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空间种田:糙汉的仙妻全家宠 > 第40章 白马黑衣人
夜间

第40章 白马黑衣人

        

大白虎敏锐地感受到陈青山的变化,行动力迟缓了些许,那一直旁观的大蟒却趁着大白虎迟缓的瞬间,陡然发动了,从另一边直接缠上了大白虎的脖颈!


        

大白虎不妨旁观的大蟒突然就不讲武德参战,猝不及防之下,只能用爪子下意识去攻击大蟒,陈青山由此逮住了机会,一匕首就从大白虎的右眼狠狠插了进去,搅动!


        

大白虎发出了惊天动地地一声呼啸,就此宣告虎生终结。


        

等一切归于平静,陈青山已经是疲惫不堪,浑身是血了!


        

他瘫坐在地上气喘如牛,过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此时大蟒已经松开了大白虎的脖颈,在陈青山旁边盘踞成了一盘硕大的蚊香,俨然是在等陈青山。


        

陈青山拍了拍那大蟒:“好家伙!你吃不吃虎肉?我给你来两块?”


        

大蟒点头,显然是听懂了,并且还有口水从大嘴里流淌下来:好想吃。


        

陈青山先是将硕大的白虎剥了皮,挑了脊背上最嫩的两条肉切下来丢给了大蟒,大蟒一口吞了,十分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杀它?”陈青山好奇地问。


        

大蟒听了这话,却示意陈青山往里面走。


        

陈青山往里面走了百来米,才发现这是一个山谷,山谷最里面也是一个悬崖,悬崖下方有一个山洞,显然,大白虎就是在山洞里面住着的,只是洞穴上方的悬崖不远处,有一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小树,此时树上结满了果子,不过绝大多数都是青色,只有最顶上两颗红了,红果子的旁边还有两三颗是黄色的。 一秒记住https://m.daomutxt.com


        

微风袭来,一股甜香味从果子上飘散了下来,陈青山下意识吞了一口唾沫:好香啊!


        

这个就是大白虎守着的果树?


        

心中揣测着,陈青山也不敢说自己就猜对了,不过这好办,摘回去一颗让乔楚看看就知道了。


        

于是陈青山顺着悬崖上垂下来的藤蔓爬了上去,小心翼翼摘了最顶上的两颗红果子,放进了一个早前就准备好的小盒子里,里面还放了棉花,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的。


        

虎皮最值钱,虎骨纵然也价值不菲,可这深山老林里面,想要把一头千把斤的白虎全乎地扛出去,基本不可能。


        

哪怕陈青山现在已经力气很大,也最多能扛三四百斤走山路,这一千来斤的白虎,自己基本扛不动!


        

陈青山果断放弃虎骨和虎肉,把虎皮折叠起来背在了背上,拍了拍大蟒:“行了,我先回去了,你吃饱了也自己回去吧!”


        

直接将白虎丢给了大蟒作为战利品,怕大蟒不方便进食,还贴心地把大块的虎肉剔下来丢给大蟒,陈青山这才离开。


        

一路狂奔,陈青山纵然是很累,心情却十分愉悦:能意外得了这么大一张虎皮,还是完整的白虎皮,回家处理一下,一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还有那自己不认识的红果果,想来也是好东西,不过还是要乔楚看了才知道有没有用。


        

至于那小树……陈青山不敢动,只等乔楚看过了红果果再说。


        

思忖间也来到了跟黑马分开的地方,陈青山举目四顾:马呢?!不见了?!


        

放下了背上的虎皮,陈青山打了个响亮的呼哨,呼哨的声音在山峰间传递回响,紧接着,陈青山大喊了一声:“六两……”


        

“咴咴咴……”遥远地一声马啸回应,细细听去,竟然隔了两三座山峰的距离!


        

嘿!这六两,也太野了吧?跑出去这么远?


        

陈青山无奈地顺着声音找了过去,拐了个弯以后,果然发现了一匹马,可这颜色不对啊……竟然是一匹白马?


        

白马长得挺好看的,正站在一个灌木丛边,尾巴轻轻摇晃着,没看陈青山。


        

莫非刚刚回应自己的,是这匹白马?!


        

那六两呢?不见了?


        

“六两?”陈青山试探地喊。


        

“咴咴咴……”一声回应从高大的灌木后传出,是六两的声音没错。


        

陈青山拐了个弯过去,才发现六两其实就在白马的旁边,只是刚刚灌木丛挡住了视线。


        

嘿!这邪气的马,在这里等了自己大半天的功夫,竟然还找了个媳妇?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小白母马?!


        

这勾搭马的本事……可以呀!


        

“六两,回家了!”陈青山招呼了一声,六两却没动脚步,只是打了两个响鼻,冲着陈青山示意。


        

陈青山觉得有些不对劲,上前了几步才发现:地上茂密的草丛中,躺着一个穿黑色衣裳的男子,男子嘴角有血渍,面如金纸,昏迷不醒,若不是胸膛还在起伏,就完全像一个死人。


        

这是……白马的主人?!


        

陈青山想了想,问六两:“你想救他?”


        

六两打了个响鼻:老子并不想救他,可他是俺媳妇的主人,不带上他,俺媳妇不跟俺走!


        

陈青山只看懂了一点:六两想把这个人(这匹马)带回去。


        

看看小白马,陈青山点点头:“行!看在这白马的份上,我就把他带回去,至于是死是活,我就没办法了。”


        

将虎皮绑在了六两的背上,将那人扶在了白马的背上,陈青山也不牵缰绳,只招呼一声:“走吧!先跟我回家。”


        

出了山,天都黑了,城门关了也进不去了,砍柴自然也是不行了,而且天气热,这虎皮不及时处理,也没办法保存了。


        

陈青山去了那相熟的猎户人家,给了人家一些银子,叫人请来了大夫,帮那个黑衣人看病,好歹先吊住一口气,明天好回城。


        

就着农户家门口的河水把虎皮先清洗处理了一下子,再回到那人家里时,大夫已经来了。


        

受伤男子身上黑色的衣裳被脱干净,看着那胸口紫黑的马蹄印,陈青山陷入了深思。


        

那大夫惊呼一声:“哎哟!这是被马踢了哟!我看看骨头断了没有……”


        

一番检查之后,大夫得出结论:断了三根肋骨,内腑受伤,所以才会吐血……不过大夫给吃了一些药以后,说是这人性命无忧,不过骨折加内伤,需要卧床休息至少三个月!


        

黑马六两无辜地将脑袋转向了别处:老子不是故意的,谁叫他想要拉老子缰绳?!



  https://www.daomutxt.com/txt/54079/15336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