想把镯子给柳夕,她又舍不得。


        

像似没得到骨头的小狗,可怜巴巴的望着柳鼎元。


        

小事,柳鼎元听她的。


        

大事,她听柳鼎元的。


        

“妈,没你想得那么严重,要说还也是大嫂还给晓敏。


        

本来按奶奶的意思,一对镯子都应该是晓敏的,现在晓敏只拿了一只已经对得起大嫂了,怎么可能送给大嫂。”


        

柳鼎元低下头,看着怀里的老婆,笑道:“镯子是奶奶给你的,那就是咱们的,跟陈景仁和柳夕没关系。”


        

“老公,你真好。”


        

汪晓敏直起身,吻上了柳鼎元嘴。


        

汪爸汪妈直发愣,没想到都几十岁的人了,今天居然被自己亲女儿强行喂了一把狗粮。



  http://www.daomutxt.com/txt/832/762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