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小说网 > 请别放弃治疗 > 第五十一章(“之前的都只叫亲,这种才...)
夜间

第五十一章(“之前的都只叫亲,这种才...)

        

言铭有手术能让他平静,虞恬也觉得自己不能沉湎其中,也应该做点事冷静一下。


        

她先去派出所录了口供,然后便回了家。


        

对于赵欣欣在医院里污蔑她纠缠她的行为,虞恬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她决定从长计议,然后找一个靠谱的律师,调取医院的监控录像后,整理资料后起诉。


        

不过在此之前,也不能因为赵欣欣的横插一脚而乱了自己的工作计划。


        

虞恬回了工作室,打开电脑,把新剪辑好的言铭的其他眼科科普视频放上自己账号。


        

只是虞恬一登录自己up账号,选择好把视频上传,一边打算处理些私信之类,就被铺天盖地的评论和私信数量给吓到了。


        

这是又有哪个科普视频突然破圈了?


        

流量未免有些吓人了。


        

可惜虞恬的惊喜没能维持几分钟,因为等点开评论区和私信,虞恬意识到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的账号被辱骂和人身攻击挤满了——


        

“垃圾小三滚出地球!” 记住网址m.daomutxt.com


        

“不是吧,一边在网络割我们韭菜营造创业独立人设,还号称自己是医学院毕业的,所以找了很多认识的医生来做科普节目,结果利用工作便利在现实里竟然插足医生的感情,当小三当的要点脸吧!”


        

“这up主从来不露脸,恐怕长得就不怎样,不过发骚倒是厉害,看聊天记录那露骨的言辞,真的是瞳孔地震!”


        

“已经把她所有视频都举报了,深藏功与名,各位不谢!”


        

“有人能人肉出她真实信息的吗?这种人现实三次元里也应该让她社死!”


        

……


        

与涌来的各类“问候”评论私信相配套的,虞恬此前上架的视频都遭到了大量的恶意举报。


        

几乎不用想,虞恬也知道自己遭遇了赵欣欣的围剿。


        

虞恬本打算处理完自媒体上的正事儿,再去着手找律师整理赵欣欣在医院里对自己造谣污蔑诽谤一事,结果没想到,还真是自古恶人先告状,赵欣欣这罪魁祸首,竟然早就先一步又对虞恬下手了。


        

不过从被大规模辱骂的时间来看,赵欣欣显然是两手抓了,大闹医院的同时,打听出了虞恬的自媒体账号,除了三次元要她名誉扫地外,二次元显然也不打算放过她。


        

现在在医院门口被郑廷付的新欢围堵打骂后,她或许才能意识到自己攻击错人了,可谣言和丑闻总比辟谣扩散更快,就算赵欣欣现在愿意现身为虞恬辩解,也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了,更何况,赵欣欣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对虞恬一直有敌意,虞恬也不能指望她还会为她自己的错误负责扫尾。


        

果不其然,虞恬把言铭视频上架后,很快她就有了新的被攻击点——


        

“她肯定不是专业的医学生,找的也肯定不是专业的医生,哪里有医生都颜值这么高的?八成是雇的那种模特演员,你们看这个眼科医生,长成这样不犯法?”


        

“这眼科节目的男医生,简直就可以原地出道了,之前她还有一个科普视频里的男医生也很帅啊。”


        

“这女的不会到处勾搭吧?之前隔壁区的大up‘带薪休假’也不遗余力推过她,结果我看后面她过河拆桥,把‘带薪休假’取关了!‘带薪休假’推过她以后,她就根本没和人家有互动了。”


        

“真的是白眼狼!”


        

“你们越说我越是觉得这女的八成有‘集邮癖’,看看那被曝光的聊天记录多露骨啊!”


        

……


        

虞恬抿着唇皱着眉,正扫着评论,她就接到了平台对接小助理的电话。


        

“小鱼,周末我们平台会有一场up主颁奖盛典,也算个小聚会,想邀请你来,整个聚会过程会有直播的形式,还有一些有意思的交友破冰小游戏,可以认识不少头部up主,还有我们平台的高层以及平台的一些合作方、供应商。现场我们还会宣布几个重磅战略合作签约消息哦,所有来参会的up主我们都会在未来一年里给予流量扶持包。”


        

虞恬不太愿意露脸,正打算拒绝,小助理就似乎猜到了她的答案——


        

“你先别急着拒绝,我看到最近有人爆料你的三次元,这种事在我们别的up主身上也有频繁遇到,去年甚至有一个美妆区up主被前男友污蔑劈腿,最后遭网曝,压力太大得了抑郁症。其余一些平台签约up主也多多少少遇到这种情况,有些up主确实自己行的不正,被爆料了,但我们统计过,超过一半的up主其实并没有做网上爆出的那些事,或者有隐情,或者是被断章取义了。”


        

“而网上风向这种事,从来是先下手为强,大家总容易有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而频繁被爆料,不仅严重影响up主账号的价值,也会对平台名誉造成影响,和我们平台利益也是息息相关,所以这次直播up主聚会会有一个环节以人身名誉为主题做一期节目,我们法律区的大up都会过来,好几个是律所合伙人,会以一种双赢的形式做节目。”


        

“近期几个被严重造谣或者被恶意曝光私生活的up主都会参加,因为你近期正好也有被针对,想问问你,是不是有兴趣澄清?”


        

小助理的措辞挺严谨的:“我想如果不是事实,还是澄清一下比较好。我们和几个法律区up主所在的律所,有战略合作关系,你愿意参加的话,后续网上那些侵权言论,我们都愿意付费让这些律所去处理,不需要你出钱。”


        

“你要愿意,那针对造谣者的侵权行为的起诉,我们都愿意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


        

虞恬原本对露脸并无兴趣,也是出于对自己隐私的保护,可如今赵欣欣一出戏,自己照片和个人信息等隐私已经被曝,此刻大大方方站出来澄清,用法律手段维权,或许比沉默以对低调处理更好。


        

更何况,就算不借助平台的力量,虞恬还是不可能就此听之任之,她还是必须维护自己的名誉权,那与其自己去找律师,不如和平台联合起来。


        

因此纠结再三,最终虞恬还是点了头。


        

虽然评论区里,也有几个了解事情全貌,或者是虞恬曾经校友的网友站出来,替虞恬说话,可惜很快就被负面信息淹没了。


        

自己都不站出来维护自己的话,只想依托他人的力量予以澄清,这就更不现实了。


        

虞恬最终,还是决定参加这次平台局办的up主颁奖盛典。


        

大部分时候低调是美德,但也有些时候,如果还保持低调,不站出来澄清,反而是对自己的一种伤害。


        

**


        

不过即便答应了参加平台的线下活动,虞恬的心思此刻并不在参加这个盛典上,因为在此之前,她更在意自己今晚和言铭的约会。


        

无法免俗的,虞恬还是好好打扮了一番,换了更出挑的裙子,搭配了细高跟。


        

镜子里的女孩甚至有些妖里妖气的。


        

虞恬很少盛装成这样,看了一眼,又有些后悔,只是已经没时间再换了。


        

虞恬不想第一次约会就迟到,硬着头皮就这样出门了。


        

言铭约的餐厅正是此前虞恬PS假情侣照的那一家,虞恬到的早,一个人落座后,原本想安静翻看下最近更新的菜单,然而总是有人打扰。


        

言铭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


        

虞恬看起来正不知道是第几次地在婉拒问她要号码的男人。


        

她看起来明艳动人,长长的发尾微微做出了俏皮的卷曲弧度,在浓稠的艳丽脸庞外,又彰显出了一些知性优雅的气质,惊讶的时候眼睛不自觉和猫咪一样,会瞪得圆圆的,像是言铭曾经养过的一只金渐层,漂亮,但呆呆的,不世故,没有美人的自以为是和清高,反而有些天真。


        

她这样量级的美女,光是看脸和身材,就很难让人不动心。


        

果不其然,被虞恬婉拒的男人并没有轻易放弃,言铭已经走近到可以听到他的话语——


        

“美女,我不介意你有男朋友的,我只是先加个联系方式,想和你从朋友做起,万一你觉得你男朋友不合适,那让我也先在你这里排上号。”


        

这就有点不能忍了。


        

言铭朝着对方走上前,只是他沉着脸刚想宣告主权把这不识相的男人赶走,就听虞恬惊喜地下意识喊了他——


        

“言铭哥哥!”


        

显然,喊哥哥这个口癖她还没那么快改过来。


        

但虞恬明艳脸庞上的欣喜还是让言铭颇为受用。


        

他刚想开口把男人弄走,结果对方先一步开口套上了近乎——


        

“哎?您是这位美女的哥哥啊?果然美女一家的基因都好,哥你长得可真帅,是美女的亲哥还是表哥堂哥呀?咱们要不拼个桌?”


        

“没有血缘关系,但会牵手亲吻拥抱的那种哥哥。所以不方便拼桌。”


        

事情的发生几乎在一刹那,虞恬抿唇甚至没有开口的机会,就听到言铭睁着黑亮沉静的眼睛,冷静而一字一顿对前来搭讪套近乎的男人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对方脸色惊疑,看了看言铭,又看向了虞恬,像是求证一样。


        

虞恬希望对方快走,因此索性顺着言铭的话点头首肯:“恩,就是你想的那样,是会睡在一起但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哥哥。”


        

对方果真瞠目结舌,但这话下去,确实效果奇佳,这男人完全没有再继续纠缠了,而是自讨没趣般摸了摸鼻子,灰头土脸走了。


        

桌前便只剩下虞恬和言铭两人。


        

明明刚刚说话时顺势那么一嘴,说的挺孟浪,然而搭讪的男人一走,虞恬便显得有些局促起来,她咳了咳,开始猛喝气泡水。


        

可惜言铭没打算就此放过虞恬,这男人点了餐,在等上菜的间歇,喝了口茶,语气凉飕飕的:“一起睡觉?我们一起睡过觉吗?什么时候?”


        

“……”虞恬有点后悔自己刚才逞能了。


        

她忍着脸红,低声嘟囔道:“说一下怎么了?我就是不想每次都要你来救我,这种情况,我完全能自己处理好。”


        

言铭抬眸瞥了虞恬一眼:“那就随时把我搬出来用,给出场费吗?”


        

“小气!”


        

结果面对虞恬的控诉,言铭还较真上了:“我小气?”


        

他脸上的匪夷所思实在太明显,就差把“我是全宇宙最大度的男人”挂在额头了。


        

“你不小气,那你怎么大度了?”


        

言铭似乎对这个问题准备颇为详实,他一点没愣,径自流畅道:“之前你给齐思浩买睡衣,我陪着你,但你只给他挑了,根本没想到我;我想要看的电影,你也没有一丁点念头陪我看;已经和我确立关系,亲过我了,还和齐思浩眉来眼去。”


        

言铭看向虞恬:“我只是随便想想,就能举出这样一大堆的例子,对此,我都很大气地包容了,没有嫉妒,没有质问,甚至没有闹脾气,我说过什么吗?”


        

“……”你不已经在说了吗……


        

不过虞恬的沉默显然并没有能唤回言铭的理解,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表情又沉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危险起来。


        

“你之前说过,你亲我,单纯是因为你的原则是,只要别人先动手,你就要回手,所以如果别人亲你,你就要亲回去?可在你当时的意识里,我并不是你男朋友,所以即便这个人不是你男朋友,你也会亲回去?”


        

言铭说到这里,视线越过虞恬身后,像是在看什么别的,语气也重新变得不经意:“所以虞恬,你还亲过哪些别人?”


        

他抿了下唇,补充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也不说不允许你在我之前有别的恋爱史。”


        

虞恬觉得自己多日来关于言铭的忐忑和不安,那些不确定的悸动,那些难以言说的烦闷,那些畏首畏尾的不自信和迟疑,突然都悉数瓦解了。


        

因为言铭,很显然的,在吃醋。


        

虞恬用双手托着下巴,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言铭:“我漂亮吗?”


        

言铭愣了愣,显然没料到虞恬怎么突然岔开话题,他有些不自然,但最终还是在虞恬的眼神里败下阵来,移开视线后胡乱地点了点头:“还行吧。”


        

“还行就是不漂亮。”虞恬瞪着言铭,把他的脑袋掰正,蛮横地逼着他直视自己的眼睛,“所以你觉得我不漂亮吗?”


        

言铭像是被什么蛊惑,然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下意识说了真话。


        

“漂亮的。”


        

“那你看我第一眼的时候,会有忘不掉的感觉吗?”


        

这次虞恬放松了桎梏,他终于能移开视线了:“嗯。”


        

“那你觉得这么漂亮的我,之前会没人追吗?会缺男朋友吗?”


        

言铭抿唇看着虞恬。


        

虞恬露出毫不在意的表情,非常自然道:“所以当然有亲过别人,亲过好多人。”


        

她转了转眼珠,重新看向言铭:“都不记得亲过多少人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那都是你之前的感情史,只要不是和我交往期间,有朝三暮四的行为,我不能介意什么。”


        

可嘴里说着不介意,言铭的表情显然吃味到快死了,声音和神态也变得非常变扭和不自然。


        

虞恬朝他勾了勾手指:“你凑近一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言铭抿着唇,顺势凑近了虞恬。


        

虞恬忍着内心乱撞小鹿般的紧张,飞快地凑近言铭的脸亲了一下。


        

然后她凑着他的耳朵,低声道:“骗你的。”


        

言铭果然愣了愣。


        

“没有亲过很多人。”虞恬忍着脸红,眼神忍不住乱飘,“只亲了你。”


        

“从头到尾也只有你。”


        

言铭反应了过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些不自然,他清了清嗓子,很镇定道:“不用解释这些,我说了我也不介意。”


        

虞恬用双手托着下巴,忍不住嘟囔:“什么不介意。你脸上明明写着介意的要死,在意的要死。”


        

她看了言铭一眼:“诚实点不行吗?”


        

“我不介意,是因为确实尊重你之前的感情经历,但控制不住在意,是因为也真的会嫉妒。”言铭喝了口茶,像是想努力变得平静,“真的喜欢一个人,是很难大度的,所以我可能确实变小气了。”


        

他看了虞恬一眼:“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谁叫你是个诡计多端的小白眼狼。”


        

他说完,又看了虞恬一眼,低声道:“你凑近点,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餐厅的灯光让言铭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眼眸伸出似乎都带着星星点点的光亮,仿佛宇宙深处,不自觉就让人迷失。


        

虞恬几乎下意识靠近。


        

然后她看到虞恬朝着她放大的挺拔的鼻梁,他柔软的嘴唇。


        

言铭不容分说地捧过她的脸,给了虞恬一个绵长的深吻。


        

唇瓣啃过唇瓣,舌尖绕上舌尖。


        

唇齿相依,原来是这个意思。


        

虞恬被吻到大脑断片身体发软发烫。


        

言铭偏偏还得寸进尺,一次次攻城略地,越吻越深。


        

等放开虞恬后,他还凑近虞恬啄吻了两下。


        

言铭低沉的声音带了餍足的笑意传来:“之前的都只叫亲,这种才叫吻。”


        

四目相对,彼此都能从对方眼眸倒影里看到自己,虞恬的目光忍不住朝言铭的嘴唇上看去,但扫一眼,立刻又移开。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接吻过后,言铭的嘴唇也变得更加饱满和水润了,比往日泛着更可疑的红,似乎彰显着是自己这个罪魁祸首留下的罪行证明。


        

明明餐厅里打着冷空调,可虞恬还是觉得有点热。


        

她抬眸看了言铭一眼:“怎么这样,餐厅里还有别人呢,不怕被人看到吗?”


        

虽然此刻餐厅里人并不算多,虞恬和言铭的位置也不是很起眼,但虞恬还是觉得心砰砰直跳。


        

“亲你的时候没想那么多。”


        

言铭掩饰性质地拿起水杯:“因为太喜欢了。有些事情就想不全面了,好像喜欢你让我变蠢变冲动了。”


        

他抬头看了虞恬一眼,语气却有些认命:“但好像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


        

虞恬用手支起自己的下巴:“就这么喜欢我啊?”


        

言铭移开了视线,很尴尬很不想回答的样子,但最终,虞恬还是听到了他低沉的声音“嗯”了一声。


        

像是无可奈何,但虞恬觉得很甜蜜。


        

她想了想,还是没忍住:“我问你,你是不是,很早就对我有这种非分之想啊?”


        

言铭愣了愣,认真道:“应该还是你先有的吧。”


        


        

言铭:“你长得好看,撩男人也挺有一套的,我只是个普通人,又没有丰富的恋爱经验,被你撩上手也是很正常的。”


        

虞恬只是随口一问,然后言铭这说辞,她也较真起来了:“我什么时候撩过你?明明是你先对我动手的啊!拍卖会的时候花那么多钱买下和我兜风的机会,你才是各种撩拨好吧?”


        

言铭微微睁圆了眼睛:“不是你先为了我,差点被摩托车撞?一个女的能为你做到这样,回头结果还拍拍屁股说自己对你没别的想法,你觉得你真的能信吗?还不是忍不住就会浮想。你那时候,难道对我一点想法没有吗?”


        

“就算情侣合照PS是为了餐厅打折,就算给我送饭是以为你妈妈和我爸爸还没分手,但为了我连命都不要,这就不能单纯为了父母解释了吧。”


        

虞恬非常理直气壮:“没有啊!”


        

天地良心,虞恬是真的没有!


        

“我那时候只是下意识想保护你的手!你是那么好的医生,我没法看着你的手受伤,尤其是你的手术病患都排队在等呢!”


        

虞恬非常深明大义:“就算当时换成是别的男医生,比如蒋玉明医生,我也会这样做的!毕竟我受伤养养就好了,反正我本来也不能上手术台了,可你们受伤很影响患者呀!你还不肯听我的买手的保险!”


        

“所以你就是为了我的手?”


        

言铭有些不可置信,既然便有些咬牙切齿了:“虞恬,你的意思是,你根本没撩我,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呃,也不是不能这么说……”


        

虞恬以为言铭可能会有一点点生气,然而却见对方只轻声笑了下。


        

“那我和蒋玉明的手,价值也不一样吧。蒋玉明的骨科手术,能替代他操作的医生不少,但眼睛这样精细的手术,全容市能替代我的,几乎没有,我还比同水平的医生年轻。”


        

“所以,还是我的手,更值钱一点吧?”


        

言铭一边说,一边捉住了虞恬放在桌上的一只手,慢慢地把自己的五根手指插入虞恬的手指里,形成了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那你就要好好督促我保护好手了。”言铭一本正经道,“毕竟我是一个很忙的医生,有时候也会很粗心,身边有个人能一直提醒我的话,我想我会能用我的手更好的造福病人。”


        

言铭真是套路一套又一套的。


        

但虞恬无法否认,她就是甘之如饴地吃这一套。


        

“不好意思打扰下两位,我们最近推出情侣送花活动,只需要在这本子上留一句情话就可以挑选一束花哦……”


        

服务生推着一辆小花车,说到一半,显然认出了虞恬和言铭:“哎?两位?”她立刻不好意思起来,“对不起打扰了。”


        

由于两位主人公颜值过人,这位服务生对上次的乌龙记得的尤为清晰,几乎一看到两人的脸,就想起了上次PS情侣照的事件了。


        

“本来我是想来给两位推荐今晚的情侣套餐活动的,不过两位不是情侣的话,也可以定这个亲情或者友情甜品套餐,也有活动,有八折优惠哦!”


        

“不用点亲情或者友情套餐。”


        

显然服务生正准备详细介绍一下亲友套餐的菜单,然而言铭先一步打断了她:“是情侣。”


        

他抬了抬虞恬和他拉着的手:“这一次是情侣了。”


        

服务生愣了愣,继而也笑着祝福起来:“两位真是好配!那先生,您给我们本子上留一句情话,可以挑一束适合这位小姐的花哦,是免费赠送的。”


        

小花车上的花束都很新鲜,还有一束红玫瑰,虞恬几乎有些害羞地等着言铭把这唯一一束玫瑰花选来送她。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言铭径自越过玫瑰,而是选了一束向日葵。


        

虞恬几乎有些呆滞地接过向日葵。


        

为什么不是玫瑰呢?


        

哪里有人用向日葵送女朋友的?


        

真是闻所未闻!


        

等她回过神,才发现言铭早签好了情话,服务生也再次祝福他们后收走离开了。


        

很快,红玫瑰就被言铭身后另外一桌的男人选走送给女友了。


        

虞恬看着向日葵,多少有些心塞,谁不想当娇艳的红玫瑰呢。


        

送女朋友,不都送红玫瑰吗?


        

但看着言铭根本没意识到的模样,又觉得也不好发作。


        

虞恬瞪着怀里黄橙橙的花盘,陷入了自我怀疑。


        

送自己向日葵,难道是因为觉得自己内心充满了黄色?


        

虽然虞恬确实偷看了言铭好几次,也确实好记性地能回忆起言铭洗澡出来时的样子,但……但只是想想啊!


        

而且言铭现在都是自己男朋友了,这有什么违法的吗?


        

不过言铭的身材确实非常好,体格匀称身材修长,健康,有肌肉,但不夸张,此前惊鸿一瞥的腹肌也相当性感撩人,配上言铭这种性冷淡的禁欲系脸蛋,确实很有让人欲罢不能的错觉……


        

虞恬觉得自己需要打住了。


        

再想下去,就未免有些危险了。


        

不能因为言铭送了自己黄色向日葵,自己就自暴自弃往黄色废料的大道上狂奔!


        

也或许是言铭自己就更喜欢向日葵呢?毕竟上次住他家客房,客房里都摆了一束向日葵。


        

**


        

好在等用餐时,虞恬的心情就调整过来了,她又快乐起来。


        

都把言铭搞到手了,还不满足什么呢?


        

餐厅的气氛很好,虞恬想起此前在这里发生的乌龙,也有些忍俊不禁,等言铭去餐厅中央的收银台结账的时候,她便站在门口前台等待。


        

餐厅里此前的情侣送花活动显然已经告一段落,这本记录情话的本子因此也已经回到了餐厅前台。


        

虽说是记录情话的,但虞恬也知道,大家多半写的比较随意,上次留言时她就大致翻阅过,多数写的要不和自己一样搞笑,要不则是简单而万能的“我爱你”。


        

虞恬没指望言铭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写出什么旷世情话,因为总觉得言铭这人的气质,似乎也讲不出多动人的情话。


        

她随手翻阅着,并没有期待什么惊喜。


        

因此等言铭那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虞恬整个人都愣住了。


        

犹如夏夜季风吹过的山林,所有的枝叶随着风抖动摇摆,她的心也因为这一行字而如被风拂过的枝叶般颤动。


        

她突然知道言铭给自己挑选向日葵的意图了。


        

因为他写——


        

“你是我的太阳,而我是你的向日葵,你出现的瞬间,我将永远目不转睛。”



  https://www.daomutxt.com/txt/56272/176287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daomutxt.com/。盗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daomutxt.com/