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空间种田:糙汉的仙妻全家宠 > 第66章 莫名骄傲陈青山
夜间

第66章 莫名骄傲陈青山

        

从县衙出来,徐敬业到了无人处才问:“二叔,可是有什么线索?”从前没听说二叔会查案子啊!


        

徐二叔沉着脸:“这些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徐敬业:“……”所以我问了个寂寞?!


        

“接下来怎么办?”徐敬业想了想又问。


        

“回客栈,睡觉。”徐二叔大步流星往客栈走去。


        

徐敬业:我睡不着,能不能先给我解惑。


        

徐二叔到底还是说了一句:“别多想,明日一早去陈家。”


        

愣了一下子,徐敬业才反应过来:陈家就是乔楚那边。二叔这是想要去找乔楚讨论为她报仇来交换给小叔治病的问题?


        

嗯,一定是这样的。


        

而与此同时,乔楚的卧室。


        

灵力流淌、清风徐徐中,陈青山稳稳地翻墙翻窗回到了屋里。 记住网址m.daomutxt.com


        

月光下的小女人衣着单薄地躺在草席上,正睡得香甜。


        

看到她甜美的睡颜,陈青山心中的燥怒一下子就如同被浇了一瓢水,冲洗得无影无踪:只要她在,就什么都不怕。


        

他也不叫乔楚,也不点灯,自己就着月光去了院子里的水井边打水冲了个凉,这才回了房。


        

乔楚其实是有感应的:陈青山一回来,她就知道了,那熟悉的气息不是自家男人还能是谁?


        

不过乔楚正在修炼,就懒得搭理他。


        

可谁知道这家伙在水井边冲凉以后,头发都没绞干,湿哒哒地就往床上爬,还毫不避讳地要来搂自己。


        

乔楚不耐烦地一脚踹了过去,将陈青山果断踹下床,然后翻身朝里面睡了。


        

陈青山:“……”咋的?自己回来,她这还不高兴了?还是在做梦?


        

可一时间陈青山倒是不敢上床了,只站在床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去把头发绞干再上床。”乔楚命令了一句。


        

“哦!”陈青山立刻就高兴了,去拿帕子绞头发。


        

一边绞头发,陈青山一边心中暗暗羡慕乔楚:她头发短,绞干也快。


        

要不自己也把头发剪短一些?!


        

不然耽误事儿啊……


        

等那个熟悉的人再次缠上来的时候,乔楚不耐烦地抬腿准备再次踹人,陈青山不由分说就给摁住了:“床上听我的,别的都听你的!”


        

又是这一句……


        

等一切尘埃落定,已经天色微明,乔楚如今灵府初开,精气神也都充沛无比,并不因为半夜辛劳而精神萎靡。


        

陈青山就更别说了:坐了几天牢房,他憋了很久,又再吃了一颗朱果,现在他觉得自己一点不累,还能再来好几次……


        

远处邻居家的大门开关的“吱呀”声让乔楚清醒过来,她坐了起来,看着陈青山皱眉问道:“你怎么从牢房里面出来了?还是半夜出来的?”


        

很好,半夜看见自家相公回来,天亮了才想起要问这一茬。


        

这充分说明了相公耕耘有道,让她物我两忘,忘了其它。


        

陈青山莫名骄傲,将情况解释了起来。


        

原来昨夜有人隔着窗户扔进来一个沾了油的火把,陈青山第一时间清醒过来,纵身往那窗户边一跃,就看到了窗户外面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没想到陈青山竟然能跳上来这么高。可看到那手指头粗细的铁条窗户时,黑衣男子有了安全感。


        

黑衣男子并没有放弃计划,而是一跃而起,准备隔着窗户把陈青山给捅咕下去!


        

谁承想隔着个铁窗户,那男子居然还被陈青山打输了,一个不留神,被陈青山拽住了胳膊,只一拳头打在了太阳穴上,那人立刻就晕了。


        

此时火势已经起来,陈青山也顾不得了,将那铁窗掰开,把黑衣人掏进来丢下去,自己再爬出去,还很体贴地把那被掰开的铁条给复原……


        

然后陈青山就回来了。


        

估计那黑衣人临死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个没什么危险的点火的事情,怎么就能把自己弄成了这个地步?!


        

那铁条那样坚硬,陈青山怎么就能轻松拉开又轻松复原?


        

“我现在该怎么办?”陈青山说完经过,乖乖地看着乔楚,如同一条大狼犬。


        

乔楚忍住了想摸陈青山头发的冲动,翻了个白眼:“你想怎么办?”


        

“我说过了,床上你听我的,旁的我都听你的。”陈青山说这话的时候,咧着嘴笑,笑得一脸憨厚、一脸餮足,笑得乔楚想踹他一脚。


        

这混蛋!每次都没完没了……


        

“你的事情,你自己说了算。”乔楚把皮球又踢回给了陈青山。


        

陈青山于是乖乖地答应一声:“哦。”


        

起床,出门。


        

临出门之前陈青山还说:“你别担心,我去县衙一趟,很快就回来。”


        

你以为是出门买菜?说回来就回来?!


        

乔楚无语地看着他离开,吱呀一声关上门。


        

陈青山无语地看着门外,门外并肩而立站着两个人:目瞪口呆的徐敬业和一个不认识的男子。


        

徐敬业想说话,陈青山一抬手,神色冷肃指了指巷子拐角处,用嘴型道:“去那边。”


        

徐敬业只能乖乖闭嘴,和徐二叔跟着陈青山去了那边。


        

“我媳妇还没起床,你下午再过来。”陈青山见过徐敬业,以为徐敬业只是来求医的,直接开门见山。


        

“我……”徐敬业一口气堵在喉咙口,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还是徐二叔伸手扒拉开了徐敬业,上前一步:“我是敬业的二叔,昨晚牢房起火,我和敬业想去救你,结果没找到你,却在牢房里找到了这个东西……”


        

徐二叔将手中的令牌拿了出来。


        

陈青山看了一眼,摇头:“我没见过。”


        

“你能把昨晚的情况说一说吗?为何你没死,却另外有一个人死在了你本来该在的地方?而他身上还有这个?”


        

见陈青山沉吟,徐二叔神色凝重地补充了一句:“这事儿很重要,若是不调查清楚,有可能是灭族之祸。”


        

陈青山确实被这话吓着了:自己一个人孑然一身倒是无所谓,可现在自己是有媳妇的人了,家中还有三个侄儿侄女,还刚刚认了个义父义母……


        

拖家带口的,必需谨慎。


        

陈青山于是就将情况解释了一番。


        

徐二叔面上并无震惊之色,倒是徐敬业,没想到陈青山竟然能够将铁条掰弯了再掰直了,一脸震惊。


        

“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徐二叔一脚踹在了徐敬业的小腿肚子上,又看向陈青山,“行,你跟我回一趟县衙,把事情说清楚,你就可以回来了……”



  https://www.daomutxt.com/txt/54079/15336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