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天后身后的男人 > 第五十六章 燕京,藏龙卧虎
夜间

天后身后的男人

        

熟人。


        

也不算太熟。


        

开口的人和柳鼎元父母是大学同学,柳鼎元有些印象。


        

在他的印象中,这位杨叔叔被老头子称为杨二哈,屁本事没有就只会攀交情,只知道捡残羹冷炙的废物。


        

以前常常跑到陈家老宅找老头子,后来老头子和母亲离了婚,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消息,又常常跑到魔都来找项目。他也听过母亲的评价,不算低,一个特别会钻营的人。


        

“杨叔叔?”柳鼎元佯装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这都好多年了吧!”


        

“是啊,自从我妈妈去世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见过了,有十多年了,没想到您还认识我啊!”


        

杨仁笑容一僵,朝柳鼎元伸出手,笑道:“怎么能不认识,你爸爸和你小姑可是常常在我面前夸你和你哥。”


        

言语特意避开了柳清,却提到了陈温玉。


        

柳鼎元一点不意外,不咸不淡的握了下手:“杨叔叔和我爸关系不错啊,这么多年还有交往。”


        

“还好,平时也会聚聚。”


        

柳鼎元心里腻味不已。


        

说和陈温玉有联系,他信。


        

要是说和陈温玉能聚一聚,打死他都不信。


        

“杨叔叔到医院有事?”


        

“家里的孩子不懂事,打伤了人。”


        

“什么打伤了人,老杨你可别乱说,是被人打伤了。”一位中年男人开口纠正道。


        

“不好意思,你嘴里那个人是我家弟弟。”柳鼎元转头看过去,皮笑肉不笑。


        

“弟弟?”杨仁愣愣的问道。


        

儿子班上的同学,他不敢说全部了解。


        

但是每次家长会,都会见到那个自己参加家长会的赵庭生,他对赵庭生是熟悉的。


        

怎么突然就和陈家人攀上关系了?


        

柳鼎元点点头,没说话。


        

杨仁很直接,直接冲进了走廊对面的病房,然后拽着儿子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问话的警察。


        

“给老子跪下。”一巴掌扇在儿子脸上,他怒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不然老子打断你两条腿。”


        

“杨叔叔,孩子犯错了,可以理解,没必要打孩子。”


        

听到这句话,杨仁二话没说,一脚踹到儿子身上。


        

柳鼎元的性格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陈温玉的性格啊,动辄就是让人破产的存在,那是一头饿虎。


        

陈温玉教出来的儿子,能差?


        

“老杨你疯了?”


        

杨仁扭头朝着妻子就是一巴掌:“慈母多败儿,你看看你教的什么玩意,老子恨不得打死他。”


        

都说门前教子,人后教妻子,为了家业,他是一点面子也不要了。


        

“你打,你打死我算了。”


        

儿子的一句话,让他暴怒,抬手又是一巴掌。


        

“杨先生,请你住手。”


        

“我管教我儿子,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杨仁看着抓住他手臂的李警官。


        

“是跟我们没关系,但是你现在的行为属于家暴,这就跟我们有关系了。”


        

李警官面不改色的看着他,内心震动。


        

他倒是知道柳鼎元是有钱人,但是他没想到柳鼎元几句话便能让身家上亿的大老板完全不顾及面子。


        

要不是柳鼎元没有多余的话语,他都认为柳鼎元构成了威胁犯罪。


        

“杨叔叔,还是听警察叔叔的,家暴可是犯法的。”柳鼎元依旧不咸不淡。


        

他走到眼睛都已经要红了杨飞身边,眯着眼睛笑道:“你们打架的事情不小,我希望你能说出实情,如果是赵庭生的责任,我替他给你道歉,该有赔偿,我们赔,如果不是······”


        

“元哥,你这是威胁青少年。”


        

柳鼎元摇头,笑道:“李警官,你错了,我没有威胁他,我只是想说如果不是,就这么算了,以后别再找庭生的麻烦就行了。”


        

“李警官,柳总怎么能说是威胁呢,你别乱说。”杨仁感觉自己快要被这位正义的警察坑死了。


        

不敢朝李警官发火,更不敢朝柳鼎元发火,火气只能出在自己儿子身上:“你耳朵聋了,还不老实交代。”


        

杨飞到底不傻,他也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自己老爹都这副模样了,显然这个莫名其妙替赵庭生出头的人,他惹不起。


        

所以,当着所有人的面,没有一点隐瞒,全部说了出来。


        

事情水落石出。


        

主要责任当然是所谓的四大天王,但是赵庭生的责任也有。


        

柳鼎元看着一脸狠色的小屁孩,笑了笑:“说真的,我不知道你们哪来勇气去欺负其他人,你们为什么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人一等,你们现在的生活是自己挣的么,你们都是靠着家里的蛀虫。


        

小孩子打架没什么,我弟弟以前也打架,或许你还听过,就是你们实验中学以前那个鼎鼎大名的陈大少。”


        

“我学校号称陈大少多了去了。”


        

柳鼎元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孩子还有勇气开口,他笑道:“陈景天听说过没有?”


        

“陈景天?”


        

杨飞喃喃自语,突然想起了什么,满脸崇拜,惊呼道:“前些年帮同学打了混混的陈景天?”


        

柳鼎元点点头。


        

陈景天在实验中学唯一值得柳鼎元称道的,大概就是陈景天读初三的时候帮同学忙,和混混打了一架,报了警。


        

“陈景天没什么本事,但我希望你们也能学学他,当然我是指好得。”


        

柳鼎元看着杨妃的脸色渐渐缓和,继续道:“你们之间的矛盾,我希望你能放下,也劝劝你的朋友别找庭生的麻烦,行不行?”


        

十五六岁的孩子,报复心比社会人更重,下手不知道轻重,他也怕小孩子事后再报复,到时候或许就悔之晚矣了。


        

“早说是陈大少的兄弟,我们肯定不会动他。”


        

“不管是不是谁的兄弟,别人没惹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打人家呢,有没有想过你们欺负的人,如果有一天真忍不住了,下了狠手怎么办?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人,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杨飞沉默了,没说话。


        

柳鼎元趁热打铁:“你们觉得你们家庭好,出了事可以用钱摆平,但是总有比你们家庭更好的人,总有用钱摆不平的事,比如我真要追究,你可以问问你爸爸,他能不能摆平。”


        

杨飞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老爹。


        

“看什么看,老子有如今的事业都是靠你元哥他们家帮衬才走到这一步的。”


        

听到杨仁这句话,其他人心中一惊。


        

柳鼎元心平气和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矛盾,我不求你们做朋友,井水不犯河水能不能做到。”


        

“我可以保证以后不找他麻烦,但是其他人我不知道。”


        

柳鼎元拍了拍他的肩头,笑道:“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也能劝说你朋友。”


        

他点点头:“我保证以后没人欺负赵庭生。”


        

柳鼎元会心一笑,然后看着在场的中年男人:“回去别打孩子,好好教育,他们还是明事理的,但是我希望三位回去管管自己的老婆,饭可以乱吃,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柳鼎元伸出手,和杨仁握了握,笑道:“杨叔叔,我还有事,要回魔都,所以这件事就拜托你处理了,我会给陈景仁打个电话让他派律师来商谈。”


        

“不用通知你大哥,我会处理好的,你放心。”杨仁快哭了。


        

柳鼎元摇摇头:“还是要的,反正陈景仁在燕京也没什么事,我找点事情给他做。”


        

“柳总,真不能放我们一马?”杨仁开门见山。


        

柳鼎元笑道:“杨叔叔放心,我挺喜欢这孩子的。”


        

“还不谢谢你元哥。”杨仁瞪了眼儿子。


        

“元哥,谢谢。”


        

柳鼎元摇摇头,看着李警官道:“李警官,我今晚的飞机,后续的事情就交给你,我会让人请律师来协助的。”


        

“足够了。”李警官感叹了一句。


        

确实足够了。


        

说到底,柳鼎元和赵庭生母子无亲无故,能来看看就不错了,更别说解决了麻烦。


        

柳鼎元看了眼时间,又和李警官打了一声招呼匆匆离开了医院。


        

看着柳鼎元离去的背影,其中一个中年男人不屑道:“老杨,你也太怂了,一个年轻人就把你吓成了孙子。”


        

杨仁冷哼一声,不屑道:“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在人家面前,你算个屁,等着破产吧。”


        

不知是因为什么,杨仁特意看了眼李警官,解释道:“李警官,这不是威胁,正常的商业竞争。”


        

李警官无奈一笑,没说话,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这点都理解不了。


        

“老杨真有那么严重?”另一个中年男人问道。


        

“他和他哥的名头你们没听过,但是你们总听过陈兰芝的名头吧,那是他们小姑。”


        

沉默。


        

仿佛此刻空气都凝结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老子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混帐东西。”


        

“老杨,既然你们认识,能不能说说情?”


        

“我尽力吧。”杨仁叹了口气,心里却乐开了花。


        

“你们怕什么,陈兰芝是律法界的,与我们房地产沾不到边。”


        

“黄总,你知道你现在和我合作的房地产生意是谁家的?算了,我懒得跟你说,你这种外来户怎么可能知道燕京的水有多深。”


        

燕京,从来都是卧虎藏龙的地方。



  http://www.daomutxt.com/txt/832/76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