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仙门祸首 > 第19章 驭尸人(1)
夜间

第19章 驭尸人(1)

        

大地震动得越来越烈,伴随号角之声,土地开始开裂。不出几句话的功夫,地面上竟然已经开裂出十几条数丈深的裂口,泥土不断向下滚落,露出了地下猩红色的土壤,就像是湿润的皮肤上裂开了无数张鲜红的嘴。


        

苏雪回差点没有站稳,颜出云看着手忙脚乱地女孩微微一笑:“小心,他们要起床了。”


        

“起、起、起、起床?什么起床?是起尸吧!!”


        

眼瞧着同门皆开始离去。颜出云居然这个时候还有闲心与她温雅地客套道:“姑娘果然聪明。”


        

方才裂开的口子此时竟然已有了数丈之宽,深不见底,速度之快,就如一扇扇从地底张开的大门,无数暗红的瘴气从那巨大的裂口中涌出,他们脚旁的尸体一个个地开始动了起来。身躯扭曲,手脚并用地满地爬着,那尸山之上更为可怖,满眼都是蠕动的手与脚!


        

“耽误时间。走。”萧怀清没有恋战。回手将苏雪回一捞,就要离去。


        

苏雪回第一次瞧见这种漫山漫地死而复生的场面,当场开口说话都有些找不着调子:“你们修真人不、不是可以御剑么?”


        

这地方满地行尸,连个下脚的地儿都没有,上天不就好了!


        

“御剑过于显眼。”


        

随着萧怀清的话音,她眼瞧着颜出云这个王爷模样的天渊门人眉眼带笑,嘴唇无声开合。


        

“小丫头,后会有期。” 记住网址m.daomutxt.com


        

旋即他抬手抚上面门,一张玄铁制成的獠牙面具覆住了他的下半张清俊的脸。


        

接着他转身,与同门一起低调消失在了沸腾的尸海之中。


        

眼见着对方就这么轻松蒙混其中。苏雪回瞠目结舌,正想说我们是不是也该……


        

就见到萧怀清举起了剑。


        

苏雪回:“?……!”


        

“等一下,你该不会是想杀出去吧!?”


        

大地上群尸乱舞,战死疆场的士兵们一个个重新站了起来,断了腿的便矮一截的站着,被拦腰斩断的便在地上爬着,此时他们倒是不再分沧琅人还是兹然人,整齐地列着队,死去的战马托着背上满身残破铠甲的将领,如鬼魅般,在红色的薄雾中悄然耸立起来。


        

凄厉浑厚的号角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无数尸体行走时扬起灰白色的尘土,漫天地弥漫开来,厚厚雪云下的日光惨白,照得这一切如晦暗的幽冥般。


        

她从未见过如此整齐划一的行军,伴着巨大的鼓声,列着队的尸兵如同黑色的洪流,涌进大地上一扇扇洞开的巨门里。暗红色的瘴气将灰白色的尘嚣一片片吞没,一眼望去,数不尽的人头在飞快肆掠的红雾中涌动着,密密麻麻不见边际,无可计数,如同鬼蜮。


        

苏雪回看得说不出话来,这场面几乎让人心神俱震——万里江山疮痍,地底裂开的巨门九横九纵,排列整齐,竟一共有八十一扇之多!


        

已有复活的尸兵眼见这里有两个活人,开始朝他们扑来了。


        

眼见着萧怀清一剑便砍刀切菜般掀翻了一片。


        

苏雪回扫过那些重新爬起的弓兵们手里的箭,明白了萧怀清不能御剑的理由,但是就凭一人一剑从这千军万马中杀出去也过于夸张了吧!!况且这些尸兵总不会再死第二遍,哪里杀得完?


        

苏雪回的视线几下跳转,下意识便锁定了一个骑在马上的尸将。


        

那尸将没有头,满身铠甲鲜血淋漓,她一看便知这人是个将领般的人物,脑袋应是被砍下来挑矛示众了。而最关键的——他手里拿着一面三角的旗帜。


        

萧怀清仅是一个错眼,身后之人便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萧怀清迅然一剑便将数十丈之内的尸兵全数砍翻,回头看去。


        

他此刻算是再度见识到了这只被他逮回来的野猫究竟有多么超绝的身法,苏雪回仅是一下腾跃,便踩在了一个尸兵的腰上,随后借力一脚,翻上了另一个尸兵肩头,那尸兵被她压得双膝一弯,死后身体僵硬,反应了会才伸手去抓她。苏雪回再一跃,继续踩在了另一个尸兵身上。这个更好,连是谁踩他都找不见,因为头没了半边。


        

她就这么几下纵跃,便翻到了骑马尸将的侧边。那尸将没有了头,感应到了她的接近,整个上半身都转动了起来面向了她。


        

这个丫头脸上却毫无惧色,双眼认真时,会凝聚出一种光,那是种勃发的神采,如同锐气难挡的刀锋一般,灼灼逼人。


        

尸将挥刀而落,她亦拔刀而出,高大尸将手中重逾千斤的□□尚在中途,寒光一闪,八尺壮汉的两只手皆被一刀削平,她却根本没有理会身旁那只持着刀往下落的断手,只是伸手准确抓住了尸将手中的旗帜。


        

一击即成,她便收刀回撤,足尖轻点,翻身而落,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目标清晰,堪称妙绝。


        

仅仅是落地的时候身形摇晃了几下,看出来是气血不支。


        

萧怀清一眼不错地看着苏雪回横刀于走尸群中单出单回,如同事了拂衣一般轻松自在,此刻还扬眉冲他嘚瑟手中的东西,冷冷凝聚的眸光松动了些许,开口却毫不留情:“捡的什么垃圾。”


        

苏雪回忍住了想翻白眼的冲动,喘了一口气解释道:“这个可是令旗。交战之时,人数众多,战况瞬息变化,命令传不到每个人,所以都是看旗子的,若是旗帜要冲,无人敢退。控制了旗手,要控制这些士兵可谓易如反掌。”


        

她打眼看到那个显眼的将领,再看到他手中的旗帜,便当即决定要制住他,若是这尸将尚活着,她恐怕还得三思而后行,因为这些能控旗的将领,一个两个皆需得是武艺超群之人,方且能在两军混战之时保住已方令旗不倒。


        

不然一旦开打,谁都知道先打旗手,找个弱鸡扛旗可谓是自寻死路。


        

也就是她看这尸将新死不久,脑袋都没了,所以才敢贸然上去。


        

萧怀清却仍旧一眼不错地看着她,丝毫没有心动或是赞赏的样子,“我一人可抵万军,何需此物。”


        

这句话迎面而来,就像他的剑刃般锋利得毫不遮掩,徐徐的话音之中锋芒毕现,苏雪回正仰着脸看他,猝不及防就被那种英姿飒爽、奕奕逼人的容颜晃了下眼睛。


        

那是种霸道极致的美。只有从未败过的人,才会有着这样的神韵。


        

她感觉自己的心口被刺了一下。苏雪回虽是用刀的,但她的人生中,前辈子谨小慎微,收束着性子,于漫天压抑中蹒跚地求取着光芒,就连搏杀的时候都要压抑着刀光。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过过如此自信肆意的时刻。


        

他就像一株凌霄花,开得光明正大。这样的人,一定从来没有过需要苟且偷生的时刻吧。


        

真的是自信霸道得不讲道理。就差没明着嘲讽她,跟在这么一尊大神身边,竟然有眼无珠到了这种地步?


        

苏雪回默默地看着面前的人,挑起的眉毛落了下来,无言了片刻。


        

苏雪回知道他觉得她是在多此一举,他想必修为很高,并看不上也不在意这些东西。


        

她心中也有些惴惴然,令旗能控制活人不假,但是死去的行不行她心里也没底……


        

“不管行不行,试试又不会怎么样。”苏雪回打着哈哈,一手举起了旗帜,没成想那面令旗被她随手一举,霎时便被长风吹展而开,只见他们周身所有身穿兹然铠甲的的尸兵齐齐一停,苏雪回惊讶道,“我的天。还真有反应……”


        

她再一挥旗子,随手打了个旗语,周围的尸兵闻旗而动!从浩浩荡荡行军之中的尸群里摇摇晃晃分了出来。惹得她自己也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看来她没有想错,生前士兵看旗而动是一种本能,等到他们死后,脑子也不会转了,便仍然会随着本能,跟随旗语而动。


        

苏雪回举着旗帜,感应到活人气息便前来攻击他们的尸兵便一下少了许多,仅剩下身穿兹然铠甲的尸兵了,不过想来也可以理解,这是沧琅的旗帜,确实只能控制沧琅的尸兵。


        

她挥动旗帜,沧琅的尸兵便迎上了扑咬而来的兹然尸兵,两方再度打了起来。


        

看着尸兵们缠斗在一起,苏雪回对着萧怀清快语道:“总归省些力气,我们趁现在快走。”


        

没想到话音方落,一声浑厚的号角声在这群尸肆掠的平原之上猛然拉响,其调之危险尖利如同厉鬼怒号,让人立竿见影地起立了浑身鸡皮。


        

苏雪回猛地回过头,只见厚云之下,天日不现,红雾与白色尘烟弥漫的平原之上,无数人影重重叠叠地向他们包围而来,而在那群行尸走肉之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三个高耸的黑色身影。


        

她眯起眼睛,无数晃动的尸兵之后,巍然不动的几条高影呈三角之势站在高处,周围浓郁的赤色瘴气如幕布般被风一缕缕拉扯开,缓慢露出了其后的真身。


        

那是三个骑着尸马的人,身材异常高大,光座下的马就比一般的马大,马头几乎全都已化成了苍白的骸骨。如此看来这三个,就不一定是人了……它们齐齐披挂着漆黑的铠甲,再被一袭厚重的黑色披风包裹,诡异的面盔之下本应是脸的部位皆是一片深深的阴影,让人看不清究竟是骸骨还是人脸。或者说,根本没有脸。


        

三个高大可怖的影子静默无声地立在洪流般的走尸之后,就如同赶羊人般。人同马都朝向他们两人所在的方向,若不是那腐烂得恶心的巨马偶尔甩动鬃毛,它们几乎就像是几座凭空出现的雕塑。苏雪回观察着他们空洞的脸,摸了摸自己一脖子的寒毛。极度戒备地将手立即按在了刀上。


        

萧怀清的目光却丝毫未被号角所惊扰,仍然无声地审视着眼前之人。


        

长风吹起女孩凌乱不堪的长发,居然露出了其下一截极为白皙细腻的脖颈。


        

萧怀清的视线无意落在她那片对于一个乞丐儿来说细腻得反常的肌肤上,没想到这个炮仗的颈子居然生得尤其的美,破烂的衣服没有高领,平常窝在肩上的长发此刻亦被风刮得往后。于是顺着单薄的肩窝娇润的走势而落,便是一对无双玲珑的锁骨。


        

衣服下的身子难掩的金贵骄奢,竟是与她脏乱的外表毫不相符。


        

“我这一身衣服,是不是都要脱给你?”


        

“什么?”苏雪回一愣,没料到萧怀清突然说起了旁的,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回过头去,却发现对方的视线早已从她身上移开。


        

苏雪回迟疑地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方才她的衣领被那个琴揪住,萧怀清一剑劈来连着她领口被揪住的一截布也被削掉了。


        

此刻领口一下大了许多,连肩膀都露了小半出来。苏雪回后知后觉地拉了拉领子,奈何这件破袍子四面漏风,这边上来了,那边却又滑了下去。


        

在这尸横遍野,氛围诡谲的战场之上,不远处还有逐渐逼近的可怕对手,眼前将她逮了一路的少年却开始脱起了衣服来。


        

“……”苏雪回一脸没反应过来的样子,眼看着萧怀清皱着眉,一手拉开了他自己的腰封,差点没控制好脸上精彩的表情。


        

萧怀清警告地看了她一眼,苏雪回只好咬住了想打趣的话头。


        

浅黄的光折射在那双眼尾微扬得令人心神不稳的眼角上,在阳光下清泠动人。


        

逆着光,长睫微微闪着光,他浅色的双眼就像琉璃一样。


        

萧怀清本来一身校服穿得相当规整,外头是一件浅色的大氅,内里一条腰封束出锋利的腰身,层叠的领口一直掩到了脖颈处,除了手、脸、颈,身上可谓一处皮肤都没有露出来。


        

之前拿来裹苏雪回的外套,已经在她摸爬滚打中不知掉在了何处,此刻要再给苏雪回让件衣服,就得解开腰封。


        

苏雪回眼看着对方一脸冷淡地退下了自己外面的罩衣,原先整整齐齐一丝不乱的领口被扯开了些许,露出了一点锁骨。萧怀清此刻显然没有心情去整理自己,冷着脸只是将腰封重新系好,少年的腰身随着绑紧地腰带重新显露,只是此刻更多了许多浪荡不羁的味道。


        

他将自己的衣服一手递了出去,没给反驳的余地,“穿上。”


        

苏雪回确实也不想衣不蔽体地到处跑,此刻拿人手短,默默接过,把自己囫囵裹了一下,心想这场面要是给那个琴见到了,只怕他又要漫山乱叫。


        

萧怀清打量着对方支着刀难得默不作声听话穿衣服的样子,“我还想多穿几件,再掉可就没有了。”


        

“哎呀知道了。”苏雪回尴尬应着,身上的衣服,不管是之前的大氅,还是此刻的罩衣,都浆得挺括整洁,有着一种特殊的、非常具有侵略性的,属于萧怀清的味道。


        

她此刻再抬头看去,这么被一打岔,方才紧绷的神经一下松得找不着北。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之前尚离得很远的三个驭尸人此刻已然来到了不远处。


        

“这些是什么东西?”


        

萧怀清淡淡回答:“驭尸人。”


        

“他们怎么像是在冲着我们来的?”苏雪回眼看着那三个高大而诡谲的影子不断逼近,急急问道。


        

萧怀清却没有回话,苏雪回转头看他,发现萧怀清并没有在看逼近的东西,他低头两指抚过秋水般的剑。他的剑想必相当的锋利,方才砍走尸时溅出的黑血未有一丝留在剑身上,


        

可是此刻剑尖上却有一抹绯红长驱直入,爬满了他大半个剑身。



  https://www.daomutxt.com/txt/55109/15793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