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仙门祸首 > 第14章 血祭(3)
夜间

第14章 血祭(3)

        

苏雪回抬起了另一只脏兮兮的脚。


        

他将皮革缠在她足底,再用皮线绑在了脚踝上。他的指尖几度接触到了她脚踝的皮肤,那触感很轻,有着一点若有似无的温度。仿佛是蝴蝶在她皮肤上轻点。苏雪回默默打了几个颤,强忍着自己才没有将脚立即抽回来。随后萧怀清起身,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般向前走,“跟上。”


        

苏雪回低头,看了眼自己脚上简陋的包裹物。她脸上的神情定住了片刻,显得有些疑惑。接着又抬起了头随口调侃了起来:“尊长怎么又不嫌我脏了?”


        

“你可以叫我萧怀清。”


        

显然他也看出来了,苏雪回这个刺头可不是个会随便张口就甜甜叫人“师兄”的人。


        

直呼其名?苏雪回仅是张嘴顿了顿,便毫不犹豫道:“萧怀清,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白衣的俊逸少年像是发现了什么,边看着前面地面上的什么东西停住了脚步,边随口道:“你是我捡回来的,不跟着我还想去哪里。”


        

苏雪回几步跟上了他,继续喋喋:“这山河之大,我自然有很多地方可去。”


        

“靠杀人过活?”


        

“我……”苏雪回被人捉住了痛处,每次一提起这个就会吃瘪,“种田打猎,有什么难的!”


        

萧怀清甚至没有看她便接口:“我觉得你没一样会。” 一秒记住https://m.daomutxt.com


        

苏雪回方要跳脚,眼睛一转又突然想起自己确实不会,只是气势上是绝对不能输的,她跟在这个人后面像只被惹毛了随时准备寻衅滋事的野猫般热血朝天干劲十足喋喋不休地喵喵喵着:“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了?!”


        

“凭你撞到了我手上。”


        

后面安静了片刻,萧怀清查看完地上的符号,抬头扫了眼身后的动静,正好看见苏雪回手脚敏捷转眼就爬到一堆残破的盔甲上,一脚踩着破烂的铠甲,一手抽出了一把足有一整个她那么长的军刀。


        

“你说找把刀再打过,我看不如就现在吧!”


        

萧怀清淡淡扫了她一眼,“你最好离那些尸体远些。”


        

“啊,为什么?”苏雪回听到这种话,迟疑地看了看前面堆成了小山般的阵亡将士。


        

萧怀清转身往前走去,继续查看着什么,随口道:“魔气会催化新尸成为尸人,闻到活人的生气便会活过来。


        

“你要是不嫌累,倒是可以跟他们打一打。”


        

苏雪回原封不动地从盔甲山上爬了下来,下来的时候还不忘从一堆盔甲的旮旯角里头见缝插针地拔出一把刀鞘。


        

“拿着那种垃圾做什么。”


        

他好像还相当的无语。苏雪回把刀鞘绑在了身后,平心静气地吸了一口气,决定不跟这种天上来的人一般见识:“手里有刀,心里不慌。”


        

萧怀清显然不置可否,他移动的相当快,苏雪回看着他,发现他一直在顺着战场的边缘走。


        

她把玩着手中的刀,问了句:“你在看什么?”


        

“战场的边缘被人布下了阵法。”萧怀清说着回过了身,走了回来。“有人将这处平原布置成了生魂祭坛,入此间者,不仅活人无法出去,就连死后的魂魄也无法逃离。”


        

苏雪回刚想说那可是绝对不能进去的,结果下一秒,萧怀清倾身而来,一把将她提了起来。他的身形相当的轻越,不过几步而已,苏雪回再看时已然身处于战场内部,立于了尸山血海之中。


        

“你、怎么就进来了!”


        

苏雪回大喊。


        

她像只猫一样的被人夹在胳膊下,此时左右摆头,手手脚脚都在用力阐释何为“抗拒”二字。奈何萧怀清的手几乎难以撼动。


        

与这人贴得极近时,他身上的那种清冷甘冽的气味便变得相当的明显,像是雪后的林间,或者是冷风呼啸的山谷,他的味道充斥在鼻腔中,就连刺鼻的尸臭都被驱赶得干净,苏雪回几乎闻不到多少血腥气。


        

“……想不到你还有熏香之效。”她感慨完又想起自己还被人提着,这实在是令人相当没有面子——


        

“你放我下来,不准这么提着我。”


        

萧怀清充耳不闻地夹着自己半路捡来的野猫,苏雪回伸手就要拿刀。“别乱动。”那声音几乎就响在了她的头顶,虽然话很讨厌,但声线却如冷冽的清泉。


        

“你放我下来,我自然不会乱动。”苏雪回念及还要这人带自己出去,好歹没拔刀将他戳出几个窟窿来,但仍然拿着刀鞘顶着对方的腰。


        

萧怀清显然跟月连城是一个路子的人,说一不二,且还相当的霸道我行我素。他若是觉得什么此刻是他的东西,那可是绝对不会客气上半分。


        

只是显然此刻手上这个刺手的丫头也并不是会乖乖顺从的类型,真要针锋相对地将她打服也不是不行,只是那就要废很多事。


        

他将她放了下来,“不想死在这里就跟好我。”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不如一开始就将我留在外面。”


        

萧怀清一路往战场中心走去,随意道:“把你绑起来也不是不行。”


        

苏雪回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只得跟着他。


        

战场中断肢横陈、尸首遍地,情形相当的惨烈。寻常的战场中总能看出排兵布阵的路线,从远处发起冲锋之时,伤亡会较为稀疏,多为箭矢所伤。两军相撞之地伤亡总是最为惨烈,其中一军若是败退,退去的路线上伤亡人数便会开始上升。等休战之时两军各会派人出来收尸,这是人世间心中的道义、默认的准则,不管多么杀红了眼的双方都不会去动收尸人,所以阵亡的将士们绝不会是如今这般暴露荒野的状态。


        

战事中的所有情形皆有迹可循,可是这里……苏雪回在其中艰难穿行,越看越心惊。这里面看上去就是斗兽场,两方人马如同疯了般残杀不休,竟似无一人逃脱。更别说有人进来收过尸了……


        

苏雪回行走其间,即便她从未修炼过,亦能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阴冷戾气在此间徘徊不去,是在血腥残杀中激发出的不甘与怨恨。


        

她算是领教到了这些个修真之人的阴冷厉害,咋舌道:“布置这样的阵法是为了什么,练蛊吗?”


        

“以活人性命献祭,所写符咒不一样,作用便也不同。”萧怀清一边走一边道,“召唤、夺舍、助长修为。多为魔修所为。


        

“人世打了这么些年,元气大伤,反而白白便宜了修魔之人。”


        

苏雪回:“所以你的意思是,有魔修提前得知了兹然会来偷袭沧琅,便在此处平原提前布置了阵法,当两方打起来时阵法启动,大家才发现这里进来了便出不去了,只能拼杀至死?”


        

萧怀清没有接话,想必就是默认了。


        

“能清楚知道行军的路线,难不成兹然人里有魔修混了进去?”苏雪回皱眉道,“竟然连兹然人都不放过。”


        

死的都是人世的人,流着人世的血,助长的却是魔道的气焰……


        

苏雪回想起了左千秋的脸,容色清淡间,却有着那么坚韧的眼神。


        

若要阻止魔道在捡漏中强盛起来,确实要先平定人世的争战……苏雪回仿佛被心中所想刺痛,她低着头,脸在萧怀清看不见的背后变得痛苦了起来。


        

萧怀清一路前行,好在他并不是会回头看的人,苏雪回跟在后面努力调整着情绪,察觉到他似乎是在找什么,果不其然,走了没一段路,地上出现了一个符号。


        

那是由鲜血汇聚而成的。血液从阵亡将士的身体里流出来,仿佛被什么力量牵扯着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足有案几一般大小的暗红色符号。若不是提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这等符号怕是难以在尸堆中被发现。


        

萧怀清继续往前,没多久地上又出现了一个。他身法飘逸,在狼藉的战场之中如同一只敏捷的白鸟,苏雪回在满地的残骸之中艰难地爬上爬下,没多久便被甩在了后面。


        

“要我带么。”


        

“不需要。”苏雪回随口拒绝,虽然她只要离萧怀清远了尸臭味便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但臭就臭了,她还是觉得能自己行动才最为自在。


        

很快地上挨个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符号,苏雪回看那些暗红色的咒符,字形复杂,像是糅合了很多含义跟字形汇聚成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字。想必这就是那些修真之人阵法的高深之处?普通人若是不懂阵法之学,看上去就是鬼画符一般。


        

所有找到的符号排成了一条竖列,绵延得有十架马车那么长,苏雪回从结尾那字一路望到开头的字,发现这行符咒指向了一个方向,她去往高处再往周围看,不远处的地上也有很多列如此这类的符号,此刻在昏暗的天色之下,皆发出了红色的光。


        

这样看来,所有符号指向的地方皆是同一个。


        

放射状的,像是蛛网一样……若这几道是纵线的话,符咒指向汇聚之处便应该是——“那边难道是阵眼?”


        

萧怀清听上去没有很惊讶,“你看起来不笨。”


        

此刻两人脚下阵亡将士的鲜血正被无形的力量源源不断地抽了出来,汇聚在地上的符咒里,让符咒越发的猩红。眼前情形看起来邪异而可怖,苏雪回一靠近符咒便觉得自己的身体都疼了起来,周身气血翻涌着如同也想破体而出。


        

“说起来……我们待在这个阵法里,不会也被炼化了吧?”苏雪回凉凉地提到。


        

萧怀清冷笑了一声,似是觉得可笑。他的目光移动到了她身上,朝她招了招手。


        

在他身侧,无数血色的光点开始慢慢从阵亡将士们的身上浮现出来,汇聚成了暗红色的光带,源源不断地向着阵中心汇集。


        

空中血色盘旋,这个阵法如同一个巨大的旋涡,开始将它范围内的一切活物与死物吸进旋心之中。


        

苏雪回隐隐觉得自己神思开始变得模糊,头重脚轻中有种快要脱壳而出的晕眩感。


        

“按符咒所写,这个生魂祭坛,为的是提升修为。”萧怀清注视着苏雪回不断眨眼想要清醒过来的反应,眼神有些复杂,“阵法内所有生魂和精血会凝炼为一颗魂丹,普通魔修吃下去,最少能涨几百年功力。方位便在阵眼处。”


        

苏雪回边向他靠近,边用力压制住昏昏欲睡的感觉,边快语道:“破坏了阵眼是不是就能出去了?”


        

萧怀清神色凝重,雪魔方要出世,世间便出现了如此凝练生魂提升修为的大阵,月连城所料果然不错……


        

他从怀中拿出了一袋朱砂,“伸手。”苏雪回伸出手去,萧怀清当即在她掌心画下了一个符号。


        

那是一个与阵中符咒相反的符号。


        

符号写成那一刻,苏雪回只觉心神一震,神思重新清醒了回来。她看着手心的印记,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萧怀清收好了朱砂,“若是能看到原咒,便可写出反咒,以消解阵法之力。”


        

苏雪回神奇地小声喃喃:“那我是不是能出去了?”


        

萧怀清似乎看出了身边这半路逮回来的小野猫时时刻刻想要溜号的小心思,他垂着眼睫,露出一丝的嘲笑的锐气:“反咒只能抵消阵法的作用,若要出去,必须破坏阵眼。”


        

血魂祭坛一开,方圆百里的魔物都有所感应,但碍于阵法的有进无回只能围在外侧,焦急地等待着结束后分一口血肉,昏暗的天色下时不时响起野兽的长嚎。


        

此时即便能跑路出去,只怕外面也不见得是什么好地方。


        

苏雪回无法,只得跟着他继续往前走。越往阵眼中去便越是血雾弥漫,厚重的血腥气几乎令人无法呼吸。戾气怨恨和不甘汇聚成了一股如有实质的风暴,在整个大地之上呼啸徘徊。


        

如一个正逐渐成型的龙卷风。踏入其中之时,风声呜呜作响,如同人在说话。初时仅是零碎的风声和低低的窃窃私语,待越往阵心走,耳边呼啸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大。


        

如同有几万人在她的耳边哭喊咆哮,嘶吼怒喊——


        

「傅缱容!」


        

「傅缱容!」


        

「你对得起宇文澹雅吗!你对得起你的君吗!」


        

苏雪回紧紧皱着眉,晃了晃头,想将耳边的声音晃出去。


        

“稳住。”萧怀清一手点住了她后背,“魔气会激发人心中的负念,不要被影响。”


        

苏雪回艰难抬起双臂,抵御着阵心周围狂啸的血色风暴。


        

「他一直在等你。」


        

「你却想着要跑。」


        

「你该回他身边去。」


        

「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去哪里?」


        

「如果你不回去,你会后悔的。」


        

“苏雪回?”萧怀清略有吃惊地看着身侧双手用力捂着耳朵,整张脸几乎拧在了一起般的女孩。


        

“我、没事……”苏雪回从紧咬的牙关之中吐出了几个字。


        

萧怀清眼中疑色闪过——还未到阵眼,便已如此受影响了?


        

他的指尖仍残留着一点朱红,手指划过如挟一颗流星,落在苏雪回背上刚想再写个静心咒,没想到血色的风暴中突然三道黑色的身影袭来——萧怀清瞬时转眼。


        

猩红席卷的风暴中陡然爆发出一抹白亮剑光,直冲云霄,如同闪电般连天接地,顿时剑光所现之处血雾被风卷残云般荡涤一空!


        

紧接着剑光如同闪电般在血雾散去的地上连连炸现,萧怀清手握长剑,一连架住了三路袭来的东西。


        

“吸魂灯?”


        

萧怀清只扫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几个赶来的蒙面人黑袍覆身,同时张手吟诵,三盏青黑鬼魅的吸魂灯呈三角之势,齐齐发动要将萧怀清的魂魄吸出来。


        

他此时却仍然看着另一边,那里,苏雪回正横手抵御着狂暴呼啸的风暴,睫毛与发丝狂舞,微睁着眼睛看了过来。


        

萧怀清轻轻点头。


        

“还敢分心?”赶来的魔修大喝一声,双手一抬,顿时脚下无数已死的将士双眼纷纷亮起魔火,一个一个重新立起!


        

阵心周围盘旋的风暴此刻已然成为了一个从血海之中成长壮大的血龙卷,越往里走,便越是风压肆虐,各种阴寒的戾气与怨恨开始如有实质,像是风上长了利嘴,呼啸之中就能将闯入者撕皮吸血,拆吃干净。苏雪回的身上手上全被刮出了道道血痕,血珠方一出来便又被风吸了个干净。


        

她的浑身都被割得麻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多少疼痛。


        

此时若是胆怯回头,只会被风暴刮跑吃得尸骨无存。她与萧怀清过了眼神,他吸引住了那些魔修,让她继续往前,苏雪回便顶着风压将他抛在了后面。


        

显然越来越多守卫在阵眼附近的魔修都感应到了这边的动静,黑色的身影接连不断地从血雾之中浮现,身后飘着一盏盏如同吊死鬼一般的吸魂灯,灯长如帆,整盏灯如同没了肉的羊蝎子,浑身乃是泥泞一般的黑青色,四角垂挂着烂布条一般的东西,飘起来就像在空中悬浮的乌贼鱼。它们仿佛有意识一般能随心飘动,猎食般将闯入者围在了中间。


        

“带个凡人进来给我们加餐吗。”一把喑哑的声音笑了起来,吸魂灯与被魔气操控的尸人将那个不自量力的剑修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有几盏吸魂灯眼看分不到什么,便转而飘向了那个看上去没几块肉的凡人。


        

苏雪回此时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满耳皆是隆隆的咆哮鬼叫声,被吵得头晕脑胀,她一边顶着风前行,一边用余光往后看,只见萧怀清已然被围得看不见人影,只能看见频频乍现的剑光破开尸群,但是群尸前赴后继,被砍得一分为二了还能锲而不舍地往前爬,可谓是毫不知疲累的好劳工,砍不死灭不尽,那个看上去冷漠高傲又暴躁的人想必要独木难支了。


        

苏雪回忍不住内心大喊,这人专门跑进这里来可千万别是托大吧!这种能提升这么多修为的大阵阵心会有人守着是毫不意外的事,可到时候别连累他们两个都死在了这里……


        

方想到此处,真是是什么倒霉来什么,她注意到有几盏乌贼灯已经开始朝她跟了过来。那灯周围飘荡的烂布条般的东西仿佛触手,远远地就朝她伸了过来,像是要将她绞住再吸干。


        

苏雪回脖子上顿时起了一片恶寒,往前加快了脚步,此时猩红的风暴可谓是遮天蔽日,她几乎连自己身在何处都分不清楚,反正哪里风最大哪里叫得最响就肯定是中心,她就专门往那里钻,可惜那几盏灯如同阴魂不散的冥灵,竟然丝毫不受风暴阻拦,飘得轻松无比,没几步就追上了她。


        

眼看那些烂布条般的触手就要接触到她的脖颈,苏雪回正要找准时机拔刀,只见两道白光瞬息间自她左右身侧闪过,她震惊回眸,那两道剑光自尸群中发出,隔着远远一段距离精准命中了她身后的狩猎者。


        

一击之下,她身后三盏吸魂灯被齐齐洞穿,爆发出了叽叽叽的一阵尖叫,灯周围飘散的“破布条”一阵痉挛,接着整盏灯便沉重地掉在了地上。


        

好家伙,两剑干掉三个!


        

苏雪回顿时没那么担忧了。转头便是一阵狂奔。


        

“拦住她!”


        

远远围在萧怀清周围的魔修这才分了点注意给这个凡人丫头,指着苏雪回的背影一声历啸。


        

“没有必要,凡人进去就是找死,直接便被炼化了。”


        

几个正朝着苏雪回而去的黑袍魔修脚步顿了顿,便转头又朝着萧怀清逼近了过去。


        

可是那个发出历啸的魔修却并没有听同伴的,仍然紧紧地盯着那个不知死活往阵眼奔去的背影。


        

“我主降临万不可有失,给我杀了她!”


        

黑袍尖叫着,兜帽之下隐隐是张女子美艳的脸。


        

几个黑袍魔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女子俨然是个首领模样的人物,几人不可违抗,转头朝着那丫头的方向追了过去。


        

苏雪回埋头狂奔了许久,不知突然进入了哪里,风压瞬时间减轻了许多,她松了一口气,抬头四望,只见周围空旷干净,地上再也没有层层叠叠的残肢尸骸,却多了很多黑灰色的,宛如碳灰般的碎屑。这种安静有些不同寻常,她放慢了脚步,在碎屑之中穿行。


        

黑灰色的碎屑很高,松松的堆积着,几乎到她的膝盖,苏雪回在其中穿行,如同在雪堆里穿行一般,只是这里的雪,是黑灰色的。仿佛是什么东西被烧到了尽头形成的灰烬……


        

苏雪回四处望去,也没见到魂丹的踪影。


        

萧怀清并没有跟她讲魂丹会在哪里……他总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从来都不会正眼瞧一下旁人的模样,总不该这次给忘了吧?难道那魂丹就摆在地上等她来捡?


        

苏雪回回头望去,只见身后风暴肆虐,疯狂盘旋的血气搅得天地一片猩红,一臂之外什么都看不清,她此刻身处之地像是风暴中心,相当死寂,四周如有屏障一般将外面的狂风呼啸隔绝了开来,半丝血气都没有逸进来。


        

身后萧怀清与那些魔修都看不见了。她只得继续往前。


        

可是她刚往前走,手心便猛然一热,如同烧了起来般。苏雪回痛呼了一声,低头去看掌心,突然发现之前萧怀清给她写的那个反咒此刻边角已然消失了大半,符咒的边缘有着被焚烧的痕迹,随着时间流逝,符咒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四周向中心被焚烧干净——


        

苏雪回顿时意识到自己的时间恐怕不多了。待得符咒烧完,她会发生什么事?


        

她迅速抬起头往前去,魂丹——魂丹会在哪里?


        

她在灰烬之中艰难地跋涉,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半跪着的背影,看着装像是个修真之人,苏雪回一惊,顿时不知道该惊该喜,连忙朝那个背影跋涉了过去。


        

她好不容易才走到那背影身后,可是没想到随着她的走近,人形受到震动,竟然“扑簌簌”地散落了下去,融进了地上的灰烬里。这赫然是一堆保持着人形的灰烬!


        

苏雪回睁大了双眼,看着那还维持着半个手模样的灰烬团,它的下面,半掩着一柄剑。那剑流光溢彩,看上去就像萧怀清的剑般不似凡间的东西,苏雪回顿时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般浑身冰凉。


        

这里的这些灰烬……难不成都是把凡人炼化完后形成的?这个人倒在这里还能够维持着人形,莫不是因为他是个修真的?


        

苏雪回霍然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的灰烬中隐隐可见地散落着各种各样的法宝,上面的灰烬或多或受还保留着一点人的形状。半截的胳膊、一段肩颈、半颗大张着嘴的头颅……显然她跟萧怀清并不是唯一几个察觉到此处异动并进来的。


        

只是如果有修为的都倒在了这里,那她岂不是进来送的?!


        

苏雪回心里拔凉拔凉,猛吸一口气,仰头大喊:“萧怀清——你个杀千刀的竟然坑我!!”



  https://www.daomutxt.com/txt/55109/15793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