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仙门祸首 > 第22章 驭尸人(4)
夜间

第22章 驭尸人(4)

        

果不其然。在她身后,那片塌陷的泥土上的空中静静地浮着一群——这是什么东西?


        

苏雪回陷在泥里,这回学乖了些,不敢伸着鼻子到处去嗅,战战兢兢地双手握着刀,小心翼翼地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不远处那像是浮在空中的一群——珍珠?


        

如若不是此间的场所与氛围有些不对,她几乎要觉得这场景……有些美了。


        

碧海潮生,明珠落泪。


        

它们毫无凭靠,就静静地悬停在半空,像是被随手洒落于此间的星子。微微上下浮动着,位置稍有变幻,就形成了一条会动的星河。苏雪回一时间觉得,就连自己身边泛着湿气的阴森土壁都被这宝石般的一群东西映衬得宛如漆黑的夜空。


        

她屏住了呼吸,在这波澜诡谲的天地间,居然有美得如此纯粹的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她认真看了会,又觉得这些应不是珍珠,那半透明状的中心与不断折射出来的璀璨光晕,不像是珍珠圆润光洁的外表所能做到的。


        

但是空中那仿佛随手洒落的小点发亮而漂亮,一粒粒的中心发着幽青或是藕色的晕彩。难道是一小片会飞的月长石?


        

这又是那些修仙之人的什么法宝吗?灵石?灵珠?


        

苏雪回距离那一段宝石浮沉织就的光带几步远,正迷惑地看着,突然感觉它们似乎越飞越近,她本能地朝后退,又握紧了刀。那小片移动着的星云似乎停了一下。随即浮动着出来了一颗最大最璀璨的。


        

那宝石的边缘折射着飘游状的蓝光,慢慢地接近,照得到处都是黑色泥土的地下映上了一圈洁白而轻柔的荧光,让这塌陷下去的诡谲地面如夜凉如水的星河下、宫殿前,正待着谁的银烛秋光轻罗小扇。苏雪回看着这么神奇又美丽的小东西,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危险,被吸引着慢慢地伸出了手。


        

她迟疑地看着它降落在自己掌心,可还没等欣赏上几眼,苏雪回的表情一下又变得精彩至极。真的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记住网址m.daomutxt.com


        

她心累地喷出了一口气。心脏几乎已被锻炼出了坚强的抗体,她一看这东西落在手上的样子就认出来了。敢情方才远处看去那圆润的轮廓是这东西扇动着透明翅膀形成的虚影,等它们合上翅膀再一看,苏雪回真是欲哭无泪,这些不就是那朵白骨雕成的玫瑰上伪装成露水的小家伙们吗。


        

那朵花在方才一路摸爬滚打后早已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这些小虫子倒是自己飞了回来!


        

苏雪回看着掌中那静止不动又开始伪装成一颗水珠的小虫,绞尽脑汁了半天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虫。她此生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身体圆滚滚的,看着有些像瓢虫,但最大也有半个指甲盖那么大了,且居然通体透明,身体微微泛蓝,外壳上带着一层一层的荧光,并着极其精致的切面,在光下能折射出无限的色彩。


        

“你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她对着掌心的东西自言自语道,“是你们把其它虫子吓跑的吗?”


        

那只小虫飞了起来,像一滴水珠绕了她一圈。苏雪回这才发现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不远处剩下的一群也同样飞了过来。她被环绕在了中间。


        

好似陷入了一条星河之中。


        

苏雪回原地转了一圈,她的四周,一粒粒细碎的星辰高高低低的飞舞着。又像细微的雪沫,让她所处之处环绕起一场不分时令的小雪。和风细雨,轻轻飘荡着。


        

“世上居然会有这么漂亮的虫子……”


        

手臂上微微一凉,又有一只落了下来,触在皮肤上感觉微凉,就像雪沫星子打在了身上。


        

它收起了翅膀,也变回了圆滚滚的一粒露珠,苏雪回举起手臂端详,不确定地问:“你们长得这么漂亮,会不会有毒?”


        

小虫子振了振翅。


        

苏雪回有意思地看着它:“这是有毒还是没毒的意思?”


        

方才落在掌心的那个跟着飞了过来,将它踹开了。


        

苏雪回:“嗯?”


        

这个一看明显块头大很多,大概算是个……头领什么之类的?苏雪回默默观察了会单方面的武力驱逐。意识到它们似乎挺聪明,连人话都能听得懂。


        

难道这些虫子也是修炼过的吗?


        

在那只大的几乎要将小的赶进她衣服里时,苏雪回终于心有余悸地将它按住,开口道:“好了好了,不管有毒没毒,只要别咬我就行,就给我驱驱虫吧。”


        

话音还没落下,“嗡”的一声,方才在她头顶美轮美奂无所事事地漂移着的“雪沫星子”们全部落了下来,一时间空中一只不剩,像群气势汹汹的马蜂冲出被破坏的窝的瞬间,就将看见的人围成了个蜂人。


        

它们一个个瞄准方才装模作样飘来飘去时便看中的地方,争先恐后地冲将下来,直接开始了——抢地盘。


        

苏雪回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只直接在她肩头便开始打架的小东西,抬指将它们弹走,再将脸上的弹走,额头上的弹走,锁骨上的弹走。


        

手臂上传来一片凉意,苏雪回翻过手一看——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地落了一排。还贴心地排出了优美的花纹。


        

一晃眼,还以为自己手臂上什么时候戴了珠串,或者在皮肤上贴了宝石。


        

苏雪回愣了半秒,只下意识感觉浑身发痒,疯狂甩动手臂,跳着脚四处拍打衣服。“你们干什么!别落我身上啊!!”


        

一片发着银光的星星在她头顶大声嗡嗡地抗议着,苏雪回求救般祭上了自己的刀,一指朴素的刀鞘,“大师们请,帮我镶上吧。”


        

嗡嗡声变小了。它们似乎不死心地又在她头上飞了一小会,似乎想装作晕了的样子恰好掉进她衣服里,被苏雪回眼疾手快地凌空拍了出去,嗡嗡声又抗议了起来。


        

苏雪回反应力超群,一眼看穿,飞速道:“头发里也不行!”


        

终于有认命的慢慢地要飞到她的刀上,苏雪回赶紧补充:“刀柄上也不行。”


        

它们大声嗡嗡着,就差没跳起来唾她一口,屁事真多。


        

耳边终于清静了,苏雪回看着身上最后剩下的最大的一只,跟它四目相对了一会,刀鞘上向现实低头的全体同仁似乎都在翘首以待着这一幕。


        

这位大佬似乎是因着尊贵的身份而宁死不屈,苏雪回心想,其实这样也没什么感觉,落一只还算可以接受……


        

“商量一下,你能去个我看不见的地方吗?”


        

她的刀鞘上立即腾起了一小片激愤的细雪。


        

那只虫后似的东西慢悠悠地飞了起来,绕到了她的身后。过了一会,苏雪回觉得脖颈的发丝微微一动,她伸手一摸,它飞到了自己的后颈上趴着了。摸上去硬硬的,冰凉光滑,还真的像是在摸一粒月光石。


        

她觉得好玩,仿佛真从身上长出来了这么颗小宝石,就又多按了几下,指腹下的虫后好似嫌弃,移开了一大段距离。


        

苏雪回提上刀,准备好爬出去了,突然又想到什么,将刀放下,看着自己那陡然变得流光溢彩的刀鞘,默默地心想:这还真是高调……


        

期待萧怀清眼瞎,不然他肯定要抓狂地认为她泥里打了个滚,还蹭了一身脏东西出来。


        

“对了,”苏雪回蹲下去看着自己的刀鞘问,“你们有名字吗?”


        

随后她看到了这辈子想都想象不出来的画面。


        

它们似乎自负于自己的审美,像一群小巧而精湛的艺术家,本就是应运天地而生的造物,得天地之美的真传,呼应着她刀柄上的兰草,在她的刀鞘上排列出了繁密而精妙绝伦的花纹,巧夺天工,充满了数理之美。


        

而随着她的话音,那刀鞘之上的纹路开始像水波一般晃动着改变,随后花纹逐渐消失,转变成了一片空白。


        

苏雪回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比平原之上列成巨大方阵、不见尽头的尸体们还令她难以回神。


        

惊鸿一瞥,只感觉到一阵直击灵魂深处的赞叹。


        

“这是没有的意思吗?”


        

刀鞘上的阵列又开始了改变,仿佛在赞同着她的话,花纹重新出现,与之前的华丽相较,这次的排列显得相当的严谨和简单。


        

她还是第一次去接触虫子们的思维,去跟非人的东西交流,新奇得她几乎不能自己,血液都有些微微发热。


        

天地间的入口,似乎经由这一小群漂亮而聪明的虫族,在她面前打开了门。它们几乎是她见过的最美貌的虫类了,几乎能与蝴蝶一较高低。


        

这世间真大。苏雪回赞叹地摇着头。


        

她惊叹之余,却更加感受到自己此前困囿于围墙之中,所见与所得只有方寸的天空,眼界之小,不知为何而生,亦不知为何而死……就跟虫子也无甚区别。不,也许甚至还比不过一只虫子。


        

而此刻,世间的大门朝她打开,她似乎终于睁开了眼,明白了这广袤的世间并不是只有自己,也并不是只有自己的命运,并不是只有自己肩负的一切。


        

她管中窥豹,隐约地感觉到了这更广阔世间的主人,该是种怎样的存在啊。


        

天地有灵,万物皆有神识。修真之路,便是一条对世间万物充满敬畏的路吧……


        

苏雪回安静了片刻,心中微动,一个名字从方才就一直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也不知你们是谁送与我的贺礼,相逢即是有缘,便叫你们——‘雪星’如何?”


        

她的刀鞘周围腾起了一条优美的螺旋,旋转变换,像条星带环绕刀身盘旋而上。


        

苏雪回笑了起来,“我也喜欢这个名字。”


        

她半开玩笑地随手指着,“雪星其一、雪星其二……雪星十七……雪星二十三……”


        

数到四十多的时候苏雪回停了下来,选择放弃,疑惑地说:“方才那花上的有那么多吗?”


        

“你们该不会越变越多吧——”这是在招蜂引蝶,把同伴们都吸引了过来?苏雪回预测着最坏的情况,开始努力爬动想要出去,一边跟它们商量道,“行行好,我可不想变成一个移动的蜂巢,不然萧怀清怕是要把我淹水里了。”


        

她没爬几下复又滑落了下来,这次滑落得更深,苏雪回赶忙稳住自己,她已经几乎落在了那深不见底的巨坑边缘,回头一看,那洞口似乎极深,黑得深不见底,苏雪回连连往上走,复又不断地往更深处滑去。


        

这是根本不能动,越动便会越掉下去!她迅速稳住自己,刚想喘一口气想想办法,就听见不远的洞中传来了声音。


        

一阵烈风从脚下刮上来,直接吹到了她身上,苏雪回的长发几乎瞬间就飞舞到了起来。


        

洞里的风中……奇怪的带着一股烟火的气息。


        

似乎下面……有村庄正在烧火做饭。


        

苏雪回危险地站在巨坑的边缘,感觉自己的腹中发出了一阵响亮的叫唤。这下面……是有人家?


        

太奇怪了,为什么地下会有人家?她还听见了洞里似乎传来了狗叫。


        

深渊像是一只眼睛,注视着它边缘上挣扎的人,苏雪回努力想看清那化不开的黑暗,感觉自己像是被吸引了,脑海中充满了去一探究竟的好奇。那几声狗叫几乎已经让她想象出一幅场景——


        

黄昏下静谧的山脚小村庄里,桃花安静地盛开着,黄狗正追着几只鸡四处跑。


        

只让人感觉下面是相当的静谧而美好的桃花源,一点都不危险。苏雪回还在奇怪,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发出了微光,那群雪星离开了她的刀鞘,像条闪着微光的银色长河,蜿蜒投入了下面无边无际的温柔的黑暗中。星河的尾巴环绕着她,似乎在示意她跟着下去。


        

她心中蓦然升起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只想手一松直接跳下去。


        

又有一阵味道飘了出来,很淡,是柴火烧饭的香气,还有点淡淡的炒菜的油烟,是她最喜欢的傍晚时分的味道……苏雪回闻着闻着下意识就松开了手。


        

她居然还闻到了红烧鸡块的味道,真的太要命了。


        

下一秒苏雪回突然回过神,脱口惊叫出声,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掉了下去,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正在飞速地坠落!


        

苏雪回飞快伸手想要扑住坑边的岩石。一只手却突然从身后伸出,精准地抓住了她的领子,“唔!”她瞬间止住了下坠,被领子勒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双脚悬空在了那团巨大的黑暗之上大幅地晃动着。


        

身上拽住了她的人出手凌厉而干净利落,此时悬在半空,在洞底飘上来的袅袅炊烟的环绕中,有着令人安心的感觉。


        

身后的人闻到了风里的味道,波澜不惊地开了口:“饿了?”


        

苏雪回一颤,身心都抖了抖。


        

耳边的声音淡定自若,带着说不出的磁性,又清冷得像结了层薄薄的霜,八风不动,分毫不乱,半分没有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狼狈。此刻听来,简直动听得令人晃神。


        

“萧、萧怀清?”苏雪回转头,果然看见了那双浅淡的秀逸眸子正看着自己,“……你脱身了?”


        

没成想萧怀清居然也跟着跳了下来,此刻以剑插在洞壁中,停在半空,另一只手将她提在手里,手法像提着只失足落水的猫。


        

他英挺的眉毛考究地抬起些许,淡淡地与她招呼道:“一会不见,你又在找死了。”


        

苏雪回赶紧道:“见到你也很高兴。”


        

没想到才短短相处了一日,她已能从他毫无变化的眼神中读懂“你可真行”的眼风了。


        

明明他的话语中并无怒气,苏雪回却莫名在那样的注视下紧了紧皮。她真的是一头雾水地小声解释:“太奇怪了……回过神来就掉下来了。”


        

“既然什么都不懂,就该乖乖呆着。”


        

萧怀清盯着她怎么都想不通似的神色,从容地轻声问:“难不成你活着的目的,便是专门来考校我的反应的?”


        

若他再来晚一步,苏雪回这条小命此刻恐怕早八百回入土为安了。就像之前快要把她冻死的黎明中,幸得他一路尾随将她捞回了一条命;现在又在她差点成为一个伴手礼被引诱了一道带下去见识新天地的前一秒出了手。


        

他将苏雪回提了起来,放到了横插在壁崖中的剑身上,随后一个鹞子翻身,于半空中毫无凭借,劲瘦的腰身轻盈迅捷的一提,袍角烈烈展开,也上了剑。


        

苏雪回的脸上立即福至心灵地露出了“萧怀清天下第一”的溢美之色,诚挚地解释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认识你之后就特别特别倒霉。”


        

面前人容貌昳丽而又清冷如霜的面庞矜持地展露出一丝得体的疑惑。虽怒时而若笑。他未开口,仅用一双英俊的眉眼表达出了他的意思——“哦?”


        

苏雪回立即意识到这位目前大概心情不佳,刚才那话似乎让他误解,紧急救命般地改口,浮夸地往回补:“就是、能遇上你,肯定是花光了我所有运气……”


        

没成想话音未落她的脑袋不知就被什么东西砸中了,落在剑上发出了“嗒嗒嗒”的弹跳声,疼得她一闭眼,苏雪回懵着低头去看——天谴来得这么快?


        

身前的人似乎终于勾了勾唇角,伸手放到了她头上挡了一下。还没等苏雪回去看自己的舍身而出是不是让他笑了,发现砸到她的是颗石子……她一抬头。


        

果然头顶的洞壁开始崩塌!无数泥土挟裹着沙石倾泻而下,转眼就要压到他们头上!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急急地说:“你看见方才那三个鬼东西了吗?这个洞就是它们刨出来的,眨眼就沉下去了,你觉得……”


        

还没等苏雪回说完,萧怀清将她往手臂下一带,不为所动地说了声,“修魔之人爱从地下走,不过惯用的伎俩。也罢,就下去好了。”


        

“什、什么?”苏雪回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下去?


        

他低头看了眼苏雪回,在她头顶随意叮嘱道:“不要吃他们的东西。”


        

说完他手一松,纵身跃下,苏雪回眨眼便迎来了第二次坠落。


        

剧烈的失重中,她只能感觉到那只环绕着自己的手掌。还有那双在黑暗中注视着她的微凉的眼睛。



  https://www.daomutxt.com/txt/55109/157936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