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开局逃荒,我携千亿物资养反派 > 第101章 郑蛮子报仇
夜间

第101章 郑蛮子报仇

        

丫鬟荷花,从广场上气冲冲地赶回来:


        

“大小姐,归顺付姑娘的土匪们被训过话,本来还算规矩。可花姨娘这身打扮,实在太惹眼了,引得土匪们偷看后,就在那议论胸大腰小。


        

小姐您还没嫁人,可没得让那屋坏了名声。”


        

温诗筠正在帮七七眷写账本,闻言脸色一沉。


        

龙门镇西码头处于南荒地界,停泊的船只少,处于半荒废状态,所以码头没有建大宅子,只有几排联排房舍,人一出房门,瞧得个清清楚楚。


        

思索片刻后,温诗筠丢下手中狼笔,转身去了左侧的第三间房。


        

见屋内花姨娘娇笑吟吟地正给温姗玫簪花,温诗筠打了声招呼走进来,背脊挺直,坐得端正。


        

花姨娘放下绢花,轻轻扯了一下温姗玫的衣裳,温姗玫才不情不愿地叫一声“长姐”。


        

温诗筠头一偏微点了点头,温姗玫穿了一件青绿色长衫外披同色小坎还算合规矩,但朝花姨娘身上睇了一眼后,狠狠地皱了下秀眉。


        

一身粉霞锦丝罗裙绣满了繁密的海棠花,裹出了曼妙玲珑身姿,格外凸显上半身那一对半圆球形,端的是媚态横生、欲娇欲滴。


        

温诗筠杏眸一竖,俏脸挂满了霜,声音冷淡: 首发网址https://m.daomutxt.com


        

“花姨娘,我们逃亡荒地,不是深宅内院。码头上人来人往,成年男子尤为居多,你把身上这些花里胡哨锦、紧衣束胸的衣裳换了吧。引得男人东张西望,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二妹妹名声着想。”


        

单刀直入,字字珠玑。


        

听得花姨娘身子猛烈一晃,梨花带雨,眼泪说掉就掉,失控地申诉道:


        

“大小姐,你不能怨了妾身清白。这是你父亲送给我的水光锦,你父亲最喜我穿这件裙衫,我只是想老爷了!”


        

温姗玫一听温诗筠开口就污蔑她娘,气得冲上去两步,怒气冲冲地瞪着她,恨不得生吃了她。


        

“明明是那些贱民没规矩,你凭什么指责我姨娘!”


        

她以前最讨厌,人人都赞温诗筠恪尽守礼、举止娴雅、行事有度,说跟临都的公侯家贵女一个模样。


        

可如今这副言辞锋利又带着江湖习性,像那厉害的管家娘子,好像这般也占礼,天生就该这样。


        

温诗筠淡淡地扫了激愤的母女二人一眼,眼中冷意未减:


        

“你瞧瞧你的一身打扮,你在瞧瞧大家。再不济,你打发人去人堆里听一听,都说的是何诨话。


        

我言尽于此,如若你这副妩媚模样引了事端,坏了我温家门风。我自当替父亲、替大哥肃清门户。


        

还有,如果因琐事,烦了我娘,我的鞭子可不认人!”


        

唇瓣颤抖,泪水凶猛的花姨娘微微一顿……难然不是故意羞辱她?那位像菩萨一样的蒙大小姐,不是一直瞧不上她清馆出身?


        

对!她们如今就是闲下来,逮着了机会,欺她,辱她。


        

花姨娘埋首桌上,听得温诗筠脚步声走远,哭声戛然而止,缓缓抬起来,阴神阴晦地凝视门外。


        

温姗玫一向心高气傲,又极得温老爷宠溺,收温诗筠收拾几回后,虽不敢与她撒泼似的拳打脚踢。


        

可脾气怒急攻心搂都搂不住,一肚子火气全冲着屋内摆件,踢得霹雳巴拉作响,还不忘低声咆哮:


        

“她就是嫉妒娘你受爹爹宠爱!瞧着没有人替我们做主,可劲地欺负我们!”


        

“娘你在府上院子里也这般穿,怎么从不见她数落!故意的!就是故意的!”


        

花姨娘轻抹了脸上泪痕,脸上阴晴不定。


        

当时出逃突发,带的那十人,在她逼付七七下船时已被发卖。


        

付七七与正房交好,眼下仆从侍卫都是她们的人,形势所逼,要比船上更加谨小慎微,日后才好行事。


        

而且那则隐秘消息如是真的,温家长房可就涛儿一个男嗣,未来温家都是她的。


        

可惜知晓太晩,她刚布局准备揭发,迎头一击逃命。


        

花姨娘再对着闺女声色俱厉:


        

“姗儿,从今天起,不要招惹姓付的一行人,还有正房。一切等你爹来了再说。”


        

“你弟弟那里,我们得多加拘束、教导,不能让旁人哄骗了去。”


        

温姗玫见娘神色阴沉得可怕,眼皮子抖了抖,不敢驳了娘。


        

刚刚她计划折腾嫡母,引嫡母发病的计策也要胎死腹中。


        

半刻钟前茶颜刚好路过,听了几耳朵,与温诗筠并肩而行地离去。


        

一路上不忘打趣道:


        

“那花姨娘身为妾室,能生得一儿一女,听说在你家内宅还极为受宠。嘿嘿,是不是就靠高耸入云的傲人雄姿,让你爹夜夜滞留?”


        

温诗筠敲了敲她后脑勺,白了她一眼。


        

“整天吃诨话,小心付姐姐罚你一千个俯卧撑。”


        

嘚瑟的茶颜才不担心,她可是小姐麾下第一嫡系。


        

夜黑如墨。


        

万籁俱寂。


        

山上矿工们每天辛苦劳作挖矿敲打石头,耗的是体力。


        

眼下就数矿棚内鼾声阵阵,个个睡得跟头死猪似的。


        

睡在通铺中间的郑蛮子倏地睁开双眼,缓缓坐起身子。从身下摸出铁锤,轻手轻脚的走到倔三跟前。


        

倔三霸道,一人睡了一个角落。


        

郑蛮子一张黑渗渗的脸上,只余亮晶晶的眼眸幽深如狼,死死地盯着倔三。


        

不知怎的熟睡中的倔三,身子一阵寒凉浸过,半眯着睁开眼,黑夜中迎上一张诡异的脸,更充斥着滔天恨意的杀戮。


        

吓得他正张大张嘴喊。


        

郑蛮子眼疾手快,右手持破布衣裳直接捂住他的嘴,左手勾住脖子,急速往外拖,滚下旱沟。


        

不带迟疑地,拿起铁锤往倔三头上砸去,一下、二下、三下……


        

片刻后,血肉模糊的倔三,死的不能再死了。


        

郑蛮子摸到灌木丛下水滩处,简单的洗了脸,换了衣裳,拿起铁锤敏捷地躲过了巡逻的护卫,爬到一片木屋处。


        

父亲生病时,他就经常半夜摸出来,查找逃亡山下的路。有一日跟着偷欢的打手,来到这片木屋处,还真发现了一条极其隐密通往山下的小路。


        

五六间木屋内传出女人们奇怪的吟叫的,还有男人喊出得不堪入耳的嘻骂声,时时传来拍打声。


        

突得。


        

第三间屋子传出。


        

“不要!不要!啊,你们放我回去,放我回去!我不是他们家闺女,我有爹娘!”



  https://www.daomutxt.com/txt/54658/15980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